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5(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一路中二,人物性格OOC,慎入。

转载请标明,谢谢。


     星期五,这天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是个好日子。无论今天有多么繁重的学习和工作,明天就能迎来休息和放松。物理课堂中,学生们兴奋地讨论着周末计划,好不开心~

    “贝斯~周末打工结束后有空么~?”

    “当然有空~艾琳娜,你的生日party~我一定会来~”

    “贝斯~爱死你了~”

    “上午的课结束后我们就能解放了~”为了能有更多时间,不少学生和纳伊斯一样,特地将周五下午腾出来,“奈欧斯,午饭后一起去high吧~”

    “OK~叫上赛罗和戴拿吧~唔!......”奈欧斯忽然捂住了鼻子,“什么味道......”

    “赛罗!戴拿!你们这是吃了多少大蒜啊?!”纳伊斯拼命躲开两人,“有病是吧!还在脖子上挂一串!......算我求你们了!别靠近我!......奈欧斯!我们下课后还是各回各家吧!......周末再约!”

    “我也是这么想的......”

    “赛罗,效果不错呢~”

    “是呢~接下来就是等下课了~哈哈哈哈哈!”

     为了“驱鬼”,赛罗和戴拿今早吃了不少蒜末,还各自将一串大蒜挂在脖子上。他们来到教室后,所经之处无一不是尖叫和逃离。看到拔群的效果后,两人兴高采烈地奔向最后一排,坐下静候“鬼”的到来。

 

    “噫!......什么味啊!......”

    “男生太讨厌了!......吃了大蒜怎么不知道刷牙啊!......”

    “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病......”大蒜气味之浓,就连杰斯提斯也捂上了鼻子,“他们在搞什么......”

    “大概是在COS什么角色吧......”

    “高斯,你曾经的高中同学最近很奇怪——尤其在物理课上。”杰斯提斯向教室后瞟了一眼,“前两周念乱七八糟的东西,今天干脆带着大蒜来上课......真是的,亏他们跟我一样是大学生。”

     高斯叹了一口气:“我有问过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可赛罗和戴拿不肯说......我很担心......”

    “不如问问这位。梦比优斯,你室友最近是什么情况?”

    “啊?......”梦比优斯转身一看到杰斯提斯就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面对那锐利的目光,“赛罗最近......最近和灵异社的法依塔斯学长关系很好......戴拿好像也很热衷于‘驱鬼’......”

    “哼~难怪~”杰斯提斯一耸肩,“高斯,有机会和梦比优斯好好劝劝这两个笨蛋,小心走火入魔,把自己整出病来。”

    “我已经跟赛罗解释过好几遍了!......可是......”梦比优斯马上捂住了嘴。他心虚地看了看高斯和杰斯提斯,生怕他们继续问下去。

    “可是这两个笨蛋根本听不进去——想都不用想。”

    “这周周末先阻止赛罗和戴拿去灵异社参加活动。这件事,我们得慢慢来......”高斯仔细观察了一番梦比优斯,看出了一些端倪,“梦比优斯,你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我......”赛罗完全不肯听自己的解释,一会儿老师来了怎么办?现在高斯又察觉出了自己在隐瞒真相......

    “跟龙有关吗?抱歉,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唐突......但是,好几周没听你提起他了......”

     高斯竟然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梦比优斯连忙接上话:“嗯......龙回原来的家了。”

    “原来是这样......龙陪了你三年,他突然离开,你一定无法接受......”

    “高斯,你也很喜欢龙吧。”杰斯提斯看向梦比优斯,“知道龙原来的家人是谁么?是你养父母的熟人?”

    “佐菲哥哥的朋友。听哥哥说,他从国外回来后就接走了龙......”谈及龙,梦比优斯不由想起和他相处的每一天。回忆浮现,他却不在身边,少年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薄雾,“我还没和龙道别......不过,没关系,哥哥的朋友嘛,改天让佐菲哥哥引荐一下,我们就能再见到龙了~”

 

    “你不久之后就能见到他了。”

    “老师?......”

     他的声音不像从前那样冷若冰霜,似乎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希卡利不知何时走到了梦比优斯的面前,俊美的脸上竟然浮现出难得一见的微笑。他穿着黑色的长大衣,高挑挺拔的身姿无时无刻不在向周围人传递出可靠和魅力。青年俯瞰着梦比优斯,恰好少年也回身抬头;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

     老师的眼睛真漂亮啊......纯粹的冰蓝,清澈如冷泉;明明与自己是如此的接近,却又如点点繁星般遥不可及。梦比优斯出神地盯着那双明眸,似乎看到了令他心驰神往的光。

    “梦比优斯,你上火了?为什么脸这么红?”

     杰斯提斯捂住了嘴,他身边的高斯早已笑个不停。两人围观了整个过程,眼看就要到上课时间,这才好心提醒了一下梦比优斯。

    “啊?......我......”少年下意识地捂了下自己通红的脸,他连忙低下头,小声说道,“非常抱歉,老师,我......”

    “有人想把大蒜当主食,我管不着。”希卡利望了最后一排一眼,随即又看向梦比优斯,“只要他们不影响别人上课就行。”

    “诶?......”老师怎么像是早就知道赛罗和戴拿会带大蒜来上课?......

