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9(CP:希梦)

友情提示:原创角色登场,人物一直OOC,剧情一直犯中二,慎入。

转载请标明,谢谢

    “究竟是谁出卖了我?!”

     这天中午,梦比优斯和赛罗应邀前去食堂和戴拿共进午餐;不想到了那儿,盖亚竟然早就被好友死死看着。一见到两人,戴拿立刻冲过去勾住他们,强迫他们和自己的弟弟并排坐好。之后,他便开始一个个盘问。

    “你发什么疯?!不是说请我和梦比优斯吃饭吗?!”

    “坐好!”戴拿猛地将赛罗摁住,同时来回盯着三人的眼睛,“先听我说!上周五晚上,大哥突然狠狠骂了我一顿......他警告我不许乱开玩笑......那张照片我只给你们三个看过......老实交代!是谁说漏了嘴?!”

    “你不相信我?!”赛罗跳了起来,“我跟你是多少年的朋友了,你居然不相信我?!”

     戴拿转而就是三连问:“你老爸最近没严加管教你?!他没有要求你每天汇报学校里的生活?!他没偷看你手机?!”

    “上周五我和你刷本时手机在我手上!老爸根本不可能看!”

    “那就不是你了......梦比优斯!看着我的双眼!”戴拿看向二号嫌疑人,“回答我!你有没有向泰罗指导员报告过这件事?!”

    “我......我......”少年下意识地回避好友的目光:那天晚上,确实是他不小心说出了这件事;面对戴拿的质问,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不说话?!”戴拿的脸离他越来越近,“心虚了?!......”

    “你失心疯了是吧?!居然责问梦比优斯?!”赛罗一把推开好友,“上次鬼楼那事他替我们瞒了多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梦比优斯!”

    “二哥......对不起......”

    “嗯~?!”

     一直低着头的盖亚小声说话,他十分犹豫,也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自己害哥哥挨骂:“二哥......你发给我大哥照片的时候,我在实验室和阿古茹一起研究课题......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我就把它插在电脑上充电......期间我去了趟厕所,回来后......我的手机好像被人动过了......我当时没太在意......而且阿古茹不是那种会偷看隐私的人......”

    “没错了!就是他!”戴拿咬牙切齿地骂道,“可恶的阿古茹,平日里装出一副禁欲系的高冷样子,暗地里一直想办法捉弄我们这些学生获取愉悦!我们越囧,他越开心!这家伙,性格实在是太讨厌了——!”

    “二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你去哪儿?!”

     戴拿发出怒吼的同时,盖亚已经悄悄走出了他的有效攻击范围;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拦不住弟弟了。

    “一定又去找那个腹黑蓝毛了!阿古茹,你别让我碰上!不然有你好看!”

    “好了好了~消消气~”赛罗拍拍他的肩,“现在是午饭时间,食堂里那么多人呢,你再发火就是影响他人用餐啦~”

    “嗯!先吃饭!有力气才能去找阿古茹算账!”

    “对~不过,你刚刚不相信我和梦比优斯,我们很伤心诶~”

    “对不起!......”戴拿向两人鞠了一躬,“错怪了你们!想让我怎么赔罪请说!”

     少年狡黠一笑:“就像你刚刚在电话里说的,请我和梦比优斯吃饭吧~”

    “没问题!”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明明是自己泄密,却让阿古茹老师背了黑锅;梦比优斯无法吃下这顿饭,他找个借口离开了,“戴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和赛罗吃饭吧,下午见!......”

    “喂喂喂!今天戴拿难得请我们吃饭!......”赛罗还没反应过来,发小便逃跑似得离开了。“他最近怎么了啊?......魂不守舍的......”

    “网恋失败。”

     赛罗的下巴要掉了:“什么?!戴拿.......你说什么?!”

    “瞧你这反应~亏你和梦比优斯住一间,自己室友出问题了都没察觉......我听杰斯提斯说的。”戴拿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凑近赛罗的耳朵说道,“梦比优斯前几周和龙原来的家人在网上聊得火热!他一提起那个网名是‘剑’的人,样子就像是热恋中的少女~!哈哈哈哈哈!......”

