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10(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发挥不佳,人物性格OOC,剧情诡异,慎入。

转载请标明,谢谢。


    “梦比优斯~这个梦想很了不起!加油!我看好你!”

    “您过奖了,泰勒斯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连职场新人也比不上......我希望能在平时的打工中多学一点经营管理方面的知识......”

     认识阿古茹老师的双亲才两天,梦比优斯便和豪放的牛仔大叔成了好朋友。他和盖亚经常在空闲时间应那对夫妇的邀请,四人很喜欢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聊聊人生~

    “梦比优斯,你有心事。”这天是周四,盖亚陪泰勒斯夫人前往商城购置圣诞物品;只有他和泰勒斯先生在校外茶座中闲聊。一向大大咧咧的牛仔突然冷静下来,问了让少年懵逼的一句。

    “?!......泰勒斯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哈哈哈~果然如此!梦比优斯,你苦恼的缘由一定是我儿子!”大叔将理由一一例举,每条听上去都是那样的合情合理,“一、我和夫人聊天时,你会悄悄观察我们,并且露出迷茫的表情;二、与我们分别后,光看背影,我就能猜到你在出神地想事;三、盖亚一提起阿古茹,你就露出奇怪的表情!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我......”看着泰勒斯先生自信满满的表情,梦比优斯不忍心让他失望——也为了这个小小的疑问,“您说的没错。”

    “你一定觉得奇怪:泰勒斯夫妇为人和善,值得成为朋友,为什么他们的儿子不爱笑不爱理人,说起话来尖酸刻薄?唉......梦比优斯,阿古茹和盖亚一样。”能让人忘却烦恼的大叔竟然叹气了,他说起了自己的烦恼,“很不可思议吧,我和我的妻子只是普通人,上天偏偏赐给我们一个天才......阿古茹从小成绩优异,连跳几级,周围人对这孩子刮目相看,不断称赞他;可包括我们在内,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这点......或许是因为太聪明了,阿古茹比一般孩子成熟得更早——他以前的同龄伙伴们觉得他很无趣,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他;年长的学生们打心眼里看不起他......”

    “太过分了!......阿古茹老师有和您说起这些吗?”

    “没有......‘既然他们认为我是靠运气,那我就要让这些人看到自己的平庸无能。’阿古茹当时是这么说的......他觉得没人了解自己,渐渐变得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为人处世的方式就是走到哪,哪一堆人被他气炸......却又拿他没办法......”

    “泰勒斯先生......很抱歉,”梦比优斯握紧茶杯,低下了头,“我帮不了你......”

    “我说这些不是让你替我想法子~”

    “诶?”

     泰勒斯先生嘿嘿一笑:“我只是解答你的疑问,顺便和你说说从前的烦恼~”

    “从前?......”他回想了遇到那位天才后的每件事,“阿古茹老师还是和您说的一样啊......很多学生对他有意见......”

    “已经有所改善啦~这小子,踏入大学后终于有人给他当头一击了!”

    “当头一击?是盖亚吗?和阿古茹老师一样的学生出现了,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盖亚是后来的~”泰勒斯先生露出神秘的笑容,他提起了精神,看起来很高兴有人能让自己的儿子产生挫败感,“这事啊~说来话长~阿古茹十八岁就在U大学完成了博士学业,他决定休整一段时间后出国留学,我还担心我儿子会把战火引到国外呢~没想到,当年一个进修双学位的学生让他密切关注!”

     双学位?听起来就觉得非同寻常!“也是一位天才型的前辈?”

    “啧......怎么说呢?......他既是天才,更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么厉害?!”梦比优斯越来越好奇了:究竟是一位如何叱咤风云的人物?

    “听阿古茹说,那孩子本来可以和他一样,提前完成学业;但他还是按正常的程序按部就班,就是老老实实的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最后进大学。”说着说着,泰勒斯先生不由露出了钦佩的表情,“那孩子不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没办法跳级,他父母为了让自己孩子有更多时间去学习其他知识才这么安排的!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么,梦比优斯?”

