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8(CP:希梦)

友情提示:人物性格OOC,剧情中二无比,慎入。以及,转载请标明。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三人众已上线,支线已开启,故事风格即将进入过渡期- -)

更新时忘记补上这张图了,很抱歉。感谢微博ID:towellll_意大利炮 ,鬼木大大的授权~



     十二月中旬,G市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飘洒而下,大地渐渐被白雪覆盖;银装素裹的世界并非寂静无声,人们活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为生活而努力。同样是一片银白的大学校园内,学生们依旧朝气蓬勃,迎接每一天。

    “外面一定很冷......真不想离开被窝......但是,好饿啊......我该怎么办......”挣扎多时,赛罗不情愿地坐起身,睡眼惺忪地打了一个哈欠,“我还是起来吧......啊哈......梦比优斯啊......你起那么早干嘛......今天上午一二节又没课......”

    “我去占座~赛罗,我先出发啦~早饭放你桌上了,趁热吃~”

    “喂等等!......嘿嘿~”头发乱作一团的少年笑了,他披上外套后下了床,“梦比优斯,太谢谢你了!今天的午饭我请你吧~嗯~?谁这么早打电话......老爸?!喂~老爸,我起床啦!哎呀我会去上物理课的!......”

     与父亲的短暂通话结束后,赛罗慢悠悠地洗漱完,边吃热狗边换着衣服:“嗯~是我喜欢的番茄酱!还有不加糖的奶咖~今天中午就请梦比优斯吃他最喜欢的咖喱饭吧!不过......这家伙最近好奇怪啊......每天晚上不知道跟谁聊得很开心,起码到十一点,第二天去占座......他该不会是网恋了吧?!我得把这事告诉泰罗叔叔!......”

    “不行不行......”他仔细考虑一番,放弃了,“还是先搞清事情真相吧......如果再像上次那样......真要被老爸他们打死了......”

 

    “好冷啊......”梦比优斯穿着暗红色的厚外套,快步走向教学楼。风雪交加,没带帽子的他只能顶着寒风前行;少年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教学楼,远离寒冷。

    “不行......越跑风越大......哇!......对不起!......”梦比优斯差点迎面撞上一人,道歉同时,他不由在心里默默吐槽:难道自己天生就容易撞人吗?......

    “梦比优斯,没关系啦......”柔和的声音传入少年耳中,光听他说话就让人觉得无比温暖,“你这样努力,很值得称赞!”

    “您是?......迪迦老师!早上好!”

     青年向梦比优斯微笑着,点了点头。他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带帽棉衣,毛茸茸的白色毛领看起来格外暖和;灰色围巾遮住了他的下巴,然而男子的英俊丝毫没受之影响。他的笑容格外温暖,仿佛可以融化冰雪;帅气的脸庞,得体的服饰,再配上温和的笑容,用“俊美无俦”来形容眼前的暖男毫不为过。

    “早上好。梦比优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正要去上希卡利的课?”

    “是。”

    “唉......”迪迦叹了一口气,“两周前的事一直是我的心结......虽然希卡利说没关系,但我还是觉得过意不去,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向他好好赔罪。梦比优斯,那件事你也遭到了牵连,我替戴拿向你道歉了。”

    “老师您别这样!......”他连忙鞠躬,“该道歉的人是我!我没及时阻止戴拿......”

    “别自责,要怪就怪我没管教好这个弟弟......外面太冷了,快去教学楼吧~”

    “嗯,谢谢老师!告辞了。”

    “再见~”

 

    “迪迦老师刚刚在和那个小男生说话诶!”

    “老师笑得好温柔啊!”

    “好羡慕——!”

     才走出没几步,少年便听到了女生们的窃窃私语;看着她们妒忌的目光,梦比优斯不禁感叹迪迦的个人魅力:他是电子工程学院年轻的工程师,业绩优秀,前途一片光明;除此之外,迪迦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是U大学公认的男神之一。作为偶像,他并非像希卡利和阿古茹那样高冷,而是平易近人——他拥有如此高的人气也就不奇怪了~

    “迪迦老师......盖亚......希卡利老师......他们都好了不起啊......我一定要努力!”