    “我的天......原来不是我瞎YY啊!梦比优斯喜欢上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了?!......”

    “肯定!杰斯提斯多聪明啊,他都这么说了,我们为什么不信?!”

    “我去这太劲爆了!”但随即,他的八卦热情消失了,“不对......梦比优斯现在的样子哪像有料的人啊?!”

    “哎呀~赛罗,你想~梦比优斯那么喜欢龙,肯定会约那个剑出来见见面吧~估计是看到了剑的真面目,幻想破灭,情绪低落了。”

    “有可能!可惜了~这么精彩的八卦没看到......”

    “得了吧~你想看到一个满脸流油的抠脚大汉和阳光帅气的梦比优斯站在一起么?!”

    “呕!......”赛罗做出呕吐的动作,“你想多了!那个剑据说是佐菲叔叔的朋友,应该是个一脸沧桑的中年大叔~”

    “哈哈哈梦比优斯太可怜了~第一次恋爱的幻灭啊~”

    “行了!别埋汰自己朋友!”赛罗指了指饭菜窗口,“走走走~请我吃饭!”

    “好~赛罗,还有一件事!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大美人和梅洛斯老师在一起!看不出来啊!那个肌肉猛男居然会有桃花运!......”

 

    “什么?!......工程延后?!......为什么?!”

    “法依塔斯,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大声?”

    “奥拉!你为什么不着急?!”青年激动地站起身,失控地喊道,“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想看到鬼楼消失,你更应该比任何人都希望希卡利前辈走出鬼楼!......”

    “再过几天就是冬至了......送走亡灵前,必须让他们的心平静下来。”

     气质出众的年轻女子端坐在沙发上,亚麻色短发显得她英气十足;她穿着深紫短毛衣与黑色紧身裤,可冷色系衣物无法掩盖耳环项链夺目的光彩。女子对任何事物都淡定自若,高高在上,仿佛有一种天生的傲气。她,就是毕业于U大学的建筑设计师,奥拉。

    “奥拉说得对。”梅洛斯走进了会客室,“想要工程进行顺利就好好祭奠亡灵!别整天想着驱鬼!”

    “好吧......”法依塔斯低下头,离开了。

    “梅洛斯,你弟弟为什么对希卡利那么执着?”她端起咖啡杯,头也不抬地问道,“他的精神真没问题?”

    “希卡利曾经救过他。这小子一直把希卡利当他的救命恩人,心心念念要报恩......唉~希卡利都说不用了......”

    一提起这个名字,奥拉的双眉似乎微微一皱:“希卡利......还是像从前一样么?......”

    “是......”梅洛斯坐下后笑了笑,“前一阵子,有个学生被他吓晕过去......可那家伙还不知道收敛......”

    “......必须尽快了呢......”

    “呵~那你还同意校长延迟开工......你这个项目总负责人是怎么当的?我们这里一改变,所有环节都会出问题......唉~可以预见接下来有一大堆麻烦事在等着你~”

     奥拉竟然也笑了:“哼~是呢~我为什么会同意呢~?工程队那边因此出了点问题......”

    “出什么事了?”

    “不是工程队成员闹情绪——是队长的朋友。哼~简直莫名其妙。她以为自己是谁?手里拿着鞭子就能让所有人听她的话?”边说着,奥拉将一份报纸扔了出去,“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是她?......”梅洛斯干笑两声,“太好笑了,我们大学的拆迁工程跟她一服装设计师有什么关系?”

    “或许是......死者家属......”

    “十年前的噩梦延续至今啊......该结束了。这件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已经摆平了,他们接受我方条件。”

    “那就好......”梅洛斯举起了杯子,“我以咖啡代酒,祝你在新的一年中开工大吉!”

     她象征性地将杯子往前递了递:“谢谢,借你吉言。”

 

    “什么安抚亡灵?!分明是不想管这事,使劲拖!”

     法依塔斯独自一人怒气冲冲地走在路上,撞到数人也不管;回想着这阵子发生的事,他越想越不甘心,情绪渐渐失控。青年一鼓作气冲向鬼楼,恨不得自己就是工程队队长,一个电话把所有工人喊来,拆了那栋害希卡利不正常的废楼。

    “哇!......对不起!我挡了您的路......法依塔斯学长?!......怎么是您......”

