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7(CP:希梦)

友情提示:人物依旧OOC,剧情依旧中二无比。慎入

(龙:宝宝心里苦,但是说不出QAQ)

转载请标明,谢谢。

    “佐菲哥哥,这就是当时的情景......作为指导员,不,身为梦比优斯的哥哥,我需要一个解释!......”

    此时,教务处佐菲副主任的办公室内聚集了一大群人,有学生有老师。听完泰罗激动的叙述后,没人敢开口——枪打出头鸟,谁先说话谁就准备挨骂吧......

    “指导员......你误会了......”

    “梦比优斯你别说话!”泰罗狠狠地盯着坐在佐菲办公桌前的某人,“我倒要看看,他们嘴里会吐出些什么说辞!”

    “泰罗......冷静......”佐菲勉强喝了一口咖啡,“先听我说,可以么?”

    “嗯!”

    “今天下午,我接到了阿古茹的电话。”教务处副主任环视周围,微微一笑,“他说:有两个学生晚上去鬼楼探险,遇上希卡利,把他当成了鬼。为此,他们终日惶惶不安,所以听从了法依塔斯的建议,选择在今天为希卡利驱鬼。赛罗,戴拿,我没说错吧~梦比优斯知道这件事后赶去阻止他们,才有了泰罗你看到的那一幕。老师们到现场后,有些学生逃了;不过,几个主要的肇事者还是被带到了这儿,谢谢你们。”

    “怎么又是那个阿古茹......瞧他这幅嘚瑟的样子......太讨厌了!......”

    “梦比优斯一定把这事告诉了盖亚,所以......”

    “你们两个别交头接耳!”梅洛斯怒吼道,“一会儿有你们好受的!”

    可惜,佐菲说的话,泰罗一句都没听进去:“梦比优斯,这是真的吗?!如果有什么不对尽管说,但也别替某些人开脱!”

    “副主任,您刚才说的......有些不对......”少年低着头,支支吾吾地不敢说。

    “有不对的地方?!说出来!哥哥替你做主!”

    “各位老师,其实......其实当天晚上和赛罗一起去鬼楼的人是我......”

    “什么?!”此话一出,除了希卡利,所有老师都愣了。泰罗的嘴巴张得特别大,他不敢相信一向听话乖巧的弟弟竟然去了禁地,“梦比优斯,你刚刚说什么?!你去了哪儿?!”

    “鬼楼......”

    “不可能!”泰罗重重拍了一下办公桌,“那片区域的大门被锁了,你是怎么进去的?!”

    “翻墙......”

    倍感震惊的指导员仿佛遭了雷劈,他直接瘫坐在椅子里,半天没说一句话......

     梦比优斯向所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不应该隐瞒真相!那天晚上,我和赛罗进入鬼楼后走上两楼,遇到了希卡利老师......赛罗捡到一张十年前的照片,他发现老师和照片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们就觉得老师是鬼......”

     哦~有趣~太有趣了......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阿古茹忽然笑了:“梦比优斯,没想到这场闹剧还有你的参演部分啊~来~告诉我们,你什么时候知道你误会了希卡利?”

    “去了鬼楼后的第二天下午,我在物理课上看到了希卡利老师......当时我实在是太害怕了......可能因为这个,我晕了过去......”

     佐菲一直端着杯子,咖啡凉了才喝一小口:“原来这才是你晕倒的真相......”

    “是......”梦比优斯又向泰罗鞠了一躬,“对不起。那天晚上,为了确认我看到的是不是鬼,我向您打听了希卡利老师的事......之后的两周,我一直在调查老师......结合泰罗指导员说的话,我知道老师是真实存在的活人......”

    “嗤!......”端坐在佐菲面前的蓝发青年捂住嘴,转过身去;他的肩膀不停地微微颤抖,多次克制笑意失败......

    “你笑什么?!”泰罗一跃而起,爆发似的开口了,“就算这件事他们错在先,你为什么要吓唬梦比优斯?!你小子一定是故意的!看着梦比优斯被吓傻的样子很爽是吧?!”

    “泰罗......冷静......”

    “哦~”阿古茹长长地叹了一声,“这么说~你和今天的事没关系咯~”

    “不......”梦比优斯摇了摇头,“赛罗和戴拿误会老师,并作出一系列违反校规的事,我有直接责任!......如果我能让他们知道真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果然是这样啊......”少年尚未说完,副主任办公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是学校咖啡吧老板,杰克。他看了看众人,一脸无奈,“赛罗去了鬼楼,才会把你当成鬼......”

