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11(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字数爆炸,剧情无语,人物性格OOC,慎入。

转载请标明,谢谢。

     旭日东升,为埋没在白雪中的U大学捎来丝丝温暖;学生们成群结队前往教学楼,只为假期前的最后一课——圣诞假期后,期末考试接踵而至,然后才是众所期盼的春假。这星期的课上,老师多少都会讲些有关考试的内容,就连“逃课惯犯”也会出现在教室中,记下可能会考些什么。赛罗和戴拿从宿舍出来后便一齐走向课堂,边走边聊着有关好友的事。

    “哈~?!梦比优斯和那个抠脚大汉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

    “什么发展?!明明是单纯的梦比优斯被骗得团团转!”

     两人争论不休,也不管走廊里有不少人。戴拿对这件事很好奇,他一个劲地问好友:“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直接把情况汇报给泰罗指导员和你老爸?”

    “我本来打算今天一起来就说的!但是......”赛罗摇了摇头,“听梦比优斯说,那个中年人是佐菲叔叔的朋友,搞不好他和泰罗叔叔的关系也很铁!如果直接说,老爸他们肯定不相信我的!”

    “那该怎么办?!难不成看着抠脚的继续骗梦比优斯?!”

    “我不知道!还想从你这儿支点招呢......”

    “我想想......”戴拿想到办法了,只见他一拍手,“有了!梦比优斯不是一直想约抠脚的见面吗?!那家伙老说自己没空,但总有一天会露出真面目吧!我们到时候悄悄跟在梦比优斯身后,有机会就抓现行!”

    “可以!”赛罗和好友击掌约定,“我会密切关注梦比优斯一举一动的!绝对不能让那个中年人玩弄我兄弟!”

    “还是个令人作呕的抠脚大汉!呕!......”

 

    “中年人?......抠脚大汉?......”

     两人身后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声音。赛罗和戴拿回头一看,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怎么是你?!”

    “废话。我要给你们上物理课,当然要去教室。”蓝发青年的脸上布满乌云,他盯着两人,冷冷问道,“你们刚刚在窃窃私语些什么?什么中年人?什么抠脚的?!”

    “这不关你事!”

    “戴拿你别冲动!这家伙脸色很差,说不定刚刚被系主任骂了......”赛罗小声劝了一句,随即清了清嗓子,“咳咳!老师,我们刚刚是在关心梦比优斯。他最近和一个从没见面的人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这样下去,他要被那个垃圾骗的!”

    “所以我们会用我们的方式保护好梦比优斯的!我们一定会让那个抠脚大汉露出猥琐的真面目,然后把他痛扁一顿,警告他离开梦比优斯!你别把这事说出去!否则......否则我们天天和法依塔斯前辈来为你‘驱鬼’!”胡乱解释一通后,戴拿扭过头去,“赛罗,我们走!去教室!”

     赛罗陪了个笑脸:“老师,别告诉我爸,拜托啦~”

    “你们这是求人的语气么?......”望着两人的背影,他握紧拳头,指间“咯吱”作响;几秒后,希卡利露出了一丝冷笑,“哼~本来还想放你们一马的,现在看来~我对你们太仁慈了!一定要找个机会让赛文和迪迦好好收拾你们......”

 

    “赛罗!都怪你!”走进教室后,戴拿忍不住埋怨好友,“你为什么要说出来?!瞧我被你带的......我们的计划就这么暴露了!”

    “我是故意的~”赛罗狡黠一笑,“就是要逼着他告诉我老爸,这样老爸和叔叔们才会相信我~”

    “办法是好,但是那家伙很能忍......上次鬼楼那事,他一直压着没向大哥告密......哼!某种程度上,他是第二个阿古茹!就喜欢看好戏!”

    “所以还要想想其他办法......”

     赛罗还没说完戴拿便打断了他:“梦比优斯今天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他生病了?”

    “他做了一晚上噩梦。”

    “你们昨晚看恐怖片了?”

    “不是。”赛罗压低了声音,“梦比优斯昨晚梦到他去世的亲生父母了。他半夜里一直喊着父亲母亲,样子看起来很痛苦......我喊都喊不醒他,只能尽量让他平静一点......唉~我有点后悔,昨晚为什么要拖他去鬼楼呢?这家伙一去鬼楼就倒霉!”

    “听你这么说,你昨晚也没睡好?”