    “能!当然能!”少年点了点头,“在拥有同样天赋的前提下,那位前辈不仅在跳级,他的知识面更广,所以阿古茹老师觉得他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没错!”牛仔大叔一拍手,啧啧称奇,“梦比优斯!你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听说那孩子本来是电子工程系的学生,来到U大学一年后开始进修第二学位——物理学。除此之外,他还经常钻研不少和理工科有关的书籍!你说,这TM不是学神吗?!阿古茹心高气傲,怎能允许将来有人超越自己?!于是我家傻儿子就把这倒霉孩子当成自己宿命的对手,一直和他较劲~”

    “泰勒斯先生,您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万一阿古茹老师遭遇挫折......”

    “有人能让他认真起来是好事!阿古茹从小到大太顺了,对所有事都不上心,我都没办法让他改掉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很感谢那个孩子和盖亚,是他们让我儿子知道,任何领域都是人才济济,学识是一片汪洋大海啊......”

     泰勒斯先生真是一位神奇的父亲呢......“啊,茶水凉了......”

    “没关系,换一壶热的就行!”

 

    “泰勒斯先生,可以再问您一些事么?”两人在等服务员再次将茶壶端上桌,梦比优斯按捺不住好奇心继续问道,“那位前辈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原以为他的性格和阿古茹差不多,可真正接触过后......他和阿古茹的确很像,但他......是个很辛苦的孩子。”

    “辛苦?”

    “那孩子......虽然不用像阿古茹那样接受超前的教育,但是他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泰勒斯先生的双眼又黯了,他向外看去——此时,一群放学归家的孩子们正好路过,他们沉浸在快乐中。“梦比优斯,学业再繁重的孩子也有放松的时间。但是那孩子......他的跳级学习是由他的双亲完成,当然,其他知识的学习也是由他们监督......他根本没选择的权利......”

    “该不会......连休息的时间也......”

    “别人在休息,他却在学习——这话乍一听是不是让人觉得那孩子很努力?”

    “嗯......”从谈及阿古茹的竞争对手开始,梦比优斯便觉得周围出奇安静,压迫得人喘不过气。

    “呵......我们又不是那孩子,怎么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也许他根本不想要那些荣誉......”

    “泰勒斯先生,前辈是电子工程系的哪位老师?”

    “他和阿古茹都在物理院任职,名字是......”

     梦比优斯激动地跳起了身:“难道是希卡利老师?!”

    “你怎么知道?!”

    “因为......因为两位老师平时相处......就像是互看不顺眼的样子......”

    “哎哟......”泰勒斯摸了摸后脑勺,“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战火已经蔓延成这样了......你一个经管学院的学生都能看到......”

     少年回以尴尬的笑:还好......这个临时编的理由把泰勒斯先生糊弄过去了......

    “你们聊得很开心呢~”

    “泰勒斯夫人,盖亚,欢迎!”

     牛仔大叔看向盖亚:“哇~你们买了很多东西啊!小家伙,拎得动么?”

    “没事没事~”褐发少年脱口而出,“我经常帮物理院的老师们搬东西,所以......”

    “什么?!那群老东西竟敢欺负你一小孩?!改天我让阿古茹好好教训他们!......”

    “泰勒斯先生,请别这么做!......”

 

     与泰勒斯夫妇分别时已是日暮西山,太阳最后一丝光辉即将消失;梦比优斯回到校园后并没有前往图书馆,而是直接奔向鬼楼——昨晚他在图书馆看书时,赛罗在sky上不断给他留言,称明天是冬至,黑夜最长的一天,并希望好友能和自己一起去鬼楼祭拜亡灵。

    “在冬至祭拜亡灵?”

    “没错!”

     梦比优斯不得不放下书本,盯着手机:“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当然有!学校每年都会在中元节和冬至这两天里祭拜亡灵的!”

    “中元节当然要祭奠它们,为什么还要在冬至来一次?”

     赛罗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顺便开启长篇大论:“( ̄_ ̄)梦比优斯啊,你平日里和中年人聊的都忘了吗?!中国部分地区有这习俗!法依塔斯学长还说:冬至的黑夜最长,所以阴气最重,很多鬼会跑出来的!必须得让它们平静下来!......”

    “(⊙_⊙)?什么中年人?......”

    “哼!明知故问!”