     这样想着,他加快步伐奔向了教学楼。

 

    “嗯~?谁大清早就在sky上敲我?”赛罗正打算去上物理课,一阵系统提示音让他停下了脚步,“是戴拿啊......语音通话?!有急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通语音后,戴拿震耳欲聋的笑声传来,并且持续不断;赛罗吓了一跳:“你有病啊?!笑什么笑?!”

    “赛罗!......哈哈哈!......我......我......我找到......哈哈哈!......”戴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应该已经笑哭了......什么事让他这么开心?

    “别闹了!”赛罗关上了宿舍门,“有什么事一会儿在物理课上说!”

    “别!......别——!”戴拿吼了一声,“我给你看样东西!......”

    “图片?......看看......哇哈哈哈哈哈!......”

     少年按下了接收选项,片刻之后,他的笑声响彻整个宿舍楼......

 

    “哈呼......终于到了......”

     梦比优斯来到教室,坐在第一排正中间;他拿出教材和笔记本,静候希卡利的来到。期间,他一一向踏入课堂的同学们问好,与同伴们聊了起来。

    “你总是那么早。”杰斯提斯一脸淡漠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在网上挂到深夜,第二天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你是神吧?”

     少年尴尬地笑笑:“不是啦~我也没聊到很晚......”

    “梦比优斯,你最近一直和龙原来的家人聊到很晚?”

     他大吃一惊:“高斯,你怎么知道?......”

    “你在Twitter上转发了很多‘剑’的照片——那些都是跟龙相关的~看来我猜的没错呢~”

    “‘剑’的脾气应该和高斯差不多吧~”杰斯提斯低下头,翻着书,“与谁都聊得开......”

    “我不清楚......”回想着与剑的对话,梦比优斯陷入了迷茫,“剑是个很奇怪的人,不是脾气古怪。从聊天风格来看,他应该是个比较严肃的人;佐菲哥哥也说剑工作很忙,我想他不会喜欢社交软件的.....可我每晚从图书馆回宿舍后给他留言,剑一定会回复......”

     高斯笑笑,打趣般地说道:“看来剑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呢~”

    “也许吧.....一开始,我们只是聊龙,后来话题越聊越多......真的很奇怪啊......剑明明很少发表情,说起话来正儿八经的,我却和他聊得很开心......没有语音和视频或许很困难,可一看到他出现我就很高兴,许多烦恼都忘了......”说着说着,少年的脸红了,“有一次,我开玩笑地说了句:希望能像从前一样,天天看到龙。那之后,剑竟然每天都发视频给我,双休日甚至会一天发几段......这样太不好意思了!......我向他道歉,可剑还是坚持这么做......我是不是严重打扰了他的生活?......”

    “梦比优斯......”沉默许久,杰斯提斯满脸黑线地总结了一句,“你这是网恋的节奏。”

    “噗!......”高斯笑个不停,“梦比优斯,你想太多了啦~工作再忙,人家也要有娱乐时间啊~”

    “还有一件事......我很担心......”红发少年补充了几句,“剑就是扎姆夏老师宿命的对手......我们去灵异社的那个周日,他们决斗了......扎姆夏老师不小心闪了腰,战斗半途而止,他们约定改日再一决胜负......扎姆夏老师是我的恩师,剑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出事......”

    “他们的武器是木剑。”三名学生的面前突然传来一个语气古怪的声音,“而且,谁规定决斗就要争个你死我活......”

    “希卡利老师?......老师您怎么会知道当天的情况?”

    “听说的。”身着深灰色长大衣的青年注视着梦比优斯,嘴角微微抽搐,“我知道你非常关心老师和朋友,但是你为什么总喜欢脑补过度,自己吓自己?我可不想再看到你莫名其妙地晕倒。”

    “是......”