    “我还好~梦比优斯更令人担心。”赛罗走到好友面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嗯......好像发烧了......你今天一早就说头疼,爬不起来,我都让你别来了!结果呢?!”

    “赛罗,是你的手冷......我没事。”

    “我记得高斯说过,你小时候很容易得感冒。”杰斯提斯仔细端倪着少年,“你昨晚穿得很正式,还特地把外套脱了......应该就是那时候着凉了。请个病假吧,我和高斯会替你认真听课的。”

    “不是的!......”脸色苍白的他摇摇头,“我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我没感冒......”

    “你昨晚那叫没睡好?!”赛罗的双手重重拍向课桌,“喊都喊不醒,一个劲说胡话,还说自己没感冒?!”

    “竟然这么严重......梦比优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高斯,谢谢你,我真的没事......今天的课很重要,我一定要听完......”

    “我今天的确会讲有关期末考试的内容。”他们的面前传来一个波澜不惊的声音,“但是~依你的水平,我个人认为你根本不需要这堂课。回去休息吧,我可不想第一次来你们班的‘意外’重演。”

    “老师,谢谢您。”梦比优斯执拗地站起身,“我没问题的......我能听完全部课程......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真是的......”希卡利也走近了几步,俯瞰着少年,“干脆明说吧。我不想泰罗指导员来找我麻烦。听懂了么?去校医院,否则我现在就联系玛丽女士。”

     一听这话,梦比优斯更急了。他瞪大眼睛,直视着那冰蓝的双目,小声恳请:“老师,请让我留在课堂吧......我能坚持到下课......下课铃响后我就会去校医院......”

    “你......别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搞得像是我在赶你走。”蓝发青年扭过头,转身走向讲台,“反正今天只有一节课,随你。事先声明:我已经劝过你了,是你自己听不进去;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不关我事。”

    “是......”

 

    “什么态度?!”赛罗瞪了希卡利一眼,骂骂咧咧地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他以为他是谁啊?!不就是个教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梦比优斯可是病人,居然用那种态度说话......哼!典型的病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难受!”

    “赛罗,你说话声轻一点......老师就在那儿......”

    “梦比优斯啊......你今天就应该好好地待在寝室睡觉,到课堂上找不痛快干嘛......实在撑不下去就给我发消息,我送你去校医院!”说完,戴拿用手肘戳了戳赛罗,“去后排吧,先商量正事!”

    “喂!你别硬撑啊!有什么不对马上联系我和戴拿!”

    “我没事......唔......”

     他如倒下般地入座,着实吓到了高斯和杰斯提斯:“梦比优斯!......去医院吧,老师不会责怪你的!”

    “别逞强了。”

    “谢谢你们的关心......”梦比优斯扶着额,硬是拿起了笔,“亲自听课和事后看笔记完全不一样......而且我不想错过最后一堂物理课......”

    “你......”杰斯提斯朝前方瞟了一眼,“我记得你《基础物理(下)》选的也是希卡利老师吧......又不是见不着了,别和自己过不去......”

     他笑了笑:“我还没发烧呢......趁我还能......”

    “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高斯,别劝他了。”

    “假期里找个时间,我们把笔记借给梦比优斯吧。”

    “你说好就好。”

    “谢谢你们。啊......老师......”

 

     讲台前的希卡利早已拨通电话,直接向玛丽女士说明了一切:“就是这样。麻烦您通知一下泰罗指导员,请他来......什么?......”

     青年耐心听着玛丽女士的解释,时不时看看梦比优斯:“好吧,我知道了。课程结束后我会亲自把他送到校医院的,请您放心。”

    “麻烦你了。这事的细节我不会告诉泰罗的,放心吧~”

    “非常感谢。不打扰您的工作了。”

    “一会儿见,希卡利。”

     通话结束,上课铃声正好响起;他直接开始授课,总结一整个学期的课程,暗示哪些内容也许是考试重点。每次经过第一排,希卡利总有意无意地看向那个强撑着的少年,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希望梦比优斯能听完课还是想看到对方坚持不了只能去校医院。

     我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关心他?......哼~一定是因为玛丽女士的嘱托。如果他不是校长的养子,我才不会趟这趟浑水。这小子,看上去那么听话,其实最喜欢给人添麻烦。还有他那些朋友,一个比一个极品......不过......多点事也好,省得每天都那么无聊。

    “好了,结束了。”下课铃声响起,希卡利向所有学生鞠了一躬,“非常感谢你们这半个学期中对我工作的支持,希望你们能在期末考试中发挥出色。有问题可以问,但我不会泄露考题的。”

    “终于下课了。”高斯连忙扶起了身边的好友,“杰斯提斯,我送梦比优斯去校医院,麻烦你了。”

    “我会的。”

     这时,赛罗和戴拿早就冲到了第一排:“高斯,梦比优斯就交给我们吧~!”