     阿古茹双眉一挑:“杰克,下午好。听这话~你好像也知道些什么?”

    “是啊......梦比优斯出事的那天下午,赛罗,戴拿和纳伊斯来我这儿坐了一小时,讨论新的物理老师是不是鬼......他们不知道,希卡利也在咖啡吧......他听完学生的讨论后就替他们结了账......”

    “什么?!”纳伊斯双手捂脸,“天啊!......怎么让老师看到了那样的我!......”

     赛罗和戴拿一起张大了嘴:“不是吧......是他结的账......”

    “这家伙居然在我们附近......并且就这样听了一下午......”

     赛文扶额:“杰克......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希卡利不让说......”杰克发现赛文神色不对,马上补充了一句,“他说他会解决这件事的......”

    “结果是~这家伙什么都没做,任由那帮学生胡来。”阿古茹瞟了梦比优斯一眼,“从头到尾都是这个年轻人在为希卡利解释,他们不相信也是合情合理~”

    “希卡利......”佐菲艰难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早点把话说清楚......”

     蓝发青年面向所有人,他已经恢复到平日里冷冷的样子:“我认为凭这些学生的智商,一定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认知;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一错再错。从一开始的上课念经到后来以大蒜为主食,最后为我驱鬼......”

    “胡说!”赛罗大声反驳,“十年过去了,你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变,还跟那张照片上的你一个样?!”

    “老师保养得好。”

    “纳伊斯你够了!”戴拿也吼了起来,“你是科学家......科学家的身手不可能这么好!”

    “人不可貌相,老师说不定还有更让你意想不到的技能~”

    “咳咳!......”梅洛斯清了清嗓子,“老师在说话,学生别插嘴!对了!戴拿,你刚刚说希卡利的身手好?......这是怎么回事?!”

    “呃......这个......”

    “他们两个今天莫名其妙地来找我切磋,我就陪他们打了几下。”希卡利看了看法依塔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分散我的注意力,让灵异社成功驱鬼。”

    “你们竟然敢殴打老师?!......”赛文的声音中除了惊讶,还有愤怒,“我一定要让佐菲副主任好好惩罚你们!”

    “等等!还有件事没搞清楚呢!”泰罗打断了赛文,他继续盘问希卡利,“赛罗和戴拿是为你驱鬼,梦比优斯怎么会出现在枫叶林?!难道是你通知他来为同学收拾残局?!”

    “指导员,不是您想的那样......有人告诉我希卡利老师在枫叶林遇到了麻烦,我才赶过去的......混乱中......我不小心撞倒了老师......”

    “我草!......咳咳!你们刚刚什么都没听到,是不是?!”泰罗转而看向梦比优斯,“告诉哥哥,是哪个爱管闲事的渣渣让你去的?!自己怂包一个不敢去劝架,把皮球踢给你,算什么?!”

    “我......我......”少年低着头,手心不断冒着冷汗:不行......绝对不能供出阿柏老师......她一定会被质问为什么不早点通知哥哥他们......

    “当时有几个学生在场,他们认为我和灵异社的在彩排节目,之后离开了枫叶林。”关键时刻,希卡利替他解了围,“你一定是遇上其中几个,‘不小心’听到他们说起我了吧。”

    “是......”这句回答轻得仿佛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既然如此,事情就好办了。”蓝发青年站起身,侃侃而谈,“首先,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有责任;其次,目睹下午闹剧的学生,除了知情人,其他都认为这只是一场蹩脚的演出。这件事既没造成不良影响,我也没收到伤害;佐菲副主任,别为难这些学生了,就拜托在场的诸位老师把他们带回家,好好教育吧。”

    “这......这似乎不太妥啊。希卡利,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殴打老师可是严重的违规违纪,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关系。”希卡利活动了下手腕,“如果这三个学生还不服管,我可以私底下请他们到我的办公室去谈谈。”

     赛文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佐菲制止了:“我采纳希卡利的意见,这件事到此为止。梅洛斯,赛文,迪迦,麻烦你们了。”

    “老爸......你的眼神好可怕啊......还有大师父和小师父......你们也要一起么?......”