    “啊......赛罗,刚刚父亲给我发消息了。他希望我也能参加明天的活动。”

    “看看!爷爷和奶奶都通知你了,你一定得来!还有!法依塔斯学长不小心摔断了腿,行动不便,我和戴拿需要帮手!”

    “我一定会来的。”

 

    “赛罗,你们在哪儿?”少年看着手机,快步走着:“去的人很多呢......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赛罗他们......唔!......对不起!......”

     梦比优斯正沿着小路向鬼楼走去,却不想撞上了前面一位路人。他连忙鞠躬致歉,对自己的行为内疚不已。

    “哼......又是一个走路时看手机的。你下次撞到车也这么道歉吧。”

     冷清的女声传入少年耳中:她的声音很好听,方才的话仿佛不是指责,是善意的劝诫。梦比优斯望着那道孤寂的背影,忍不住一直跟在女子身后:她穿着黑色的丧服,目的地一定也是鬼楼吧......

    “你跟着我干嘛?”走到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就是一个威慑的眼神,“别告诉我你也是去鬼楼祭拜亡灵的。”

    “是。诶?......”虽然女子方才的神情让他受了惊吓,可仔细观察,她的样貌和一个人有几分相似呢......谁?.......阿柏老师?......

    “你一头红发,穿得那么休闲,去祭拜亡灵?小鬼,你的撒谎技术太差了。”

    “不不不!我真的是去祭拜的!......”他尴尬地解释道,“天气比较冷,所以我在西装外穿了一件外套......还有一个原因是今天要见朋友!......我到现场后再脱了外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再编啊~”她走近了几步,“不给点颜色,你不会说实话了~”

    “请别这样!您误会我了!......我的头发本来就是红色的!......我......我马上把外套脱了!......”

    “你在干什么啊奥拉~?别吓人家小孩~”安德鲁.梅洛斯从梦比优斯身后出现,他一手搭在少年肩上,成功化解了误会,“我认识他,这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不是小混混!他天生红发,不是染的!”

    “既然你认识,我信。”奥拉敛了敛凌厉的眼神,向梦比优斯鞠了一躬,“刚才的事,很抱歉。”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没关系啦......”

    “梦比优斯,你小时候总容易感冒,虽说你现在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保险起见,还是把外套穿上吧~”

    “没事的,梅洛斯老师。距离鬼楼不远了,我也该脱掉外套了。”

    “梅洛斯,你和他很熟啊......”奥拉看了看两人,“当过他的家庭教师?”

    “没有没有~!”梅洛斯把奥拉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他是校长的养子!泰罗很喜欢这个弟弟,经常跟我们说梦比优斯的事......”

    “哦~你就是那个弟控的弟弟啊~”

     弟控......好囧......“您也认识泰罗哥哥?”

     奥拉并没有回答梦比优斯,她继续向前走去:“梅洛斯,去鬼楼吧。你那位弟弟好像已经在现场了。”

    “法依塔斯这小子,一点都不让我省心!你知道他是怎么摔断腿的么?翻墙!”

    “梅洛斯老师,请不必担心。”少年拍了拍自己,“我,赛罗还有戴拿,我们会照顾好法依塔斯学长的!”

    “多谢了。”奥拉头也不回地替梅洛斯拒绝了,“我们会照顾好法依塔斯的。这点事不能劳烦您。”

    “奥拉,你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怪?......”

    “我可不好意思欠校长养子的人情。”

    “你想多了!......”

     她就是泰罗哥哥提起的建筑师,奥拉吗?......一路上,梦比优斯悄悄地观察女子,完全没听她和梅洛斯的对话。少年的内心充满了溢美之辞:她真漂亮啊......虽然她不苟言笑,但无论样貌还是气质,都很出众......这就是所谓的“冰山美人”吧......她笑起来......一定是“微微一笑很倾城”吧......

    “到了。来了很多学生呢......”

     今晚,荒凉的鬼楼前聚集满了人;无论是教职员工还是学生,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支点亮的蜡烛,不少人还准备了鲜花。人们并没有太靠近大楼,它的前方空地上已经多出了一行以无数蜡烛组成的日期——那是十年前火灾发生的日期。在场的人们神情肃穆,纷纷为亡灵祈祷,希望它们能安息。

 

    “我去找我父母了。”奥拉向人群深处走去,“改天再见。”

    “拜~”

    “梅洛斯老师,我先去找赛......哇!......”