    “你就应该留在这里好好向老师提问!怎么~?不放心我和赛罗?!”

     看两位好友如此仗义,高斯便接受了他们的好意:“太感谢你们了,我......”

     他尚未说完,戴拿突然凑了过来低声嘱咐:“高斯,还有件事!虽然那家伙说自己不会泄题,但依你们和他的关系~肯定能套出点情报吧!就拜托你和杰斯提斯啦!”

    “这......恐怕很困难啊......”

    “高斯!我们去找老师。”杰斯提斯直接送出一个白眼,然后推着好友前往讲台,“这两个白痴听不懂吗?!老师是那么有原则的人,怎么可能为几个关系好的学生破例?!”

    “杰斯提斯,消消气啦~我们得先挤到老师身边......”

     看着奋力往前的高斯和杰斯提斯,戴拿兴奋不已:“耶!计划通!赛罗,走吧~”

    “扶好梦比优斯!先去校医院!”

    “谢谢你们......”离开教室前,梦比优斯望了一眼被同学们簇拥着的老师:蓝发青年正看着手机,在与什么人发消息。希卡利抬头看向少年,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可他随即又被一波接一波的问题淹没,无暇顾及梦比优斯。

    “对不起......老师,原本想亲口向你道歉的......”少年轻轻自言自语,没人听到;在两位好友絮絮叨叨的问话中,他离开了教室。

 

    “唔......头好疼......”

    “戴拿!快帮我一把!梦比优斯站不稳了!”

    “好!”

     三人正前往校医院,一路缓慢前行。半道上,梦比优斯的病情忽然加重;他觉得浑身发冷,自己所处的世界天晕地转,根本站不稳。此情此景,赛罗和戴拿连忙停止前进,扶他坐下。少年愧疚地看了看两位好友:“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都让你好好休息了,非要死撑去上物理课!你在想些什么啊?!”看着梦比优斯发抖的样子,赛罗也不忍心继续骂下去,“这下真发烧了.......万一你到期末考试病还没好该怎么办?!唉!......也怪我......害你昨晚着凉......”

    “这与你无关......赛罗,我坐一会儿就行......等我好一点,我们再去校医院......”

     几分钟过去后,梦比优斯非但没有缓过来,反而连站起来都相当困难。戴拿当机立断,挺身而出:“赛罗,别自责了。梦比优斯,我背你去校医院。”

    “别......这样太不好意思了......”

    “哎呀客气什么?!”戴拿义不容辞地蹲下了身,“前几个月,你在物理课上晕倒时就是我背你去校医院的!”

    “这......对不起......”

    “别道歉啦!上来吧!赛罗,你快把梦比优斯扶上来!”

     少年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靠在好友背上,哽咽着:“太谢谢你们了......”

    “哎呀梦比优斯!你哭什么......真是的......一点也不像男子汉!......我们男子汉不能轻易落泪的!......你给我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倒下怎么样?!重新站起来就行!......”

    “赛罗你在说些什么啊......”

    “梦里一位大神对我说的!......这可是我的座右铭!......”

 

    “奥拉,谢谢你来帮忙。”

    “不用客气,法依塔斯也是我的朋友。”

     另一边,梅洛斯推着轮椅,送弟弟前往校医院检查;两人在途中巧遇奥拉。积雪未退,寒风又盛,作为朋友,奥拉便顺路替法依塔斯挡掉点风。

    “奥拉,你为什么要去校医院?”

    “向玛丽女士道歉。”她头也不回地说道,“其实......她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让她和她的养子出面打圆场,真不好意思......”

     坐在轮椅上的法依塔斯不由好奇:“奥拉,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听说......当时希卡利前辈的情绪很激动......”