    “大哥......你怎么看起来像是大了一圈?......那个......你不是说在早田教授面前不会展现暴力么?......他在诶......这样不好吧......”

    “很抱歉。”赛文,迪迦,雷欧和阿斯特拉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保证: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走!回家!”

 

     老师和学生陆陆续续离开了佐菲的办公室,还剩个别几个留着。气氛依然微妙,没人敢劝阻梅洛斯。

    “法依塔斯......”浑身肌肉的体育部主任盯着自己的弟弟,大声训斥,“说了多少次,打了多少次;虚心认错,屡教不改!说!我该怎么收拾你?!”

    “我做的没错!”法依塔斯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同样竭力为自己辩解,“希卡利前辈老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一定是中邪了!十年了......再深的执念也不会持续十年!......”

    “闭嘴!”

    “我就要说!......冰山,性情古怪,喜怒无常......前辈,这是大家对您的评价啊!......我不想看到这样的前辈!我希望前辈能像奥拉说的那样,对谁都报以温柔的微笑!......”

    “闭嘴!”梅洛斯一巴掌打了上去,迫使法依塔斯不说话,“这些事与你无关!......发生过火灾的宿舍楼就要拆了,希卡利不可能再去那个地方了!”

    “梅洛斯你别说漏嘴!......”

    “什么?......”先有佐菲的惊慌失色,接下来,梦比优斯看到希卡利的明显变化。一向淡定自若的蓝发青年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说话声音也响了几倍,“你说什么?!”

    “校方决定拆除鬼楼,重新启用那片区域的其他宿舍楼。”泰罗说明了一切,“上周的例行会议上,我们投票表决,大部分人同意了这个方案。放心吧,鬼楼拆除后会在原址上造个纪念碑,设计师可是奥拉......喂!......你去哪儿?!”

     希卡利霍然起身,快步走向门口;他猛然回头,戾气布满了面孔:“想拆就去拆!......反正最后也是徒劳一场......”

    “碰!......”蓝发青年重重地关上门,整个办公室顿时陷入沉默。梦比优斯从未见过那样的希卡利,他的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的恐惧。环视四周,所有老师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忍之色:难道哥哥们都知道希卡利老师的过去?......奥拉是谁?......她和这件事有关系么?......

    “好了,我们回去了!”梅洛斯拽着法依塔斯向外走去,“有什么事再联系我!”

    “盖亚,我们也走吧。佐菲副主任,多有打扰。”

    “不,我还得谢谢你。”

    “梦比优斯,再见......”

 

     剩下的人们纷纷离去,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佐菲,泰罗和梦比优斯。

    “泰罗哥哥......”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哥哥的存在啊?!”黑发青年憋了好久才狠下心来指责几句,“出了那么多事,一声不吭......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告诉我!你是不是被赛罗硬拖着去鬼楼的?!”

    “我......我担心赛罗一个人会出事......”

    “我就知道!......赛罗这臭小子为什么要去鬼楼?!”

    “因为......因为他和戴拿打了一个赌......谁输了谁就承包对方一个月的三餐......”

    “看来一定要让赛文和迪迦好好管教那两个闯祸精了......”佐菲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咖啡机旁,重新煮上一壶咖啡,“泰罗,这件事梦比优斯没有责任,他是受害者。你别一直骂他了......”

    “我知道!道理我都懂!......可我......可梦比优斯怎么一个字都不跟我说呢?!......”

    “泰罗哥哥,对不起......”看着神色失落的青年,梦比优斯十分愧疚,他再次向泰罗鞠躬,“不会有下次了......”

    “别说了......”泰罗摆摆手,苦涩地笑了,“梦比优斯,你和法依塔斯一样:虚心认错,屡教不改。周末等你回家!佐菲哥哥,我先回办公室了。”

    “嗯。别想这事了,都过去了。”

    “佐菲哥哥......”泰罗离开后,梦比优斯迟迟未走,他似乎还有什么事。

    “别担心泰罗了,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

    “不是因为泰罗哥哥。”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佐菲哥哥,可以向你打听一件事么?”

    “什么事?”

    “哥哥,龙离开我很久了......我很想他,您可以联系一下龙原来的家人么?如果他方便的话,我想见见龙。”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龙啊......”佐菲的样子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回到办公桌后拿起了手机,“这样,我把他的sky号发给你。你直接加他好友,说是替他照顾了龙三年的人就行。他是个和善的人,聊起来不用太拘束。”

    “太好了!”梦比优斯喜笑颜开,“佐菲哥哥,谢谢你!”

