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6(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全程崩坏,OOC,中二,请多包涵。

转载请标明,谢谢。

     温暖的阳光驱散初冬寒意,校园中熙熙攘攘,新的一周开始了。接连两天,赛罗和戴拿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梦比优斯等人暂时松了一口气;但是,今天下午就是物理课了......

    “梦比优斯,你确定那两个笨蛋不会做出什么出格举动?”前往物理课课堂的路上,杰斯提斯突然说了几句,“他们有没有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搞些小动作?”

    “赛罗这几天并没和法依塔斯学长联系,戴拿的话......盖亚说一切照旧。上周日梅洛斯老师已经喝止他们了吧......”

    “不能过早下结论。”高斯摇了摇头,“那天晚上我们并没有看到赛罗和戴拿。他们也许早就和法依塔斯前辈准备好了一切......现在越是平静,我心里越慌......”

    “你担心也没用,一切只能靠梦比优斯和盖亚了。先去上课吧......”

 

     出乎三人预料,下午一个半小时的物理课在一片平和的气氛中结束。希卡利老师与学生们的交流如往常一般,没有任何异常。可越是这样,梦比优斯等人的心越不踏实。

    “梦比优斯......”

    “高斯,怎么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交头接耳,生怕被老师发现:“赛罗和戴拿很反常啊......他们从来不和希卡利老师交流的,怎么今天积极参与讨论了?......”

    “他们该不会想让老师放松警惕,然后......”

    “不不不,赛罗和戴拿应该不会在课堂上动手......梦比优斯,下课后,我们跟在他们身后......杰斯提斯,你也来吧......”

    “真是的,”杰斯提斯皱了皱眉,“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去......”

     梦比优斯不停地向两人低头:“对不起,麻烦你们了......天啊!老师过来了!”

    “别大惊小怪,老师又没听到我们在说什么......”

     如杰斯提斯所说,希卡利并没有来找他们,他回到讲台后继续授课;下课铃响,教室里的人们纷纷离去,一切正常。

 

    “梦比优斯,杰斯提斯,我们出发吧。”

    “嗯!”

     三人悄悄跟在赛罗和戴拿身后,情况果然出现异常:两人并没有去经常去的场所,而是跑向了物理院。那里,法依塔斯在大门口恭候他们已久。

    “糟了!他们竟然选择直接去物理院找老师!”

    “盖亚!我是梦比优斯,听得到我说话吗?!出事了!你马上到物理院大门口......”

    “等等!”高斯和梦比优斯想冲过去,却被杰斯提斯拦了下来,“冷静一点。他们真的会在今天动手么?”

     法依塔斯拉着赛罗和戴拿不停地说话,三人商量了很久也没踏进大门;最后,他们望了物理院一眼后齐齐离开了。

    “这里一有情况你就会通知我们,是吧?我知道了,谢谢你,盖亚。”梦比优斯挂断通话后简要说明了情况,“盖亚说希卡利老师不在物理院,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法依塔斯学长知道这件事,所以盖亚觉得今天他只是找赛罗和戴拿商量计划。”

    “看来是这样了。目标失踪,他们对谁动手?”

    “幸亏希卡利老师离开了......”高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至少今天,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梦比优斯,接下来的几天仍然要麻烦你和盖亚了......我知道这很勉强......即便你们这样盯梢,赛罗和戴拿还是找机会联系上了学长......”

    “没事的!也怪我没注意......”

 

     眼下平安无事,三人决定前往图书馆巩固一下今天所学的知识;不知为何,梦比优斯总觉得气氛非常微妙:很奇怪啊......平日里明明与他们相处和睦,聊起来有一大堆共同话题,现在怎么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高斯一如既往的面带微笑,但是杰斯提斯一直板着脸......他不高兴了?看着高斯努力和杰斯提斯讨论的样子,梦比优斯在一瞬间认为自己是多余的......