    “这事你别管!”梅洛斯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法依塔斯,给我记着!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养伤,别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一听这番话,法依塔斯激动地差点站起身来:“大哥你在说什么啊?!昨晚你可是被牵连其中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别说好听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体育部主任重重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你心里的真实想法其实是:‘希卡利前辈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没说错吧~希卡利粉丝团团长!”

    “......没错!”

    “你别管希卡利怎么样了,这是他和我们之间的事......咦?奥拉,你怎么不走了?”

    “那个少年......他怎么成这样了?......”

 

    “戴拿,放我下来吧......”梦比优斯迷迷糊糊地说着话,“这里距离校医院不远了,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你背着我走了那么多路,一定很累......”

    “你病糊涂了!”戴拿一口拒绝,“走到校医院还有一大段呢!乖乖让我背着!今天天又冷,如果我放下你,你还没走到目的地就倒了!”

    “就是!我可不想和戴拿抬着你去校医院!”

    “赛罗!戴拿!”

     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们停下脚步,转身看去:“梅洛斯老师?!还有法依塔斯前辈和一位......大美女?......”

    “梦比优斯怎么了?!”梅洛斯第一反应便是摸摸少年的额头,“发烧了?!怎么搞的?!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是我的错。”赛罗向强壮的男子鞠了一躬,“我硬拖着梦比优斯去参加昨天的活动,害他着凉感冒......”

    “别胡思乱想!这事压根与你无关!”出乎意料,梅洛斯丝毫没责怪他的意思,“你们是要去校医院吧?来!把梦比优斯给我!我来背他,可以走快点!”

     红发少年双眼眯起,呓语着:“不......不要......梅洛斯老师,不要这样......”

    “嗨哟这病得......都神志不清了!赛罗,戴拿,法依塔斯就交给你们了!我先送梦比优斯去医院!”

    “好!”

    “梅洛斯老师太谢谢你了!”

    “是我的错。”体育部主任正想接过梦比优斯,奥拉却开口了,“我误会这位少年是去活动现场捣乱的,他情急之中脱掉了外套。很抱歉,害他生病的人,是我。”

    “你说什么?!”一听这话,戴拿立刻背着梦比优斯走到她面前,“再说一遍?!”

    “他为了向我证明自己不是小混混才脱掉了外套......我陪你们一起去校医院。如果你们接受的话,我愿意承担一部分医药费......”

    “你太过分了!”赛罗霎时冲上前为朋友打抱不平,“梦比优斯哪里像小混混了?!你昨天是故意找茬吧?!看梦比优斯好欺负,一个个都想在他身上踩几脚啊?!以为他没人护着啊?!”

    “很对不起......”奥拉向着白发少年微微欠身,解释道,“但我绝对没有故意刁难你朋友的意思......”

    “赛罗,你消消气!”法依塔斯劝了几句,“梦比优斯病那么重,先把他送到医院,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还有,奥拉昨天事出有因才......”

    “欺负人就是欺负人,还给自己找理由?!”这下可好,戴拿也加入了争吵,“哼!自己不说话,让法依塔斯学长出面为你挡枪,你也真是棒棒哒!”

    “你们别这么对奥拉说话!”梅洛斯拉着赛罗,小声说道,“奥拉的亲人不幸在十年前的大火中逝世,她的心情你们能理解吧?!别为难她了,给梦比优斯看病是首要之事啊!”

     没想到赛罗更生气了:“就算你......也不能把自己的不快发泄在素不相识的人身上!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奥拉,这件事是你不对......”这种情景,法依塔斯只好偏向学弟们,“你干嘛要刁难梦比优斯呢?......他看起来根本不像坏小子啊......而且他这俩哥们儿都是火爆脾气,得罪他们,你完了......”

    “你们!......”炮火一下子莫名其妙地集中在自己身上,奥拉心里有些不悦;她皱着眉,努力保持平静:“我已经道歉了!我愿意承担他的全部医药费,你们还想怎么样?!”

    “呸!”戴拿大声反驳道,“你根本没向梦比优斯道歉!别假惺惺的了!”

    “你什么意思?!我说会承担就一定会承担,别把人想得那么阴暗。”

    “再吵下去,他的脑子就要被烧坏了。”

    “希卡利?......”

     蓝发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众人身后。与梅洛斯一样,他首先摸了摸梦比优斯的额头:“这么烫?......真是的......都劝你别硬撑了,为什么还......”