    “对了,我这位朋友工作比较忙,不方便和人视频通话......还有,最好别聊龙之外的话题......”

    “我知道了。我先告辞了,佐菲哥哥,少加班,注意身体。”

    “谢谢~”男子翻开一份文件,推了推眼镜,“可我也没办法啊~除了学校的事,还有你们这些学生时不时给我添堵......”

 

     冬至将至,才下午五点,天却要黑了。梦比优斯独自一人走在空荡荡的楼梯上,直盯着手机。

    “剑?!”看到账号名后,少年吃了一惊,“难道他就是和扎姆夏老师决斗的人?......不会是个很凶的人吧......好友请求已经发送过去了......如果今天晚上能联系上就问问他龙怎么样了......哇!......”

     与前几次一样,白衣女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初冬时节,太阳的消失加深了寒意,阿柏却只穿着长风衣和普通的米色高跟鞋,更没佩带任何御寒物品。她的腿格外细长白皙,高瘦的身姿看起来是那样的弱不禁风,可女子丝毫没做些小动作让自己暖和一点;她落落大方地走到少年面前,送给梦比优斯一个温柔的微笑。

    “阿柏老师?!......您什么时候走到我身后的?!......”

    “我来汇报一些工作,正好看到了你。”阿柏向他微微躬身,“梦比优斯,谢谢你。”

    梦比优斯慌忙摇手:“老师!请别这样!......您为什么要谢我?......”

    “谢谢你没供出我~不然的话......生气的泰罗指导员好可怕啊~”

     阿柏双手向后,微微侧身,回答时语气上扬——她竟然也会像少女般俏皮可爱......看着这样的她,少年一时愣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偷听的~你的朋友被带走后我就离开了。梦比优斯,后来发生了什么?”阿柏的问话让他反应了过来,“希卡利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把所有人都吓到了......”

    “鬼楼就要被拆除了......泰罗哥哥说的。”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梦比优斯心有余悸,“哥哥还说......一位名字是奥拉的建筑师给出了方案,校方同意在原址修建纪念碑......希卡利老师很生气......”

    “十年前,他的女友没能走出那栋被火包围的宿舍......”

    “阿柏老师?......”

     女子的脸上失去了笑容,原本明亮的双眼中充满了悲伤;梦比优斯追随着她的脚步,两人一同下楼,一同说话,整栋楼出奇的安静,仿佛只有他们。

    “您知道十年前的事?”

    “嗯。”她点了点头,“那件事闹得很大,每一个认识希卡利的人都知道他经历了些什么......”

     虽然知道探听老师隐私是不对的,他还是问出了口:“法依塔斯前辈说希卡利老师原来对谁都很温柔,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啊......希卡利原来不是这样的......”女子的声音在颤抖,她努力着克制自己的情绪,“十年前的他,虽然不善交际,但对任何人都是客客气气的;在与喜欢的人独处时,他会特别温柔......”

    “喜欢的人......那个人对希卡利老师而言,一定很重要吧......因为失去了她,老师才会变得像冰一样冷......”

    “事情远非你想得那么简单......希卡利的父母也在这所大学任职,他们都是著名的电子工程科学家;或许是因为工作太忙而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吧,希卡利经常会来这儿的食堂解决吃饭问题......”她笑了笑,“希卡利就这样认识了他的女友,那时候的他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呢~他们是瞒着父母交往的,希卡利考入U大学后一直不敢在公共场合与她出双入对......”

    “老师是在大学认识了那个人......难道说?!”

    “对~她比希卡利大了五岁。这对恋人经常在一起互相加油,在各自的班里可是出了名的学霸~虽然每天相处的时间有限,他们感情很深......”

    “原来是这样......”伤感之余,梦比优斯察觉了一丝不对,“但是,希卡利老师和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

    “吱呀——”不知是谁的办公室大门打开了,黯然伤神的阿柏忽然加快脚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说得太多了......梦比优斯,有机会再聊。”

    “嗯,阿柏老师,再见。”

 

    “赛罗真的被赛文哥哥带回家了啊......还有雷欧哥哥和阿斯特拉哥哥......他们刚刚也很生气......希望赛罗能平安无事......”