     他又撞到了一个人。本想绕开就走,没想到那道火红的身影竟然向他鞠躬道歉——开什么玩笑?!明明是自己横冲直撞啊......

    “你是?......梦比优斯?!”

    “是!.......”我为什么总会撞上人啊......“法依塔斯学长,下午好!”

    “嗯,我走了!......”

    “学长,您怎么了?”法依塔斯一副消沉的样子,梦比优斯不由担心,“难道又是因为鬼楼与希卡利老师的事?......”

    “我怎么样与你有什么关系?!”

    “的确没关系......但是,”微风过后,他竟然转而一笑,“学长,再往前就是禁地了。为你的安全考虑,我不能让你去鬼楼。”

    “你!......谁说我要去鬼楼了?!我今天倒霉,又被大哥骂了,到处走走散散心而已!别挡道!让开!”

    “这条小路的尽头就是鬼楼啊~”

    “你!......”法依塔斯不得不向纯真势力低头,“梦比优斯啊——!你能不能别什么都说穿?!你放心!我只是去看看,不会进去的!”

    “学长......”

     他忽然回头吼了一声:“这件事别告诉我大哥!”

 

     十分钟后。

    “梦比优斯啊......”法依塔斯再一次停止前进,转过身吼道,“可不可以别跟着我!”

    “不行。”少年执着地跟了上来,“鬼楼内部随时有局部坍塌的危险,我必须保护学长您的安全。”

    “说了多少遍,我不会进去的!你怎么就不信呢?!唉!......”

    “学长......可以问您一些事吗?”

    “问吧!”青年突然凑近,“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请说。”

     法依塔斯沉着脸,一脸不情愿地说道:“我回答完你的问题后,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而且,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说!”

     梦比优斯又笑了:“学长,问什么都可以吗?......问多少都行?”

    “随便问!”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灿烂的微笑很危险......

     少年深吸一口气,大胆问出了口:“我想知道希卡利老师的事。他为什么一直往这栋鬼楼跑?”

    “你!你你你!......”法依塔斯一瞬间成了结巴,“你居然......居然敢问前辈的事!......”

    “学长,您说随便问什么都可以啊~我们已经到鬼楼了......”他指了指铁门内侧,“我误闯鬼楼后时不时会来这里祭拜亡灵,希望它们原谅我的失礼......可每次,都能看到希卡利老师......”

    “臭小子!前辈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有些事不是你能管的!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下一题!”

    “学长......”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少年看了看,“啊~是泰罗哥哥~”

    “别别别!......别把这件事说出去!......”法依塔斯一把夺过手机,看都不看就拒绝接听,“我服了!......我尽量满足你,行了吧?!”

    “谢谢学长~”他双手合掌,微微躬身,“我一定会保密的~”

    “我信~你对赛罗和戴拿够讲义气,肯定不会出卖我的!不过,事情的起因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听朋友说的。”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希卡利前辈的女友死在了十年前的大火中......据说他们感情很好,前辈受不了这个打击,变成了另一个人......”说着说着,法依塔斯不禁长叹一声,“那时,前辈还是大三生,对一切都抱有热情,也知道劳逸结合;那件事发生后,他先是大病一场,痊愈后就像是着了魔似地拼命学习,不和任何人说话......大哥说,前辈的生活让所有人都看不下去,他日复一日完成‘白天学习,课程结束后去鬼楼,最后回家’的程序,可没人劝得动他......”

    “他不在学校里住宿了?”

    “校园里充满了前辈和他女友的回忆......任何人都受不了吧......”

    “所以,希卡利在毕业后直接去了国外留学?”

    “是。”法依塔斯望着鬼楼,努力描述着当初的情景,“听大哥说......这里曾经很美。绿化带里种满了樱树,每当春天来临,就有樱花齐放的盛景......十年前的前辈和她,一定很快乐......现在......再也看不到当时的樱花了......”