    “你!......你干什么?!”戴拿转过身,让好友远离希卡利,“别碰梦比优斯!”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赛罗和戴拿,说起话来也是冰冰冷的:“你们不是要送他去医院吗?为什么现在跟人吵架了?难道在你们心里,怄气比朋友的病更重要?”

    “去你的怄气!”赛罗指着奥拉,大声说道,“是她害梦比优斯生病,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们要为朋友讨回公道!你干什么?!哇!......”

     希卡利突然蹲下身,霍然站起后朝两人走来;赛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推入雪堆,并被扔了一脸雪。至于戴拿,他刚想质问蓝发青年的作为,却也被对方攻击了。希卡利迅速贴近少年,一手狠狠抓住他的肩膀,并用力往下摁,迫使其转身腾出手来反击;就在这瞬间,青年另一手一下把梦比优斯拉入自己怀中。连续的变故让戴拿乱了分寸,少年刚想拉开自己肩上的手却觉得背上的重量消失了,随即而来的是:他的后膝遭到了一记顶撞。失去平衡的戴拿只得和赛罗一起,眼睁睁看着希卡利抱起好友快步离开。

    “可恶!......你给我站住!”

    “你想带梦比优斯去哪儿——?!梅洛斯老师!”赛罗想到现场还有其他人,“你刚刚在做什么?!为什么袖手旁观?!”

     其余三人,一个都没回答少年的问题——梅洛斯和法依塔斯目瞪口呆地望着希卡利的背影,说不出一句话;奥拉的神色有些奇怪,看得出来,她在勉强让自己保持镇静。

    “赛罗你别问了......发生这种事,法依塔斯学长肯定很伤心......”

    “别管了!我马上联系泰罗叔叔!......”

 

    “老师......请不要这样......会给您......带来......麻烦......”

    “我答应玛丽女士亲自送你去校医院的。别人怎么说是他们的自由,不用在意。”

     蓝发青年抱着梦比优斯快步赶往校医院,路过的学生们纷纷发出惊叹声,有人甚至取出手机假装自拍——其实是在拍摄希卡利。U大学的超高人气男神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抱起一位少年,这足矣震撼全校了。虽然被高烧折磨得耳鸣不止,梦比优斯还是能瞄到周围人的举动,他不愿意看到尊敬的老师陷入舆论风波,便坚持让自己独自一人前往校医院。

    “你在怕什么?我是受玛丽女士的嘱托才送你去医院。如果没有你母亲的话,谁会抱着这么重的你走这段路?别想太多。”对方依旧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一点都被说不起?那么在乎别人的闲言杂语,怎么不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昨天那么晚还不睡,都让你别熬夜了......”

    “哈......”他勉强笑了笑,“这是剑告诉老师的吧......他和老师的关系很好呢......”

    “你......坚持一下,快到校医院了。”

    “抱歉......老师,我昨晚不是故意熬夜的......”梦比优斯的双眼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半开半合;他的脸几乎要和他的红发一个色了,“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精神......晚上看书可以看到很晚......”

    他皱着眉,语速微微变快:“不过是期末考试,你没必要那么拼命。现在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反而影响发挥。圣诞假期在家里好好休息......”

    “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和朋友聊很久......”少年显然没有听到希卡利的话,他自顾自地说着,“老师......剑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朋友......”

     蓝发青年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从没见过面的网友怎么就成了很重要的朋友?!”

    “我不知道......我觉得他......很特别......”

    “特别?......”

     梦比优斯继续说着,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希卡利短短的问话:“剑是个很好的人......我打扰了他那么久......却还是一次次地......包容我......”

    “你也知道啊?......”停顿片刻,他微笑着补充了一句,“不过,每天和你聊聊也不错。”

    “老师......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么?......”

    “说吧。”

    “麻烦老师和剑说声对不起......唔......”发出一声低吟后,梦比优斯仿佛是在拼尽全力说话,“我今晚......没法上网找他了......他不用拍龙的短视频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和剑可能是同一个人?”

    “不可能......老师......其实我非常希望你就是剑......但是......你一定不是剑......”

     青年的脚步渐渐放慢,他轻声问道:“你凭什么笃定我不是剑?”

    “剑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前辈......既能带给我快乐......也在指引我......我和他聊起来不用拘束......老师您一直很严肃......我不太敢和你说话......但是......我知道......你们都是很好的人......”少年抬起头,仰视着希卡利,“抱歉......这么说老师......老师一定不高兴吧......”