     在高斯和杰斯提斯的轻笑声中,梦比优斯低下了头;希卡利正准备走向讲台,却因一阵夸张的笑声停止了前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赛罗靠在教室门上,看起来一副浑身无力的样子;然而,他依旧大声笑着,“艾玛!......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这个白痴又怎么了?......”杰斯提斯皱皱眉,“大清早发什么疯?......”

     高斯观察了一番,他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赛罗该不会吸入笑气了吧......可我记得他今天上午一二节没课啊......”

     希卡利俯瞰着梦比优斯:“你们经管学院需要学基础化学么?”

    “不......不需要啊......”梦比优斯觉得老师非常可怕,尤其是他的双眼,一股股杀意直射而出,令人不寒而栗。他不敢直视希卡利,结结巴巴地回道,“我们......我们没有化学课......”

     或许是意识到学生十分紧张,希卡利的语气缓和了点:“所以你们也没有基础化学实验课,不可能接触到危险化学品,对吧。你和他住一间寝室,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我离开寝室的时候,赛罗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不对......难道是恐怖袭击?!”

    “恐怖袭击用笑气?多动动脑子,别胡思乱想......看来你朋友是在路上出了点状况。再过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我不能放任他影响其他学生。”他拿出手机,“你去劝劝,没用我就通知赛文。”

    “是!......”

    “赛罗你看到了没?!......哈哈哈!......看一次笑一次啊哈哈哈哈哈!......”

     梦比优斯尚未离开座位,戴拿便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他“咚”一声撞到了教室门,随即踉踉跄跄地走向赛罗;金发少年颤抖着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了对方肩膀。只见他一头埋在哥们胸口,狂笑不止。

    “我当然看到了啦!......别这样......其他人要误会的......”赛罗想把戴拿推开,但他毫无力气,“你小子!......想笑死我啊?!......哈哈哈!......你从哪儿搞到的?!......”

    “走走走!......”戴拿扶着他,两人一起走向后排,“我跟你慢慢说......”

    “哎哟......笑得走不动了......”

     两位好友泪流满面的样子令梦比优斯大吃一惊,再看看希卡利愈加可怕的气场,少年决定去帮他们一把,顺便问问究竟出了什么事;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惊呆了——

    “不用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梦比优斯耳边响起,他似乎知道少年想做什么,“我会解决的。”

     说完这句话,希卡利风驰电掣般地冲到赛罗和戴拿面前,一人一招打晕了他们;青年拎起两名昏迷的学生,走向最后一排,把他们扔在了座椅上。完成这些动作后,他在一片寂静中慢慢走向讲台。

 

    “我没看错吧......”奈欧斯僵在原地,小声问道,“赛罗和戴拿被老师撂倒了......”

    “希卡利老师......太帅了!......他真的好为学生考虑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不稳定因素,为大家创造良好的听课气氛!......老师!......”

    听了这番话,奈欧斯整个人都石化了:“纳伊斯......你不觉得老师很可怕么?......还有你浑身的粉红气息是怎么回事......”

    “哼!每次遇上不是忘吃药就是吃错药,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点......”上课铃响了。希卡利环视四周,清了清嗓子,“这件事到此为止。上课。”

    “老师的解决方法也太简单粗暴了吧......”高斯还没缓过来,依旧保持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刚才的举动万一被传到网上......”

    “那两个白痴先影响大家上课,希卡利老师这么做完全没错。别管了,安心上课吧。嗯~?”看到梦比优斯还在发愣,杰斯提斯推了他一下,“喂!你还站着干嘛?!完了......老师盯上他了......”

    “你,坐下!上课!”

     怒斥也未使少年反应过来,希卡利走到他面前,刚想做什么却又停止了;看着愣在原地的学生,青年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自己后低声说道:“这件事我不会告诉赛文和迪迦的。梦比优斯,坐下吧,上课了。”

    “啊?......是!......”

     梦比优斯在一片哄笑声中坐下,物理课就在平静的气氛中结束了。下课后,他立刻奔向最后一排,查看好友状况。

 

    “赛罗!戴拿!你们醒一醒啊!”