    “麻烦你们先去占座了,我去买些咖啡~”

    “梦比优斯,谢谢你。”

     抵达图书馆后,他找个借口暂时离开了两人。少年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尴尬的心情似乎消失了;他慢慢走向咖啡吧,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梦比优斯,从今天开始,你就和阿姨一起住。梦比优斯那么乖,那么听话,一定能与我们成为一家人的~”

    “嗯。”

     玛丽女士拉起他的手,将他带入新的家。初次进入那个家,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和蔼的肯叔叔和玛丽阿姨,他们一齐欢迎他的来到,可他只是远远站着,不敢融入其中。

    “父亲,母亲,我听说你们收留了一个小孩?!是女孩吗?!在哪儿?!让我看看!”

     门忽然打开,黑发少年大摇大摆地走到客厅,四下张望;当他发现缩在角落中的梦比优斯后,顿时一脸失落:“哈?!......是个男孩子啊......”

    “泰罗,别吓着梦比优斯。”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名带着小孩的成年男子,“姨母,我们回来了。”

     玛丽女士回以温柔的笑容:“欢迎回家。”

    “你就是梦比优斯吧?”白发男子西装革履,他向男孩介绍道,“我的名字是赛文,他是我的孩子赛罗,与你同岁。赛罗,欢迎我们的新家人吧~”

    “你叫梦比优斯?”赛罗走近,直盯着他;那时的他十分害怕,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再多看这个神采飞扬的孩子一眼。

    “你是女孩子吧!扭扭捏捏,还长得这么可爱,一点也不像男孩!爸爸,我不能和女孩子睡一张床!”

    “诶?......”

     赛文无奈地笑笑:“赛罗,梦比优斯和你一样,是男孩......他刚来我们家,还不习惯......梦比优斯,别不好意思,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谢谢您......”

    “梦比优斯,你是刚刚来吗?!”小小的孩子拖着包朝楼上走去,“来!我帮你把行李搬进去!”

    “不用......我自己来......”他连忙追上去,“谢谢你......赛罗......”

    “别这么客气!”

 

    “还是同龄人相处起来比较容易啊.......”赛文望了两个孩子一眼,“姨夫,姨母,这样或许能让梦比优斯尽快融入这个家吧......”

    “他们有相似之处......”肯叹了一口气,“当你与他商量梦比优斯是否能与他住一间,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也一样......”

    “表哥!”泰罗瘫坐在沙发里,往嘴里塞零食,“你怎么又在伤春悲秋啊!与其被乱七八糟的事困扰还不如想想什么时候开饭!”

    “你继续吃零食就不用吃饭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是像完成日常任务般地进行自己的生活——单调,毫无欢笑和亮色。他很少说话,除非别人搭话。夜深人静,他有时会悄悄起床,看着亲生父母的照片,回忆过去的温馨,无声哭泣。

    “唔......谁大半夜不关灯......”

    一天晚上,赛罗竟然醒了;他想收起照片,可来不及了。

    “梦比优斯?......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明天去揍他!”

    “没......没什么......”

    “你手里拿的是?......”赛罗走到了他的身边,“你想你的父母了?”

     他点了点头,任凭泪水流下。

    “哭吧哭吧......知道你很伤心......”赛罗递给他一些纸巾,“以后不许啦......你的爸爸妈妈一定不想看到你这幅样子......”

    “呜!......”他哭出了声,“父亲......母亲......为什么会死......”

    “喂喂喂!你别哭得太响......爷爷奶奶听到的话会觉得我在欺负你......唉......”赛罗抱住了他,“真拿你没办法......乖......我们可不可以回床上......好冷啊......”

 

    “对不起,赛罗......吵醒了你......”他用热水浸过的手帕捂住双眼——为了防止第二天自己的眼睛又红又肿。

    “没事啦~明天是周六~”赛罗睡不着了,他看向梦比优斯,“你经常这样吧?平日里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的样子,其实一直在偷偷哭。”

    “嗯......”

    “真是的!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有没有把我们当你的家人......”

     他蜷缩成一团:“对不起......”

    “别道歉啦......你又没做错什么......”赛罗擦了擦鼻子,“其实......我和你一样。”

    “一样?......”

    “我没有妈妈。”

    “赛罗,你的妈妈也?......”

    “我出生后不久她便过世了。我从没见过她。”赛罗从枕头下取出了一张照片,“喏,看~我的妈妈可是个大美人!”

    “谢谢。”

    “爸爸说,我和他一定要开心地活着,这样妈妈才能放心......”