     昏暗的宿舍里,只有梦比优斯一人。原本这个时间段,他一定在图书馆中努力学习;可现在,梦比优斯早早洗漱完躺在了床上。没有赛罗的陪伴,他便打开床头灯,让柔和的光驱散黑暗。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他也知道了太多秘密,少年心如乱麻,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希卡利老师......”梦比优斯回想着一个月内查到的资料,发出由衷的感叹,“他真了不起啊......世界名校物理学和电子工程学的双博士学位,U大学物理系最年轻的教授,电子工程系的兼职教授,还有各种奖项......我永远都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但是......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翻个身,拿起手机,漫无目的地看着skype文字消息:“老师和他最喜欢的人为什么要瞒着双方父母?......因为彼此的陪伴和支持,他们更优秀了啊......真是的......都是成年人了,这些父母管得也太宽了吧......”

     就在此时,系统提示音响了:剑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两人可以进行通话了。剑的头像是一张风景照,应该是他在旅游途中拍摄的。天空被薄薄的云层覆盖,可它们无法阻挡温暖的阳光;蓝白色的冰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冰冷的美丽中透着一股股哀伤。一望无际的冰原上布满了纯澈剔透的“水晶”,着实是难见的世外净土——这,似乎是个有故事的人。

    “未来的每一天,你好。”

     剑率先与他打招呼了,梦比优斯连忙回道:“您好!叫我‘未来’就行!( ^_^ )”

    “嗯,未来。”

     剑的工作一定很忙......否则不会那么晚才联系我......他聊起来只打几个字,应该是累了吧......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梦比优斯决定改天再询问有关龙的事:“佐菲哥哥说你今天很忙,时间不早了,明天有机会再聊吧~好好休息~(星星月亮)”

    “你不想见龙了?”

    “诶?.......”

     梦比优斯还没来得及回复这条消息,剑又补了两句:“还没到我睡觉的点。忙了一天,我得好好放松一下。”

    “是呢~( ^_^ )龙在你那儿住得惯么?”

    “他刚搬过来的时候很不安,即便我陪着也没用,不过现在好多了。”

    “不安?”

    “嗯。那几天,龙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拍了视频发到论坛上去求助,但是情况一点都没得到改善。给你看看。”

     剑把视频传给了他。看着惊慌失措的龙,梦比优斯十分担心:“怎么会这样?!w(゚Д゚)w后来知道原因了吗?”

    “不清楚。没过多久龙就恢复正常了。论坛上的网友认为他想你了~”

    “剑,为什么当时你没让佐菲哥哥联系我呢?”

    “(¬_¬)......你不是在物理课上晕倒了吗?”

    “不是吧?!......这件事谁都知道了?!......糗大了啊——”梦比优斯喊了一声便钻进被窝,巴不得谁都看不到自己;片刻之后,他探出脑袋,继续回复:“龙现在怎么样了?”

    “稍等。”

     几分钟后,剑竟然向他发起视频会话的请求;按下同意后,梦比优斯看到了一个充满活力的龙:黄白毛色的小柯基在剑的怀中卖萌,他听到少年的声音后便开心地叫了起来,小家伙到处寻找梦比优斯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谢谢你,剑。”

    “别客气。今天先这样吧,有机会我带龙来学校找你。”

    “太好了!\(^o^)/”

    “梦比优斯,谢谢你在我出国的那段时间里照顾龙。”

    “不用谢!龙是我的家人⁄(⁄ ⁄•⁄ω⁄•⁄ ⁄)⁄”

    “早点休息吧。”

    “嗯嗯!明天再聊!晚安~(~ ̄▽ ̄)~”

    “晚安。(星星月亮)”

     放下手机后,梦比优斯闭上双眼,可他想到了些什么:“奇怪?......剑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嗯......应该是佐菲哥哥告诉他的吧......还有......刚刚是我看错了吗?......那一闪而过的身影好像阿柏老师啊......不想了!睡觉睡觉,明天上午还有课呢......”

 

     夜已深,剑依旧盯着屏幕;他打开音箱,静静听着音乐。龙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小柯基沉浸在美梦中,时不时发出“乌鲁乌鲁”的梦呓,他很享受与主人在一起的时光。

    “纯白......这首钢琴曲似乎很适合你呢......”青年关掉电脑后抱起龙向着卧室走去,他哼唱了几句方才的乐曲,“好好睡吧......晚安。”

                                                                                                      未完持续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