     大声喊,使劲晃,掐人中——两人在梦比优斯手忙脚乱的“救助”下醒了过来。他们眼神迷离,摇头晃脑,挣扎两三下后又扑倒在课桌上。赛罗和戴拿显然没有缓过来,依旧是云里雾里,神游天地外的状态。

    “唔......好疼......刚刚谁打我......”

    “我好像看到了那个讨厌的阿古茹......”

    “你们刚刚笑晕过去了......”为了不给希卡利老师带来麻烦,他撒谎了,“其他同学把你们扶到这里的。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会笑成那样?......”

    “嗯~!哈哈哈哈哈!......”

     几秒后,两人又笑得前俯后仰,赛罗甚至狠狠拍着课桌:“没想到迪迦老师也会有那种造型!哈哈哈哈哈!......”

    “我说我大哥混过黑社会,你还不信!”

     什么?!......迪迦老师曾经是黑社会的一员?!......听到这句话,梦比优斯惊呆了;他一直坐在那里,赛罗和戴拿离开了也没察觉。回想着那些充满善意的鼓励,少年无论如何也无法把温文尔雅的老师与恐怖的黑帮联系在一起;他的心里出现一个牵着恶犬纽波利顿的黑衣迪迦,却又一遍遍默念:这不是真的吧......

 

    “梦比优斯?.......梦比优斯!”

     一声呼喊让他回到了现实。现在是晚上八点半,他在自己的家里。与家人一同用完晚餐后,梦比优斯便回了房;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泰罗竟然在几小时后以送水果为理由走了进去......一进门,他便看到弟弟盯着电脑发呆;惊愕之余,泰罗连忙把少年喊醒。

    “梦比优斯,你没事吧?......”黑发青年走到他面前,担心地看着少年,轻轻问道,“回家后你就一直魂不守舍,发生什么事了?”

    “哥哥......”梦比优斯慢慢转过身,迟疑地看向泰罗:要直接问哥哥吗?......万一迪迦老师对所有人隐瞒了真相,我说出去,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全毁了......我该怎么办?......

    “今天你只有一节物理课......难道是希卡利?!告诉哥哥!他怎么为难你了?!敢欺负你,我去找他算账!”

    “不不不!......”他连连摆手,还一个劲地摇头,“与希卡利老师无关!.......”

    “真的?”

     看泰罗的神态,他应该很难再相信梦比优斯说的话了;青年直盯着自己弟弟的双眼,巴不得把他看穿。在可怕眼神的压迫下,少年勉强说出了内心的困惑:“哥哥......我有件事想问你......”

    “这才对嘛~!妈妈准备了水果,我们边吃边聊~问吧!”泰罗剥开了一片柚子,打算边吃边听。

    “哥哥,如果你的朋友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你会怎么看他?”

    “梦比优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少年的话把泰罗问懵了,他思前想后,猜不透自己的弟弟被什么困扰,“难道你和朋友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不是......但是......算是与这个有关吧......”

     梦比优斯摇摇头,马上含糊其辞地又承认了,弟弟的反常令泰罗更担心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梦比优斯,你看到了什么?”

    “这么说吧......哥哥,如果你有这样一个朋友,他在大家心目中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却有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你会怎么看他?”

    “听这话......你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啊......柚子剥好了~梦比优斯,你先吃~”随后,泰罗托住下巴,认真地思考起来,“让我想想该怎么回答......”

    “谢谢......”他把柚子塞进嘴里,小声嘟囔,“其实是哥哥你遇到了麻烦......”

    “嗯~?你说什么?!”虽然只是一小声,泰罗还是听到了。黑发青年立刻摆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梦比优斯,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遇到了什么麻烦?!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人在背地里说三道四?‘不就是校长的儿子嘛,没有他爹他能混到这份上?’这种话我听多了!人嘛~总有妒忌心的,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避免不了,别在意!......呃......梦比优斯啊,可以告诉我是哪个家伙这么说么?......放心~我不会打他的~你看,我很淡定!我吃苹果!......”