    “赛罗......”他想起平日里,一些年长的学生时不时会骂赛罗是“野孩子”.......赛罗倔强的眼神,他永远不会忘。

    “你怎么又哭了......该不会是为了我吧......别这么多愁善感啊......”赛罗跳下了床,“没办法~我去给你弄块热毛巾......”

    “谢谢,赛罗。我总在为你们添麻烦......”

    “别客气啦~梦比优斯,我们从没把你当成包袱。爷爷和奶奶一直希望你能接受这个新的家,你,是我们的家人。”

     那时的他觉得:这个笑容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真,最美好的馈赠......

 

    “早上好,梦比优斯,赛罗。今天你们睡了好久啊~饿了吧,快吃早饭吧~”

    “早上好......”他看向肯和玛丽,“父亲,母亲。”

    “梦比优斯?......”

     他再次留下眼泪——感激,喜极而泣:“父亲,母亲,谢谢你们能收留我。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勇气这么称呼你们......”

    “玛丽......梦比优斯喊我‘父亲’了......他终于喊我父亲了......”

    “我听到了......”玛丽女士抱住了他,“梦比优斯,欢迎来到这个家......”

    “谢谢您......母亲,我应该向哥哥们打招呼。”他走到赛文和泰罗面前,鞠了一躬,“赛文哥哥,泰罗哥哥。”

    “欢迎你,梦比优斯。泰罗,梦比优斯都喊你哥哥了,你得表示一下吧?泰罗?”

     他睁大双眼,双手合拢,举到胸前:“泰罗哥哥?”

     黑发少年一直盯着梦比优斯,拿着的三明治掉衣服上也没察觉;他微微张嘴,脸红了:“啊?......嗯!......梦比优斯!欢迎你!......”

    “快吃早饭吧......”一旁的赛罗嘟囔道,“我好饿啊......”

    “梦比优斯!坐这儿!啊——!我的三明治!它怎么掉地上了......妈妈,还有吗?......”

    “有~泰罗,你父亲特意多做了点~”

    “太好了!......那个!......”泰罗边吃边说个不停,“梦比优斯啊,跟你说件事......我们家亲戚比较多,我有好几个哥哥,还有三个弟弟,那些懒汉生活完全无法自理,隔三差五就要来我家蹭吃蹭住......不过你放心,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嗯......泰罗哥哥,谢谢......”

    “哼~泰罗小叔叔这话说得他好像能照顾好自己似的,”赛罗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把一星期的衣服堆一起让爷爷和奶奶洗......”

    “你个臭小鬼!好好吃你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赛罗做了一个鬼脸:“咧!......我还和爸爸帮你收拾过房间呢!......我说的没错吧~泰~罗~小~叔~叔~”

    “你!......表哥!你再不管管赛罗,他就完了!......”

    “啊哈哈~泰罗哥哥和赛罗好有趣~”

     他逐渐认识了所有哥哥,他们都非常喜欢这个聪明懂事的孩子;温馨的一大家,总是让旁人羡慕不已~

 

    “果然,我还得努力啊......不是所有人都像赛罗和哥哥们能那么快接受我......”

    “梦比优斯!”

     这是一个焦虑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发现来者竟然是阿柏老师!刚才没有脚步声,她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

    “老师,怎么了?”女子脸色惨白,看得出她很焦急;梦比优斯隐隐觉得,阿柏来找自己是因为那个人,“难道希卡利老师出事了?!”

    “法依塔斯知道希卡利不在物理院,所以他直接带赛罗,戴拿还有一些灵异社的成员去枫叶林了。”

    “老师在枫叶林?”

    “嗯!”她点了点头,取出手机,“这个时间段很少有人会去枫叶林,他们打算趁人少为希卡利‘驱鬼’.......梦比优斯,我现在就联系各位老师,麻烦你先去那儿......”

    “阿柏老师,请不要让哥哥们知道这件事!”梦比优斯立即跑向枫叶林,他回身望了阿柏一眼,“我会处理好的。谢谢!”

    “梦比优斯......对不起......”望着少年远去的身影,她喃喃自语,“只有你才能阻止他们了......如果希卡利知道我......希望他不要迁怒于你......”

 

    “高斯!听得到吗?!赛罗和戴拿去枫叶林找希卡利老师了!”梦比优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校园东南角,同时给自己的同伴们打电话,“我先过去,等你们来!”