    “真是服了你了......”他低下头,给了梦比优斯一个释然的眼神,“我没生气。我在现实中的处事风格的确就是这样。”

    “太好了......”

    “别说话了。”

     希卡利抱着少年,迎着风雪继续往校医院的方向走去;刺骨寒风中,对话依旧再继续。梦比优斯仿佛依稀之中看到了青年数次微笑,希卡利的样子似乎和什么人重合了:好温暖啊......原来老师笑起来这么好看......被老师这么抱着真好......嗯?......啊......我想起来了......以前也有被谁这么抱过呢......很温柔的人......冬天来了......春天也快降临了吧......

 

    “非常感谢你,希卡利。”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赶到U大学校医院后,玛丽女士亲自为梦比优斯出诊;确认病症是细菌引起的重感冒后,她立刻为少年单开一间病房并对他进行输液治疗。看着昏昏入睡的养子,玛丽女士与希卡利小声说话,生怕吵醒他。

    “辛苦你了。如果物理院那边还有事的话,请放心去吧。泰罗很快就能赶来。”

    “明天就是圣诞假期了,我那边基本没什么事。”

     玛丽女士面带微笑,注视着他的双眼:“你是想和泰罗解释这件事吧~你抱着梦比优斯走了那么长的路,这件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放心吧,我刚刚打电话和泰罗说明了一切,他不会误会你的。”

    “但愿如此。”

    “人啊......总喜欢以各种理由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样很累,我不希望你老是自己骗自己,压抑内心真实的感受。”她忽然话锋一转,“希卡利,想起来了么?十年前,那个和你住在同一间病房的孩子......他用他的纯真和善良让你的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你其实很喜欢梦比优斯——我没说错吧~”

     青年沉默不语,转而看向梦比优斯:“......在鬼楼第一次遇到令郎,我就认出了他。呵~没想到,十年前的孩子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梦比优斯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可以说是品学兼优;他无论做什么都会拼尽全力,坚持到底......”

    “果然啊~但是,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你就是剑?”

    “玛丽女士,梦比优斯把我当做朋友,我很高兴。但我糟糕透顶的处世方式给他带来了不少困扰,他又是那样的敏感......一个小小的举动都会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不止一次察觉出他对我心怀恐惧......”希卡利走近几步,冰冷的双眸中似乎浮现出了一些暖意,“对梦比优斯,我不想自己出一点差错。将来有适当的机会,我一定会告诉他真相。”

    “是吗?......真是太好了。希卡利,身为梦比优斯的母亲,我很期待你和他成为真正朋友那一天的到来。”

    “谢谢您,玛丽女士。我会努力的。”

    “梦比优斯!”

     两人的对话被打断了。如同梦比优斯在物理课上晕倒后那样,黑发青年在一片安静中忽然冲进病房,短短几秒内就来到了弟弟的病床前;泰罗上上下下打量着少年,脸上写满了担心。与那次不同,他小声说着话:“梦比优斯,梦比优斯?......睡着了啊......唉.......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和我说一声?......为什么要硬撑呢?......”

    “泰罗,等梦比优斯输液结束,再给他吃点药,应该就会退烧了。现在让你弟弟好好休息吧......下午工作结束后,麻烦你送梦比优斯回家了。”

    “谢谢你,母亲。”青年的脸慢慢扭曲,他很不情愿地看向另一个人,“还有......谢谢你送梦比优斯来医院!交给那两个不靠谱的,我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有效治疗......”

    “戴拿背着梦比优斯走了很长一段。”希卡利面无表情地解释道,“他们路上和奥拉起了冲突,所以......”

    “赛罗和戴拿想为梦比优斯讨回公道,我很高兴!但他们能不能分清主次啊!病人重要还是争一口气重要啊?!”

     他皱了皱眉:“泰罗指导员,请你说话声轻点,别吵到病人。”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泰罗哥哥?......母亲?......还有......希卡利老师?......”缓慢而虚弱的声音从泰罗身后传来,梦比优斯醒了。他疲惫地看着三人,心中充满了愧疚,“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蓝发青年立刻给泰罗一个白眼:“哼~都让你别叽叽喳喳了......”