     泰罗完全搞错了事情缘由,还一脸狰狞地啃着苹果,梦比优斯不能坐视误会继续加深。他好不容易咽下柚子后将真相和盘托出:“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戴拿说迪迦老师是黑社会成员......”

    “噗——!咳咳!......”刚刚还脸部扭曲的泰罗瞬间笑喷了,他一口苹果全部吐出,咳嗽不止,“梦比优斯你别动......我一会儿来打扫......”

     少年轻轻拍着泰罗的后背,帮助他恢复:“哥哥没事吧?......我果然不该说的......”

    “谢谢你梦比优斯~我好多了~”弟弟一脸愧疚,泰罗有些过意不去,他摸了摸少年的头,“没事啦~你愿意和哥哥交流,哥哥很高兴!”

    “哥哥......你怎么看迪迦老师?......他以老师的身份作为掩护,其实......”

    “啊哈哈哈哈哈~梦比优斯啊~冷静下来,听我说。”泰罗摇了摇头,随即释然地注视着自己的弟弟,时不时做着诸如拍胸脯和摊手的动作,“首先~戴拿在胡说八道,迪迦和黑道一点关系都没!因为希卡利的事,迪迦狠狠惩罚了他,这混小子肯定怀恨在心,到处散播谣言;其次,谁都有黑历史~俗话说得好,人不中二枉少年,你哥哥我都有年少轻狂的时代,更何况是迪迦?对于朋友不光彩的过去,我们要做的是包容和接受,而不是怀疑和指责,不然怎么能说是朋友呢~?放心吧~迪迦可是接受过你早田哥哥的谆谆教诲,绝对是个好人!”

    “这么说......哥哥你还是相信迪迦老师,把他当做朋友?......”

    “当然!我们可是朋友啊!”青年边回答边走出了房间,“梦比优斯,我先把这里打扫一下,待会儿再聊~”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谈话在祥和温馨的气氛中进行着;兄弟俩看似都敞开心扉说话,可梦比优斯还是隐瞒了赛罗和戴拿在物理课上的表现。

    “就是这样!梦比优斯,别想太多啦~”夜已深,泰罗决定不再打扰弟弟休息,他为少年整理出了换洗衣服,朝外指了指,“冲个澡,放松心情~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忘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啦~”

    “嗯,谢谢哥哥。”

    “对了,最近你一直在网上和龙原来的家人交流互动,哥哥知道你和他聊得很投缘,但别太晚~有机会的话,请他带着龙来做客吧~”

    “哥哥,其实我邀请过他......”一说起龙,少年有些失落,“但他总说自己工作忙,没时间......”

    “真是的!这种状态怎么好好照顾龙啊?!改天我让佐菲哥哥想办法把龙接回来!梦比优斯,早点休息,明天见!”

    “哥哥,晚安。”

     从浴室出来后,梦比优斯唤醒了休眠状态的电脑;屏幕亮起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查看sky:也许这一次,剑主动给他发消息了?

    “果然是我想多了......”少年的表情从期待变成了失望,双眼光彩一黯;他低下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和往常一样,除了龙的短视频,剑没有说一句话。

    “向他说声晚安吧......洗澡洗得忘记时间了......”梦比优斯的双手在键盘上慢慢打字,他一句一句发送:“剑,谢谢你。”

    “今天你出现得很晚啊。”

    “晚安”二字尚未发送,对方便回复他了。梦比优斯庆幸自己没有轻率地结束谈话,他一下子精神了起来:“抱歉!我和家人聊了很久,所以来晚了......”

    “没事。”

    “你和你的家人相处融洽,真好。”

    剑连续回复了两条,梦比优斯并没在意;他问起了龙,也提到了音乐家出的新专辑,两人在网上的对话轻松愉快,仿佛是对一天压力的纾解。

    “我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

    “你的两位朋友在物理课上表现反常。”

    “我的天!......希卡利老师啊......说好的‘不在网上吐槽’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去哪儿了?......”梦比优斯一脸尴尬地问道:“(疑问)不正常?......有吗?......”