    “我知道了。杰斯提斯,马上联系纳伊斯,我们去枫叶林帮希卡利老师!”

    “盖亚!......事情就是这样!我,高斯和杰斯提斯正在赶往枫叶林,等你!”

    “好的!我请完假就来!”

    “你二哥又出什么事了~?”盖亚才挂断通话,阿古茹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他找到希卡利了~?”

    “是......”

     蓝发青年坐到电脑前,头也不抬:“你去帮梦比优斯吧,这里有我。”

    “阿古茹,谢谢你!”

    “呵呵~那三个白痴还算有点本事嘛~居然让他们找到了~”盖亚离开实验室后,他慢慢取出手机拨通电话,“唉~这下想瞒也瞒不住了~喂,请问教务处的佐菲副主任在么?是本人啊~我是阿古茹。打扰了,您现在方便么~?哦~太好了,希望您能耐心听我讲完这件事......”

 

     枫叶林。

     大片大片的红色为萧瑟冬日添上了一笔浓重的华彩,远远望去,整片树林如火焰,带给世间温暖和希望,使人忘却寒冷。几对情侣置身其中,欣赏着美景,悄悄说着情话,尽情享受爱情的甜蜜和幸福。一道黑色的身影倚靠在枫树旁,静静注视着片片落叶;孤独的他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

    “好美~”

    “嗯。”

     十一年前的他,与心爱的人一起来到枫叶林,融入这片自然。

    “很神奇呢~以前从没觉得枫叶林原来这么漂亮~”她一袭白裙,伸出手,接住了飘向她的落叶,“好美的红色啊......”

    “是吗?”他知道答案,却不愿说穿,“为什么呢~?”

    “你心里不是很清楚么?”她莞尔一笑,走向他;女子坐在希卡利的身边,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因为你。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变得好起来了~”

    “我也是。谢谢......每次见到你,我就能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和你在一起,总会有好事发生呢~”

    “希卡利,知道吗?”她拿着枫叶,让它在指尖旋转,“传说:如果能和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他们就会永不分离......”

    “还有一个~如果有人在枫叶掉在地上前接住,好运就会降临在她身上~”

    “嗯~希望我们永远能像现在这样......”

     茂密的枫叶遮挡住了天空,林间地面上布满了枫叶:杏红,火红,猩红,各种各样的红色,它们太刺眼了。天地间被染为红色,灼热的赤红吞噬了那道纯白的身影,夺走了他的唯一......

 

    “红色......”无数往事片段从希卡利眼前闪现,回忆伴随着漫天的红色,一点一点刺入他的心。黑衣青年捂住心口,身子微微颤抖;可接下来,所有的痛苦似乎在一瞬间消失,幻化作一道身影......

    “真是的......我怎么了?......”他自嘲地笑了笑,“最近没睡好的缘故吧......哼~你们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你!......你怎么会发现?!”

    “这种小儿科的跟踪方式,我会没察觉?我劝你们还是少惹事,否则赛文和迪迦在所有老师面前都抬不起头。”希卡利转身,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嗯~?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那个赛罗呢?”

    “那边的邪魔妖怪给我听好!”只听戴拿大吼一声,惊动了数对情侣,“不管你是什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金发少年大步往前,一拳打向希卡利;黑衣男子镇定自若,微微侧身,躲开了攻击。戴拿站稳后立刻发动第二波攻击,可同样被对方轻而易举地闪开;希卡利每次都完美地闪避,拉开距离,仿佛是在逗戴拿玩。片刻之后,数人前来围观,他们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十分震惊:出什么事了?......怎么有学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老师?!

    “我觉得我们不用管这件事了。”一名青年指向远处,“你们看,那里有个人在摆弄摄像机,他的同伴们在看剧本?”

    “大概是社科院的学生在搞社会调查吧......不经常有人表演暴力场景,然后拍摄路人的反应传到网上嘛......”

    “看来他们事先没有沟通好......演的真差......”

    “希卡利老师大概是被骗过来的吧......不然怎么会不让他们打......”

    “散啦散啦~他们还需要多排练几次......希卡利老师,您就勉为其难地配合一下吧~加油啦~”

 

    “法依塔斯?”经路人提醒,他发现了躲在暗处的青年,“他也来了?”