     少年的声音颤了颤:“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没见过。大哥说,她既是成绩优异的研究生,还是建筑系的系花......呵~奥拉这么漂亮,她一定也是个大美人吧......”

    “奥拉?......”

    “她是前辈女友的妹妹,也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回想着中午那场不怎么愉快的会面,法依塔斯竟没有任何埋怨,“奥拉总说自己每一方面比不上她的姐姐,如果她姐姐还活着,就没有她......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前辈的女友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她才没有奥拉说的那么优秀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法依塔斯回过身,却看到了神情黯然的梦比优斯;他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你......真像他们说的,很容易哭啊......唉~都怪我,为什么要满足你的好奇心呢?害得你那么伤心,如果泰罗指导员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我......”

    “我没事~”少年强颜欢笑,“学长,还有一个问题~”

    “还有?!......问吧问吧!”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希卡利呢?”

    “啊~这个啊~”青年马上眉飞色舞,踌躇满志,“希卡利前辈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我不知天高地厚,进了鬼楼想驱鬼,结果一大块天花板砸了下来......幸亏有前辈啊!他眼疾手快,迅速把我拉到安全地带,还善意地告诫我别来危险的地方......为了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更为了保护前辈,我一定要让他放下执念!就算有大哥又能怎么样,谁都不能阻止我帮助前辈!”

    “噗......”

    “有那么好笑吗?!我受够了!一个一个都嘲笑我!......”

    “没有啦~”少年摆了摆手,“法依塔斯,你那么关心希卡利,我很为他感到高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真希望将来有人能解开希卡利的心结......”

    “放心吧!”他拍了拍胸脯,“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我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差点忘了!”法依塔斯把手机还给了梦比优斯,“喏~记住!一定要替我保密!”

    “一定~”

    “梦比优斯这小子,今天有点不对劲啊......他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望着远去的红色背影,法依塔斯摸了摸后脑勺,“但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不管了!......鬼楼!等老子翻过墙,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啊!......”

 

    “梦比优斯?......梦比优斯!”

    “啊?......盖亚?......”

     褐发少年大吼一声,唤醒了神情恍惚的梦比优斯。盖亚刚从物理院走出就看到呆站着的好友,情急之下连忙跑过去查看情况:“你没事吧?......为什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我......我刚刚似乎听了不该听的话......”

    “不该听的话?......”看好友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盖亚又吼了一声,“梦比优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让我想想......”少年的脑海中一片模糊,他依稀记得自己撞上法依塔斯后原想离开;可看到学长和另一人走向鬼楼时,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不仅如此,他还偷听了两人所有的谈话......那个和法依塔斯学长一起去鬼楼的人是谁?......为什么自己对她毫无印象?......

    “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勉强说出刚才发生的事后,梦比优斯懊恼不已,“那些都是希卡利老师的隐私啊......我不能偷听的......我怎么!......”

    “别自责了......不过~”少年忽然捂住嘴笑了,“梦比优斯啊,你是不是很喜欢希卡利老师?”

    “诶?!......为什么这么说?......”

    “我能理解这种心情!”盖亚拍了拍好友的背部,“喜欢上一个人后,你会有多种反常表现!其中之一就是迫切地想了解他,哎呀!就是对他的一切都感兴趣!这种悸动会让你失去理智的!所以你别为刚才的事内疚啦!”

     梦比优斯尴尬地笑笑:“盖亚......瞧你这话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

    “我当然懂!我当年对阿古茹就是这......嗯~梦比优斯,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希卡利老师?”

    “怎么可能?!我对希卡利老师只是普通的崇拜之情啦......而且,老师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我不能喜欢他的......”

    “撒谎~”盖亚步步紧逼,注视着他的双眼,“我都听高斯和杰斯提斯说了~希卡利老师总喜欢在课堂上找你说话,你们一有机会就长时间地对视~还是目不转睛的那种!说不定他对你也有好感~!”

     梦比优斯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才没有!......老师......老师只是觉得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够好......”