    “你!......我不跟你说话!”泰罗立刻坐到病床边,关切地询问道,“梦比优斯,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么?......中午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去买!......不过,不能吃咖喱饭啊!你现在生病,先吃清淡点的......”

    “我去吧。”希卡利扫了一眼三人,“玛丽女士还有其他工作,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泰罗指导员你要陪你亲爱的弟弟——物理院的工作已经全部结束了,所以,我去。顺便也帮你带点午饭,忙碌的指导员。”

     泰罗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难得你那么好心,拜托啦!”

    “告辞了,玛丽女士。”

    “嗯。泰罗,我去其他科室看看,梦比优斯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玛丽女士和希卡利都离开了,接下来的时间属于这对兄弟。由于梦比优斯尚未恢复,基本都是泰罗在说话。少年静静听着哥哥的关心和劝慰,仿佛精神了点。

    “哥哥......赛罗和戴拿知道我平安无事了么?......”

    “我让表哥去解释啦~放心吧~他们知道前因后果就回宿舍了~等我下班后,我,表哥还有赛罗一起接你回家!”

    “太好了......”

     看着少年的微笑,泰罗不禁问道:“梦比优斯啊......老实回答哥哥:你在为谁高兴?是赛罗和戴拿么?还是......”

    “呵......哥哥越来越厉害了......”与往常不同,这次,梦比优斯选择坦白一切,“没错......我担心的,其实是希卡利老师。他抱着我走了那么久,很多人看到了......”

    “你放心!那家伙的脸皮比城墙还厚,这点小事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是吗?......”总觉得希卡利老师从此会陷入舆论漩涡......

    “梦比优斯,还在担心那家伙?!”泰罗看起来更不高兴了,“你该不会真喜欢上希卡利了吧?......”

    “哥哥!......盖亚这么说也就算了,我当他是开玩笑......怎么连你也误会我?......”少年扭过头,望着天花板,“我对希卡利老师只有普通的崇拜之情......老师在量子物理学领域取得的成就是我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对我而言......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吧......老师就像是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将来如果能成为他的朋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一提起那家伙就精神十足外加语无伦次,还说自己没喜欢上......不管怎么样,先想办法让梦比优斯的单恋之火熄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泰罗擦了擦汗:“这房间空调开得很热啊......梦比优斯......希卡利没你说的那么高高在上......”

    “哥哥,听这话......你好像和希卡利老师很熟?......”

    “当然!我跟他在高中就认识!那家伙极的品事多了去了!”

     他睁大眼,脸上写满了疑惑:“极品?......”

    “你哥哥我出国留学的时候,与他合租一套房。”提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泰罗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响,“那家伙!做饭做的那么难吃还对我说‘爱吃吃,不吃自己出去买’......他逼我吃了多少黑暗料理啊?!......不仅如此,他竟然把我换下来的衣服直接扔了,害得我去垃圾桶里翻......我当时刚洗完澡啊!......”

    “那是因为你把好几天的脏衣服堆在一起,我实在难以忍受它们散发出的味道。”门忽然开了,一袭黑衣的青年走入病房——他慢慢脱下外套,手里只有一个塑料袋,“夏季的平均气温是多少?亏你能那么多天不洗衣服。”

    “我又不是不洗!”泰罗立刻跳了起来,与希卡利针锋相对,“我就喜欢积在一起洗!我就喜欢节约用水~怎么样?!就你娇生惯养,就你忍不了那几天!”

     他微微一笑,双目一锐:“你是希望我替你洗了吧~?生活无法自理的泰罗同学。天下没那么好的事,我可不是你雇佣的保姆。”

    “谁......谁要你洗?!自己衣服也洗不干净,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希卡利一边走近,一边将外卖盒置于梦比优斯面前:“每次你抢在我之前用洗衣机,我的衣服就洗不干净。”

    “你!......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我的衣服污染了洗衣机?!”

     他头也不回:“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想的。”

    “咕噜......”泰罗正想骂回去,他的肚子响了......看到希卡利贴心地为梦比优斯打开饭盒,他不禁问道:“陈年往事,不和你计较了!......话说,你不是去买饭吗?!怎么去了那么久?!我的呢?!”