    “问你啊!我怎么知道你朋友出了什么事?!”

    “还好......老师没说具体情况......”他想了想,回道:“他们没事啦~”

     没想到屏幕上竟然跳出了这样的回复:“别想糊弄我。今天物理课上发生的事,其他老师也许被瞒着,我可是一清二楚。”

    “原来剑是希卡利老师的朋友......刚刚那句......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一股股怒气......老师把他当发泄对象了吧......”少年托腮,不知该回什么,可对方接下来的话着实把他吓到了。

    “-_-|||原来那个戴拿到处造谣说迪迦是混黑道的......”

    “诶~?!你是怎么知道的?!”梦比优斯喊了一声,问道:“啊?......”

    “啊什么啊?不是你跟泰罗说的吗?!现在他在群里吐槽这事呢!我看那小子又要被迪迦修理了。”

    “我怎么忘记让泰罗哥哥保守秘密了!......戴拿,对不起!”预感到自己闯了大祸,他打算先探探迪迦的反应:“〒▽〒剑,迪迦老师有说什么吗?”

    “他没在线。群里消息多,迪迦又是那种懒得爬楼的类型,估计一时半会儿看不到。”

    “太好了......”

    “哪里好了?!马上让你朋友停止作死!否则谁都救不了他。”

    “〒▽〒嗯嗯!”

 

    “戴拿,你现在在线么?”联系好友的同时,梦比优斯也在询问迪迦的情况;为防止错屏,他在手机和电脑间来回看,手忙脚乱地打着字。

    “哟~✧(≖ ◡ ≖✿)梦比优斯啊!有什么事?”

    “今天物理课结束后,你说迪迦老师是黑社会成员......(尴尬)戴拿,别乱说了,万一老师知道,你又要挨打了......(汗)”

    “我没胡说!我可是有真凭实据的!(认真的凝视.jpg)”

    梦比优斯看向电脑:“剑,戴拿回复我了,看样子......他好像有证据?......”

    “让他把所谓的证据给你看看。别告诉他泰罗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于是他又拿起手机:“戴拿,你很笃定啊......发现了什么?可以给我看看么?”

    “可以啊~今天本来就要给你看的,结果笑得忘了~”出乎意料,好友一口答应,“不过~你得替我保密!”

    “我会的。”

    “这张照片我只给盖亚,赛罗和你看,别外传哟~”

     戴拿发了一张图片,梦比优斯迫不及待地点开了;图片尚在加载,少年一手摁着手机屏幕,一边先和剑说明了情况:“他把照片发给我了。”

    “嗯。”

    “诶~?!”下一秒,他和剑的对话框内突然出现一张图片,其内容一言难尽:冬天,路上积满了厚厚的雪,可靠坐在摩托前的两人穿得很少,尤其是那名少年,竟然只穿着一件皮草外套!他将长发染成紫色,戴着墨镜,耳环耳钉悉数具备,一脸放荡不羁的笑容;少年高举喷过漆的球棒,敞开胸怀面对漫天风雪,展示自己的胸肌和腹肌......

    “我去我手滑转发给剑了——!”梦比优斯双手抱头,“怎么办?......来不及撤回了......”

 

    “......这就是......证据么......”

     少年觉得另一头的剑此刻说起话来无比艰难,可他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接下来,平日里淡定处事的剑爆发了——

    “没人告诉你们未经允许不能随便发别人的照片吗?!”

    “看清楚!这是暴走族,不是黑社会!”

    “要是这都能被称作黑社会,那我就是校长!”

    “下次别毫无征兆地发这种照片!”

     连续四句感叹号结尾,可见对方有多生气......梦比优斯连打了好几句“对不起”外加一堆赔罪的表情:“我刚刚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剑,你没事吧?......”

    “我刚刚在喝水,你害我喷了一屏幕!龙都被吓到了!”

    “(゚Д゚≡゚Д゚)实在是很抱歉!(鞠躬)”

    “咳咳......”青年擦拭着电脑屏幕,“今天下手太轻了......那个戴拿果然欠揍......”