    “可恶!......完全近不了他的身啊!......”

    “近身~?”希卡利发出一声冷笑,“要知道~是我不让你近身攻击。”

    “什么?......哇啊!......”

     戴拿打出一记重拳,没想到希卡利一把扼住他的手腕,借着他往前冲的势头将其摁倒在地;黑衣青年的手臂狠狠顶住戴拿的肩部,只听到他淡然地开口了:“我随时可以让你的肩膀脱臼。回答我,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

    “你!......”戴拿抬起头,龇牙咧嘴地回道,“我绝对不会说的!......”

    “真是的......”希卡利叹了一口气,“你随便编个理由也行~比如~今天你是来找我切磋一番......”

    “少来!......”

    “哦~?看来我得联系一下迪迦老师了......”

    “你这家伙!......”

 

    “不妙啊......看来我必须出手了!”躲在一旁大树后的赛罗围观了整个过程,眼看戴拿处于下风,他不能忍了。少年拿出一张符纸,又将它塞了回去,“法依塔斯前辈,贴符纸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这三张符纸,是我苦修的成果。”当晚,法依塔斯抽出两张,分别赠予赛罗和戴拿,“它们吸天地之灵气,凝日月之精华,再加上我以多年功力写上的符文,一定能驱逐附体在希卡利身上的恶灵。”

    “太好了!我们下周三就找机会把它们贴在老师身上!”

     法依塔斯送了两人一个白眼:“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希卡利擅长搏击,普通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再加上被强大的恶灵附体......”

     戴拿一脸“我不相信”:“搏击?!......这么瘦的人能打架?!”

    “哎呀戴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学长,那我们该怎么办?!”

    “你们,一个人吸引希卡利的注意,另一个人找机会贴符纸。不过——希卡利的强大是无法预料的,实在不行,最后一击就由我来完成!”

 

    “住手——!”赛罗的喊声让留下的“剧组成员”把目光投向了他,只见少年义正言辞地指着希卡利,“大家听好了!这家伙不是人类!我和戴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校!鬼楼里的鬼!不管你生前遭遇了什么悲惨的事,我绝不允许你继续附在老师身上危害人间了!”

    “哼~沉不住气了~”希卡利放开戴拿,刚准备问个清楚;可随着赛罗慷慨陈词,他的表情慢慢从嘲讽变成了一脸懵逼,“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接招吧——!”

    “赛罗!我也来!为了世界和平——!”

    希卡利不像方才那样以躲闪为主了,他直接和两名少年过招;三人拳脚相加,你来我往,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或许是不想腹背受敌,黑衣男子找准机会擒住戴拿,正面一击重拳外加肘击少年背部;打倒一个对手后,凭借拥有更多实战经验的优势,希卡利暂时处于上风,赛罗也不甘示弱,战局一时呈胶着状态。

     这家伙好强......每一击的力道都好大......赛罗一边勉强抵挡希卡利的攻击,一边寻找法依塔斯:前辈说的果然没错......最后一击只能靠他了......

    “你们今天吃错药了吗?!”

    “什么?!......哇!......”

     希卡利紧紧握住赛罗的手腕,迅速走到他的身后;少年的右手被强行扭住,无法进攻。面对赛罗的抵抗,黑衣男子化解肘击,猛踹对方膝腘,迫使其跪下;短短几秒,他便封锁住了对手的行动。

    “你这个混蛋!有种放开我!......”

    “哼!”希卡利拎起赛罗,让他转过身;少年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拳。

    “赛罗!......咳咳!......你没事吧?!......”

    “我没事!......”赛罗站稳后扶起了戴拿,“可恶!......他竟敢打我的脸!......”

    “你们两个清醒了没?!”希卡利现在神情已经是怒不可遏了,他从没如此大声说话,“需要我联系赛文和迪迦吗?!”

    “我们决不会放弃!戴拿!一起上!一定要给法依塔斯前辈创造出最佳机会!”

    “好!”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火急火燎赶来的梦比优斯只看到三人激烈的打斗,还有几个人在围观,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上去劝架:“赛罗!戴拿!住手啊!为什么要袭击老师?!”