    “咦~?那就奇怪了~我二哥和赛罗干了那么多出格事,希卡利老师不去教育他们,为什么偏偏找你~?”盖亚笑得更欢了,“还有~每天晚上你和谁聊得那么开心~?这也是恋爱的表现之一哟~就喜欢和他聊,不停地聊~”

     他实话实说,完全没想到这些话的另一成含义:“我只是和龙原来的家人聊啊......”

    “哈~?!你居然不知道?!希卡利老师有两个sky号,一个是他的本名,另一个就是......”

    “咳咳!......”

    “啊,是阿古茹!”

    “你们聊得很开心啊~”蓝发青年眯眼微笑,来到了两名少年的面前,“梦比优斯,你怎么来物理院了~?下午没课~?”

    “下午三四节有英语课,我马上就去教室。”

    “哦~”阿古茹“呵呵”一笑,“如此努力,难怪众多老师对你青睐有加。唉~就连那个希卡利都对你另眼相看了~”

     梦比优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没有的事......”

    “阿古茹,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你好像在吃梦比优斯的醋......”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青年转过身,准备回物理院,“盖亚,拜托你一件事。”

    “我一定会做好的~”

     他沉默片刻,艰难地说道:“我的双亲前几天联系了我,说要和我一起过圣诞节......他们现在已经到学校了......我有事走不开,你去接他们吧......拜托了。”

    “好的~”盖亚指了指自己,“阿古茹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梦比优斯,拜拜~”

    “拜~”他向青年鞠了一躬,“阿古茹老师,我去教学楼了。”

    “等等。”这个声音离他很近。梦比优斯抬起头时,阿古茹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有几句忠告,希望你能听进去。”

    “诶?......”

    “少管闲事。”他早已收起笑容,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少年,眼神锐利如冰刃,“你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了。继续打听,你和希卡利连朋友也做不成。如果真喜欢就让他开心点,别整天打探别人隐私~听懂了吗?”

    “是......”方才的事的确是他不对,梦比优斯虚心接受了青年的批评,“很抱歉......”

    “别跟我道歉。”他转身离去,“当然,我也不希望将来你和希卡利说对不起。”

 

    “你刚刚和他说了些什么?”

     阿古茹才进入物理院,一个冰冷声音便从暗处传了出来。想都不用想,声音的主人是他惺惺相惜的对手。青年笑了,他觉得这件事正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下去:“哟~你很在乎那个梦比优斯啊~”

    “哼~我只是提醒你:那个年轻人经不起吓。万一他出什么事,倒霉的人是你。”

    “你还真是好心~”阿古茹走近了几步,“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不用。”

     眼看他就要离开物理院,阿古茹却只是站在原地微笑着:“周末有空么~?好久没和你真正较量一番了。”

    “无聊。”

    “周日晚上,击剑馆。”他走向电梯,“来不来,随你。哦对了,迪迦找你有事。”

 

    “我究竟是怎么了啊——!”

    梦比优斯独自一人走在校园道路上,自暴自弃地喊出了声。对于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他无法原谅;少年沉浸在后悔和自责中,内心有个声音,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偷听是不对的,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电话?”一阵手机铃声让他暂时缓了过来,“佐菲哥哥?喂,您好......什么?......”

     佐菲副主任竟然问他半小时前为什么没接电话,可他当时根本没听到手机铃声......自己什么时候按下了“拒绝接听”?......尽管心存疑惑,梦比优斯还是选择了撒谎:“抱歉!......佐菲哥哥,刚刚我有点事,所以就......”

    “没关系~是我打扰了你~”最小的弟弟一向认真学习,佐菲想当然地认为梦比优斯在图书馆奋战,不方便接电话。

    “哥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没什么事,就找你聊聊~”

    “哦~哥哥,怎么了?”好奇怪啊......佐菲哥哥怎么突然来找我聊天了?......

    “你最近......和我朋友在聊些什么?”他又补充了几句,“就是龙原来的家人,剑。他有什么奇怪的表现么?......”

    “哥哥,剑工作很忙,我们每天都不怎么聊的......共同话题只有那几个啊......”梦比优斯一一例举道,“龙......不止他,我们会谈各种宠物;嗯......还有跟艺术相关的,比如各自喜欢的音乐家......旅游,风景,美食,人文风情,各国语言......嘶......最近偶尔聊聊家庭教育......哦对了,课程中有不懂的地方我也会问他......剑有时候会说起各位哥哥......他没对你们不满!......”