    “既然你嫌弃我的厨艺,那一定对我挑选的饭菜也不满意——”他微微侧身,露出一抹恐怖的笑,“所以,我扔了。”

    “你!你你你!......你刚刚在外面偷听?!”泰罗顿时暴跳如雷,“你居然把我的午饭扔了?!......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怎么处理我买的饭菜是我的自由。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希卡利看了看手机,“我记得经管学院下午一点有个会议,你必须要参加~没错吧~?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里与我算账......”

    “好!......我去吃饭开会!......”黑发青年骂骂咧咧,快步走了出去,“有种别跑!等我忙完后去物理院找你!......”

    “恭候大驾。”

 

    “希卡利——!你太可恶了——!”

     门刚关上,病房外便传来了泰罗指导员的怒吼。梦比优斯努力支起身,向外望去:“哥哥......出什么事了?......”

     坐在他身边的蓝发青年头也不抬,一直看着手机:“我把他那份午饭放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了。”

    “诶?”

    “没听懂?”希卡利盯着少年,“你哥哥的午饭,我没扔。”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老师。”

    “给你买了份香菇鸡肉粥,要吃就吃。不合你口味的话,”他指了指塑料袋里剩余的食物,“有个菠萝包;还有包牛奶,要喝,我去加热。”

    “老师......”听着希卡利的话,梦比优斯一下子精神起来,病痛消退了大半:原来老师也是这么温柔的人啊......刚刚说老师不近人情,他一定很生气......

    “你愣着干什么?都不喜欢吃?”看来我还得去跑一趟......

    “不,”少年摇了摇头,冲着希卡利笑了笑,“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你,老师。太麻烦了......”

     他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一丝喜悦悄然而生:“不用谢,这些只是举手之劳。”

    “我开动了......”才吃几口,梦比优斯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老师!......你还没......”

    “我吃过了。路上随便买点边走边吃的。”希卡利无所谓地回道,“我不像你哥哥,口味那么挑剔;对我而言,三餐能吃就行。”

    “嗯......”大概......希卡利老师做的饭只是勉强能吃吧......

     梦比优斯的用餐时间很快便结束了。他正想收拾一下,却被希卡利抢了先:“大半碗粥加半个菠萝包,你的胃口不错嘛~”

    “不好意思,我有点饿了......”

    “吃得下饭是好事。”他为少年收起了食物,然后倒了一杯水,递上药,“吃药吧。”

    “谢谢......”

    “脸怎么红了?又发烧了?”

     咽下药后,梦比优斯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也许是我上......上火了......”

     希卡利观察了一番,选择继续留下:“你睡吧,我在这里。有什么不舒服喊我就行。”

    “老师,您的工作......”

    “都解决了,我可不想回物理院遇上泰罗指导员。想起来了,还有一件事——”蓝发青年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快递盒,“这是你朋友送你的礼物。他知道你感冒了,就拜托我替你拿了快递。”

    “剑送我的礼物到了?!......”少年的双眼恢复了往日神采,他很快就坐起身,拆开礼盒查看,“老师,谢谢你!......这是?......小柯基的毛绒玩偶?!......好可爱!......还有手机挂件,钥匙扣和贴纸......他们好像龙啊!......”

    “他知道龙对你而言很重要,所以......有机会让你见见龙吧。”

    “谢谢你,老师......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向剑转达我的谢意......”梦比优斯诚恳地注视着希卡利的双眼,“这么多礼物,让他破费了......我很喜欢!......”

    “都是些小玩样儿,用不了多少钱。”他顿了顿,“你喜欢就好。”

    “剑收到我给他的礼物会怎么样呢?......老师,还有一件事......啊......还是算了吧......”

    “他很喜欢。”希卡利竟然笑了,他冰蓝的双眸里透出丝丝欣慰,“谢谢你送的,V.K克的新专辑。”

    “太好了!......”

    “安心睡吧。”青年转而看向手机,“如果肚子饿了,我替你去加热牛奶;别光吃面包。”

    “谢谢......”躺下后,梦比优斯鼓起勇气对希卡利说道,“老师,您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你......你病糊涂了。”脸上好热......这房间空调温度设定得太高了......

 

     病房内十分安静,依稀可听到梦比优斯均匀的呼吸声;希卡利依旧在手机上打着字。青年似乎在与什么人进行网络对话,可他在信息栏里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一直犹豫不决......

    “既然你能直接对我说心里话,我也勇敢一点吧......”希卡利注视着少年安详的睡颜,轻声致谢,“谢谢你,梦比优斯。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未完持续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