    “等一下!”少年正打算离去,却被强壮的体育部主任一把勾住,“梦比优斯!......我有话问你!不许撒谎!”

    “唔......好......”

    “今晚法依塔斯他们安排了什么活动?!是不是又想替希卡利‘驱鬼’了?!”

    “昨晚赛罗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不清楚他们的安排......”

    “不清楚~?!......”

     梅洛斯直盯着他,梦比优斯觉得十分窘迫:“老师,请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上次希卡利老师的事他们对我只字未提,就算今天有计划,学长也不会告诉我吧......”

    “嗯......梦比优斯,你去找赛罗他们吧!”男子放开少年后打算巡视鬼楼周围,“我在周围看看有没有灵异社的学生,别跟法依塔斯说遇到过我!”

    “是......”

 

    “人好多啊......赛罗,你们究竟在哪儿?......”发消息不回,打电话不接,赛罗和戴拿对梦比优斯不理不睬。少年在人群中艰难地寻找着,可一无所获;他逐渐向鬼楼靠近,心想好友们也许在人群最前方——校长和各学院的教师都在那儿,他们不方便看手机吧......

    “对不起......请让一下......诶?赛罗?......”梦比优斯正一边道歉一边试图往前挤,好友终于回复他了。

    “(╯︵╰)倒霉,遇上老爸了。”

    “怎么了?”

    “老爸觉得我会在今天搞事,所以把我拴在他身边=_=戴拿也是,法依塔斯学长也是,我们都被各自的家长看得死死的=_=运气太背了!”

    “人太多了,我就不过来找你了。一会儿回宿舍再说吧~”

    “好。”

    “呼......今天总算不会出什么事......”少年不再往前走,直接停在原地等候活动开始;突然,他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诶?......那是?.......阿柏老师?!......”

      女子背对着他,依旧穿着米色风衣,在一片黑色中显得格格不入;少年刚想上前与她打招呼,她却继续往前走去。

    “阿柏老师......等等!......”

     梦比优斯像着了魔似地跟着女子,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命令自己沿着阿柏的脚步前进,不能停下。每当梦比优斯觉得找不到女子时,纯白的背影就会重新回到他的视线中;少年离鬼楼越来越近了,答案就在前方——

    “阿柏老师呢?......奇怪,她刚刚还在这儿啊......诶?......希卡利老师?!......”

     他和多数人一样,穿着黑色的服饰;青年手捧一束由淡粉色手揉纸包装的白玫瑰,高挑的身影在人群中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希卡利同样背对着少年,近在咫尺,梦比优斯却不敢上前,只是注视着他:现在老师的心一定被自责和悲伤占据,我过去能说些什么,为老师做些什么?......我什么也做不到......

     随着校长肯以及医学院系主任玛丽女士的出现,冬至祭奠活动正式开始。校长向十年前的遇难者致辞,并向到场的家属表达深切问候;所有人唱起了《安魂曲》,祈祷亡者安息。远远望去,星星点点的烛光是如此的温暖;所有人怀有共同的心:愿光明驱散黑暗和怨恨,愿主接纳他们的灵魂,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获得安宁......

 

     活动即将结束,人们纷纷把手中的蜡烛和鲜花放在鬼楼前,逐一离去。梦比优斯尽量将蜡烛放在靠近鬼楼的地方,他单膝跪地,双手合拢,默默向十年前的逝者道歉,祝愿他们能得到平静。

    “梦比优斯......”

    “阿柏老师?”少年睁开眼,抬起头正准备露出一个微笑;令他惊讶的是,他的身边没有朋友,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在鬼楼门口发生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那是泰罗的声音。他一把推开希卡利,大声吼道,“把别人的好心当成什么了?!”

     梦比优斯清楚地看到是哪些人站在希卡利的面前:他熟悉的哥哥们,梅洛斯老师,奥拉小姐,还有四位从未蒙面的长者;奥拉搀扶着其中一位妇人,久久没有说话。看得出来,她们十分惊愕;希卡利老师说了什么,竟会让所有人哑然失色?