     你们每天在网上扯到深夜,话题那么多,还叫没怎么聊......佐菲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继续问:“他真的没什么异常?”

    “没有啊......佐菲哥哥,剑出什么事了?......”

    “唉......他这几天很不正常......”教务处副主任扶额道,“希......剑一遇上迪迦就会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就是那种......咳,总之就是很诡异......旁边有人也没用......几分钟前,这情况又发生了......迪迦被他笑得心里直发毛......”

     剑原来是电子工程学院的老师啊......他之所以看到迪迦老师会笑,恐怕是因为那张照片吧......

    “梦比优斯,他真的没有一点反常表现?”

    “没有啊......”没办法,为了戴拿,继续撒谎吧......

    “唉......那家伙依旧深藏不露啊......谢谢你,梦比优斯。不打扰你了,再见。”

    “嗯,哥哥再见。”

     梦比优斯刚结束与佐菲的通话,他的手机又震了起来——这次是盖亚,他在sky上不断发着信息,似乎有急事。

    “梦比优斯!SOS!!!!!(大哭)”

    “出什么事了?”

    “我半路上遇到二哥和赛罗,他们把我扣住了......二哥还要求我跟阿古茹说没空,让他自己去接他的双亲......我现在只能向你求援了......”

    “可我下午还有课啊......”

    “下午三点四十开始上课,现在才两点半!求求你了梦比优斯QAQ把他们送到物理院就行了QAQ很近的啦QAQ不会耽误你抢座位的QAQ改天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想象着好友可怜兮兮的样子,梦比优斯于心不忍:“好吧好吧......盖亚,把阿古茹老师双亲的联系方式给我。”

    “嗯嗯。XXXXXXXXXXX,这是阿古茹父亲的手机号,他们在北校门等着......”

     北校门......早知道不要走那么快了......“我该怎么称呼他?”

    “泰勒斯先生。阿古茹的父亲是牧场主,是个很和善的人,你放心吧~”

    “好的,盖亚,你自己小心。”

    “太谢谢你了!QAQ”

 

     联系上阿古茹的父亲后,他大步赶往北校门;那个方向正好是物理院和电子工程学院的所在地,由于盖亚的突发状况,梦比优斯不得不折返原地......

    “泰勒斯先生,您好!”

    “嗨~这次终于来了个新面孔~”身穿牛仔服的长者向少年脱帽致意,一副随和洒脱的样子。泰勒斯先生面带笑容,亲切地问道,“年轻人,你就是梦比优斯吧?”

    “是。”他点了点头,向两人各鞠一躬,“泰勒斯先生,泰勒斯夫人,您们好。欢迎来到U大学。”

    “喔~是个很懂礼貌的孩子呢!不用这样拘束,随便点~”

    “梦比优斯,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泰勒斯夫人问道,“可以问你一件事么?盖亚在忙些什么?以往都是这孩子来接我们,怎么突然来不了了?”

    “因为盖亚的哥哥来找他,所以......”

    “原来如此。梦比优斯,麻烦你了。”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向物理院的方向指了指,“我现在马上带你们去找阿古茹老师......”

    “不用~”泰勒斯先生一摆手,“阿古茹正在忙,我们就别去打扰他了。梦比优斯,可以带我们去咖啡馆么~?”

     咖啡馆......那儿离教学楼好远啊......虽然内心叫苦不迭,他还是答应了:“可以~请~”

 

    “梦比优斯,跟我儿子一起搞科研,感觉如何啊~?”

     走在路上,泰勒斯先生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少年连连摇头:“不不不!泰勒斯先生,我不是物理院的学生!”

    “那你是?......”

    “我是经济管理学院的大一新生。”

    “盖亚有很多朋友呢~”泰勒斯夫人叹了一口气,“如果阿古茹也能像他就好了......”

    “诶?”