     此时,对话框里跳出了一句:“剑......你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气么?......”

    “真是的......我得把这里弄干净啊......差不多了。”他的双手重新回到键盘上:“=_=我在整理电脑桌......都是水让人怎么打字?”

    “〒▽〒对不起......”

    “别道歉了,散布谣言的又不是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迪迦,让你朋友做好准备。”

    “w(゚Д゚)w请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他发出一声冷笑,继续打字,“那小子侵犯别人隐私权,还损害他人名誉——如果是我,我就把他送上法庭。”

     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开玩笑。”

    “只有我和赛罗看到了这张照片!戴拿没对其他人说这件事!”

    “(¬_¬)因为你,我们全知道了。”

    “这......”梦比优斯垂头丧气,“对呢......泰罗哥哥在他的朋友群里说了......所有老师都知道了......是我的错......”

    “迪迦居然还没上线......看来他今天不会出现了。”

     绝望之际,对方给了他一个机会:“我看到迪迦上线之前,劝你朋友向他道歉。”

    “〒▽〒太感谢了!”

    “我工作很忙,只有晚上能上线。能不能救你朋友,看你了。”

    “谢谢!剑,我先去和戴拿说说,一会儿继续!”

    “嗯。”

 

    “什么?戴拿他......这混小子!(╯‵□′)╯︵┻━┻”

    “迪迦,消消气啦(汗)”

    “骂他两句就够了(汗)”

     群里众人纷纷安慰迪迦,他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发送任何消息:“希望你弟弟别再作死了~不过......照片上的少女......她的装扮似乎在哪里见过......还有这背景......哼~没错了,应该就是她。”

 

    “大姐......这就是传说中的U大学鬼楼么?”

    “好......好可怕......站在校外都觉得阴风阵阵......”

    “啪!啪啪!......”

     他们不说话了,乖乖看着皮鞭狠狠抽向地面;雪花飞溅,鞭打声在安静的黑夜中格外清晰响亮。远远望去,性感火辣的挥鞭者披着一件金棕色皮草大衣,尽显女王风范。她帅气地收回武器,迎风而立:“废物。区区一栋废楼而已,怕什么?!”

    “可是......里面真的有鬼啊......”

    “管它是人是鬼,谁都抵挡不了建筑器械。”她用鞭子指了指前方,“哼~新年钟声响起,就是这栋大楼彻底消失的时候!”

    “大姐......我听说这栋楼拆了好几年都拆不掉.......”强壮的男子说起话来居然瑟瑟发抖,“每次施工都会有意外发生......最后终止工程.......”

    “所以要靠你的施工队了,达拉姆。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还像是队长吗?!给我打起精神来!开工的那天我要亲自来监督你!”

    “是......”

    “大姐......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嗯~今天high够了。”她带上头盔,将一头飘逸金发和极美的容貌隐藏了起来,“希特拉,下周二我要看到你的设计稿。”

    “没问题!”

     发动机轰鸣,摩托车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中;片刻后,达拉姆拉住了瘦长男子:“希特拉,你等等......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快问!天冷,我想早点回去......”你这黄鱼脑子,我还要赶稿呢!

    “大姐貌似很讨厌鬼楼啊......你知道原因吗?......”

    “我哪知道?!你自己去问大姐,我先走了!”

    “大姐刚才那副样子,我敢问吗?......”他回望了一眼鬼楼,“越看越可怕......冬至快到了,我还是回家吧......”

 

    “鬼楼......”

     寒风吹彻,刺骨冰冷不断钻入她的内心;触景生情,数年前的那个冬天在女子眼前浮现——比她生命中任何一个冬天都要苍白,令人绝望......

    “哼~居然又想起了你。”

     锁上摩托车后,她自嘲着,独自一人往公寓走去。回到房间后,女子一眼便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照片;她不禁叹了一口气,微微苦笑:“如果当时没有怂恿你去那里,我们现在会怎么样呢~?......迪迦......”

                                                                                                       未完持续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