    “哼~我只是实话实说。”

    “去你的实话实说!”泰罗指着希卡利狠狠骂道,“你太过分了!大家都在关心你,你却一个劲地钻牛角尖!别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阴暗!”

    “阴暗~?呵呵~泰罗指导员,你在说你自己吧~?”听着冰冷的话语,梦比优斯打了一个哆嗦,他甚至能想象希卡利嘴角扬起的冷笑,“是谁一直猜忌朋友?又是谁整天竖起耳朵听有没有人说:‘如果没有他那个当校长的爸,他能混到这份上?’,我没说错吧~?”

    “你!......你你你!......把别人的气话记了整整十年,你不阴暗谁阴暗?!”

    “够了!”佐菲拉开了两人,指了指希卡利身后,“也不看看谁在那儿!”

     泰罗顿时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梦比优斯?!......你怎么在这里?......梦比优斯!我问你话呢!......”

    “啊?......”少年也是迟疑好久才反应过来,“是泰罗哥哥啊!......哥哥们,晚上好。我来参加今天的活动,希望亡灵们能安息......”

    “是这样啊......”佐菲干笑了两声,“梦比优斯,谢谢你。你还穿得这么正式......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是。但是,我想等等赛罗。”他找了个借口留在现场,“说好一起回宿舍的......”

    “梦比优斯,你干嘛要等那臭小子?!”泰罗一脸不爽,“你确定他不会拖着你一起闯祸?!”

     佐菲似乎希望他尽快离开:“梦比优斯,别等了。赛文已经送赛罗回去了,戴拿也是。”

    “是吗?......不过,泰罗哥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应该向父亲和母亲打个招呼再离开吧~不辞而别太失礼了。”

    “梦比优斯,谢谢你。”话音刚落,肯和玛丽便出现在众人面前。校长走到少年身边,欣慰地注视着他,“辛苦了。”

    “这不算什么。母亲,晚上好。”

    “梦比优斯。”

     与父母打过招呼后,他便习惯性地与双亲交谈;不一会儿,泰罗等人也加入其中。他们说起平日生活,互相鼓励,赠予家人温暖和鼓励——谁也没有留意其他人的表情。

    “今天耽搁诸位不少时间啊......”肯向鬼楼前的所有人致意,并向他们道别,“我和玛丽先回去了,诸位也早点休息。”

    “既然这样,我先告辞了。校长,玛丽女士,谢谢你们。泰罗指导员,刚才的事,我很抱歉。希望你能忘记我说的话。”

     蓝发青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带着那束尚未放上二楼的白玫瑰。

 

    “梦比优斯,回去吧。”看着呆望着前方的少年,玛丽女士笑了笑,“不用担心我和你的父亲。泰罗在呢~”

    “好,我回宿舍了。母亲,父亲,还有哥哥们,再见。”

    “那位少年就是校长的养子?”那一大家子正在相互道别,自然没有听到其余六人的谈话,“是个很懂礼貌的孩子呢......”

    “他的性格看起来很开朗......唉......如果希卡利也能像他一点就好了......”

    “那是当然!梦比优斯可是出了名的阳光少年!”

    “哟~梅洛斯,你也很喜欢那个少年啊~”

    “哎~叔叔您别这么说......”

    “确实与众不同。”

    “奥拉,你这语气怎么怪怪的......”

    “梅洛斯,你没发现么?希卡利刚才一直盯着他看......”

    “不是吧?!......”

 

    “咦?怎么还没上线?”

     回到宿舍后,梦比优斯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登录sky,期待剑的留言。可今晚,好友既没有给他发龙的视频,也没回复他。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已经快十二点了;少年洗漱完后依旧坐在电脑前,执着地等待着。

    “戴拿!你找的都是些什么猪队友啊?!T么T不住,奶么奶不上,DPS又不够!不听指挥瞎打,现在都没过一号BOSS!说!你想花多少时间到四号BOSS?!你想打到几点?!是不是想通宵啊?!”另一边,赛罗大吼一声扔掉了耳机,“不玩了不玩了!我退了!......下线保平安!还破记录呢,你们倒是可以创造个史上最慢通关时间!我这周的CD都被黑了!唉!......”