    “没什么......梦比优斯,非常感谢你今天来接我们,请接受我的谢意。喝杯咖啡吧,算我和泰勒斯先生请客~”

    “不用了!......”少年鞠了一躬,向后退去,“泰勒斯夫人,非常感谢您!......我下午还有课,无法陪您和泰勒斯先生!......咦?......”

    他又撞到了一个人。一天连续撞上两人,自己的运气真是太背了......梦比优斯正想转过身去道歉,对方却先开口了:“真是的......走路不看看身后么?”

    “希卡利老师?!.......”

     看到蓝发青年后,梦比优斯不由打了一个寒战。他不敢直视眼前之人:平日里,老师虽然面无表情,细细观察还是能发现眉宇间流露出的心境;可现在的希卡利,全身散发着戾气和杀意,英俊的面孔变得十分可怕,所有人都在避开他——就像听到鬼楼拆除后的那个样子......发生什么事了?......老师为什么会这样?......

    希卡利瞟了一眼泰勒斯夫妇:“阿古茹差使你做这事么?”

    “不......不是这样的!......”他小声解释道,“盖亚临时有事,才拜托我......”

    “你去上课吧,这里有我。”

    “谢谢你,老师。”

     蓝发青年不再理会梦比优斯,他径直走向泰勒斯夫妇,与他们攀谈起来;少年望了他一眼,离开了咖啡馆。

 

    “剑,晚上好。”

    “晚上好。”

     梦比优斯和往常一样,洗漱完后找上了剑;可他发现:今晚,好友话很少,大多数回复不超过十个字......剑看起来很累呢......

    “剑,今天就到这儿吧。晚安~”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只聊这么一会儿?”

    “明明是你不正常......但是......确实如此呢......”他想了想,决定向素味蒙面的网友求助:“嗯......我没问题,是我朋友出了点状况......”

    “戴拿?”

    “不是。”

    “那是谁?”

    “那个人......他平时不太爱说话,但是人很好的!今天下午,我在咖啡馆偶然遇到了他,我觉得他......好可怕......”

    对方没有回复,梦比优斯便继续发送消息:“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我不想看到他这样......我们明天就会碰上......剑,我该怎么办?”

    “少管闲事。”

     数分钟后,他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回复。然而,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你把老师当朋友看,还这么关心老师,老师很高兴。”

    “不过,老师的事,你这个学生不应该管。”

    “对老师而言,你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

    “剑和希卡利老师的关系很好呢......”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梦比优斯十分纠结,“剑也好,阿古茹老师也好,每一位长辈都不希望我知道希卡利老师的过去......但是,阿柏老师为什么会主动与我说起这些......我好久没见到她了呢......”

    “怎么不说话?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没有没有~”他回道:“剑,我在想......这周日就是平安夜了,你周六有空么?我想当面送你圣诞礼物~”

    “不用,我周六没空。”

    “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

    “结果还是这样呢......有了!”少年灵机一动,想出了办法:“这样吧~剑,我把礼物直接邮寄到电子工程学院吧~”

    “-_-|||你......我服了你了......好吧好吧,你想送就送。”对话框里马上又跳出一句:“对了,为什么要寄到电子工程学院?”

    “你不是电子工程系的老师吗?(⊙_⊙)?”

    “-_-|||谁和你说的?”

    “你最近不是一看到迪迦老师就笑么?(⊙_⊙)?”

    “物理院和电子工程学院离那么近,经常遇到迪迦不可以么?”

    “剑是物理院的老师?!......那我应该填写U大学物理院......”梦比优斯还沉浸在惊愕中,对方已经连发两条信息了。

    “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

    “是佐菲吧?”

     佐菲哥哥,对不起......“是......”

    “把你宿舍的地址告诉我。”

    “诶?”

    “礼尚往来。我也送你点什么吧。”

    “ヾ(o◕∀◕)ノヾ太谢谢你了!我的地址是......”

 

     结束与剑的谈话后,梦比优斯无比高兴;他期待着周末的礼物,也不断想象剑收到礼物后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少年希望好友就是现实中的老师;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想。

    “我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啦~希卡利老师一定不是剑......他哪有剑这么和善,这么会说话......明天就能见到老师了......”

                                                                                                      未完持续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