    “你给我闪开!”赛罗一把推开他,“这里没你的事!”

    “听我说!”梦比优斯干脆挡在希卡利的身前,“老师和我们一样,是人!他也没被恶灵附体,你们别无理取闹了!”

    “退下。”

    “诶?”

    “你退下。”梦比优斯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可细细听来不是那样的无情,“老师被学生护着,像什么样子?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与你无关。”

    “不!”少年执着地站在希卡利身前,不肯退让,“阿古茹老师告诉我:您什么也没做!事到如今,我不会问老师您为什么毫无作为,我只会尽我的努力平息这场风波!”

    “你......小心!”

     赛罗和戴拿再次冲来,希卡利推开少年,迎战两人;梦比优斯奋力冲入混战中心,与发小过几招后将其拉到一边:“好好听我解释啊!......唔!......”

    “赛罗!梦比优斯就交给你了!这家伙交给我!”

    “好!”

     赛罗连续攻击,梦比优斯根本没机会说话,但他还是不断找机会靠近希卡利,想方设法阻止这场无意义的争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高斯等人还未出现,梦比优斯越来越担心:万一被阿古茹老师知道......以他的行事风格,一定会通知赛文哥哥和迪迦老师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赛罗,戴拿,梦比优斯,还有诸位,谢谢你们......”法依塔斯终于放下了摄像机。在他的暗示下,灵异社成员站到了事先标注好的位置,并开始“施法”;他自己则悄悄接近,准备将符纸贴在希卡利背后,“我多年来的夙愿终于能实现了......机会来了!......”

     梦比优斯再次将两名好友从老师面前推开了,法依塔斯原想趁希卡利动作停滞的片刻完成最后一击;正当他大步走过去时,黑衣男子毫无预兆地朝他斜视一眼,下一秒就躲开了。看着希卡利的冷笑,法依塔斯只觉得前功尽弃,好不懊恼。另一边,梦比优斯拽住了赛罗和戴拿,两人奋力挣脱后一齐将他推了出去;少年失去重心,跌跌撞撞地冲向希卡利所在的位置——

    “咚!......哗!......”

     希卡利此时正盯着法依塔斯,察觉到自己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攻击者”,他下意识地想回击;可看清那是梦比优斯后,惊愕之余的强行收招也使他失去了平衡。少年一头扎入希卡利的怀抱,两人就这样共同倒在满地枫叶中......

 

    “唔......好疼......赛罗......你为什么不愿意静下心来听我说话?!”梦比优斯支起身,刚想斥责好友,却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很奇怪,“怎么了?......啊!对不起!老师!我马上起来,我......”

     少年低头一看,只见希卡利面无表情地躺在他身下,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梦比优斯慌忙把手从希卡利身上挪开,尴尬地低下头,跪坐着。随着少年的道歉,蓝发青年缓缓坐起;他正想站起身,少年恰好在此时抬起了头,两人的目光再度交汇。

     火红的枫叶从希卡利和梦比优斯之间轻轻飘落,他们丝毫没有察觉,专注地对视着。第一次与老师亲密接触,梦比优斯出神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不知道该做什么;绯霞浮现在少年脸上,如同这片静谧的红,前所未有的炙热悸动悄然而至。

     老师的眼睛好美啊......不,不止是眼睛......五官,与之相配的蓝发,老师真的很帅......梦比优斯的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希卡利与两名好友战斗的情景,可他的重点完全不是当初的了:老师是著名科学家,他竟然还会搏击术,以一敌二也没问题.....老师的一切都是那样完美,我却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学生......

 

    “这是怎么回事?!......希卡利——!你在做什么?!”

     一声怒吼打断了梦比优斯的思绪,也让在场的学生们愣了。这个声音是众人再熟悉不过的——泰罗指导员来到了现场。梦比优斯转过头去,瞬间僵在原地:除了泰罗哥哥,赛文哥哥,迪迦老师和梅洛斯老师也来了......

     高斯,杰斯提斯和纳伊斯站在四个强壮身影的背后,不敢吭一声:方才,他们还没来得及赶到枫叶林就被老师们拦下,并被要求一同前往......现在只能为赛罗和戴拿祈祷了......

 

     天啊......这件事最终会怎么解决......

                                                                                                      未完持续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