    “剑......也许他今天太忙了......”

    “睡觉睡觉!累死了......咦?”赛罗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却发现好友还盯着屏幕,“梦比优斯,你还不关电脑?”

     他回头笑了笑:“我在和朋友聊~你先睡吧~”

    “你该不会又在和佐菲叔叔的朋友聊了吧~?”白发少年一脸“我懂”的表情,“你还真喜欢上那个中年人啦~?!”

    “什么中年人!剑明明很年轻的!”

     一听这话,赛罗立刻凑了上来:“什么什么?!你们见过面了?!他长什么样?!”

    “没有......”

    “切~那你怎么就肯定对方不是个中年人~?”

    “感觉。”少年顿了顿,“平日聊起来,他给我的感觉。”

    “你......”赛罗一低头,随即摆出一副说教的样子,“梦比优斯啊......你一点也不像男子汉!你搬进来第一天我就说你是个女孩,看看~我没说错吧!平时各种软各种好说话先不提,你现在就像个沉浸在恋爱泡沫中的天真无邪小妹妹!该醒醒啦!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看到就喜欢上,会被骗的!”

    “赛罗......你在想些什么啊......还有,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软弱,我有底线。啊,是剑!你先睡吧,我不会聊太晚的~”

    “还说自己不会被骗!”少年翻了一个白眼,躺平了,“又不能放任你不管......喂!以后和中年人见面,记得通知我!”

     好友没有回应,他只能先睡了:“没听到......这事不得不管了.......明天我就去告诉泰罗叔叔......”

 

    “(T ^ T)剑!你终于回复我了!”

    “-_-|||这么晚还不睡,明天想迟到吗?”

    “(*^__^*) 我起得来~”

    “(¬_¬)精力过旺。”

     梦比优斯笑了,他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ω^)确实呢~龙怎么样了?你这么晚到家,他一定很想你吧?”

     两人简要说说小柯基的情况后便开始聊别的话题,可今晚的剑和两天前一样,很少说话——发生了什么事?是太累了吗?

    “已经很晚了......嗯......是我打扰剑了呢......赛罗已经睡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他留言道:“剑,你今天一定很累......抱歉,晚安。”

    “等等。”

    “诶?”梦比优斯正想下线,对方却问了一个令他瞠目结舌的问题:“祭奠结束后,你是故意留在泰罗指导员身边的吧?”

     剑怎么会知道?!......他还来不及思考,对方已经连发几条了——

    “笨蛋。”

    “都叫你别多管闲事了。”

    “怎么听不进去呢?”

    “真是愚蠢,谁让你那么做的?”

     思前想后,梦比优斯认为只有一个可能:“剑,这些都是希卡利老师跟你说的吗?”

    “你认为是就是吧。”

    “既然这样......剑,希卡利老师还说了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我今天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没有,没生气。不过有几句话,希望你能听进去。”

    “请说。”

    “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你不想看到自己的哥哥和老师吵架,所以出面解决问题。我相信这句话你听了很多次吧?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其他的事,别管。”

     他迫不及待地插了一句:“不不不,不单单是因为泰罗哥哥!”

    “......还有其他理由?”

    “剑,希卡利老师应该没和你说具体细节吧?当时在场的不止泰罗哥哥,还有四个我不认识的人......我猜他们大概是其他学院的老师。如果这些老师一直围观哥哥和老师吵架,影响不太好吧......我是这么想的,所以就想阻止他们......”

    “情况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回事?”

    “别问了,我不会说的。早点休息吧,明天见了。”

    “等等!......剑......”好友的头像暗了——他下线了。失落充满了梦比优斯的心,他十分懊恼:如果没有表现出对希卡利老师过度的好奇,好友不会那么快地拒绝自己吧......

 

    “是我的错呢......明天向希卡利老师道歉吧,免得麻烦剑......”

     这样想着,梦比优斯进入了梦乡;可今晚,他经历了无数噩梦,痛苦和绝望缠绕着少年,令他无法安眠。一片寂静中,只听到喃喃自语——

    “父亲?......母亲?......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未完持续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