    “上课了。”希卡利走向讲台,打开课件,无比淡定地开始授课。期间,他时不时走向学生,像往常一样与众人互动交流——当然,没有走向气味十足的最后一排。

 

    “咩哈哈哈哈~计划成功了!”

    “Yes!接下来按计划行事!Go——!”

     下课铃声响起,希卡利关上电脑后便离开教室了。他十分幸运,没看到接下来及其无语的一幕:赛罗和戴拿跳起身击掌庆贺,直奔自己而来......几乎所有学生都把他们当成疯子,除了个别知道真相的。

    “总算不用见到那两个白痴了。高斯,去吃饭吧。”杰斯提斯顿了顿,拉着脸,“梦比优斯,一起么?”

    “不用,泰罗哥哥在等我~高斯,杰斯提斯,周末见了~”

    “到时候联系。Bye bye~”

 

    “真是的......赛罗......你和戴拿为什么不肯听我的解释......”离开教室后,梦比优斯并没有走向食堂,而是在校园内寻找两位好友的身影。刚才,他对高斯和杰斯提斯撒谎了:泰罗指导员正在参加一项重要会议,并没有时间约他一起吃饭。少年只想尽快将一切解释清楚,免得误会加重,引起更严重的事端。

    “在哪儿啊......他们到底去了哪儿?......”他在物理院附近的林间小道中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呼吸越来越急促。

    “梦比优斯。”

     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少年耳旁响起。那是他熟悉的,令人放松的轻唤。一样的穿着,一样的温暖,梦比优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焦虑的心仿佛平静了下来。

    “阿柏老师......”无论现在是何种心情,少年一定会对她报以微笑;因为她的美,她的温柔,她的一切。

     女子笑了笑:“抱歉,挡了你的路。梦比优斯,那么匆忙,要去哪儿?”

    “我在找我的朋友,他们......”

    “赛罗和戴拿一直在跟踪希卡利。我想阻止他们,但是......唉~原来我不怎么讨厌大蒜的,没想到现在,它的味道这么厉害......不过你放心,希卡利离开教室后直接去了物理院,你的朋友暂时无法接近他~”

     她微微蹙眉,可依旧保持笑容。梦比优斯觉得阿柏的脸上写满了无奈,自己的朋友们的确做得不妥。“对不起,阿柏老师。”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朋友的名字?”

    “诶?”她这么一说,梦比优斯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老师会知道赛罗和戴拿的名字?

    “梦比优斯,你应该知道泰罗指导员认识希卡利吧?虽然他们的关系并不好......”阿柏莞尔一笑,取出手机,指着它,“你其他哥哥当然也是希卡利的朋友。他们有社交圈~赛文老师和迪迦老师在群里的抱怨被希卡利看到了~”

     少年这才反应过来,他瞪大眼,深吸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难怪今天希卡利老师看到赛罗和戴拿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我......我......如果我能......”

    “希卡利知道你尽力了~他不会责怪你的~”

    “我一定要快,如果这件事让赛文哥哥和迪迦老师知道,那他们......不,不仅是赛罗和戴拿,还有希卡利老师,他也会被处分的!”

    “现在着急也没用~”阿柏略俯下身,注视着梦比优斯的双眼,“先保证自己有充沛的精力,才能解决难题,不是么?”

    “咕噜......”不是吧!......居然让阿柏老师听到了这种声音......梦比优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很抱歉,我......”

    “啊哈哈~快去吃饭吧~”

    “嗯......对了!阿柏老师,希卡利老师他......”

    “希卡利不会忘情工作到不吃饭的~他是特地错开高峰~否则食堂里的盛景,你能想象~我该走了。”女子转身离去,“对了,梦比优斯,请别跟任何人提起我。”

     少年笑着点了点头:“我懂,保守秘密~阿柏老师,再见~”

     灿烂的阳光静静照耀在布满落叶的小路,纯白的身影转瞬而逝——这里分外安静,仿佛没有任何人来过。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短短两天的周末已临近尾声。学生们纷纷返校,或直接回宿舍,或前去图书馆,或去参加社团活动。夜间的校园依旧是如此喧闹,充满活力~

    “扎姆夏老师,真的很对不起!......”

     今天打工结束后,梦比优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参加剑道社的活动;匆忙吃完晚饭,他来到约定集合的地点,拨通了道场教练的电话,说完编纂的理由后一边听着,一边不停地鞠躬。

    “没关系......”长久的沉默后,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今天的活动因故临时取消了......麻烦你通知一下大家......”

     虽说剑道社没活动是个不错的消息,但梦比优斯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老师,你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出什么事了?......”

    “呵~被你察觉了。”扎姆夏笑了一声,“梦比优斯,今晚,我终于等到了宿命的对手。”

    “老师......难道是?!......”

    “没错。‘剑’回来了!”

    “轰隆——!”初冬晴朗之夜,梦比优斯竟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声惊雷;周围不再是热闹的校园,而是荒凉的郊外。乌云滚滚,雷声不断;秋风萧瑟,飞禽哀鸣。身着武士铠甲的扎姆夏背对着自己,紧握武器。传说中的“剑”拔出了武器,老师也提剑而上;刀剑寒影使人颤栗,两人准备决一生死......

    “当年,剑所向披靡,堪称无敌......就连我也只能与他战平......他是最好的对手。梦比优斯,你在剑道上造诣非凡,是我最喜欢的学生。”留下最后几句话,扎姆夏的声音消失了,“如果我还活着,我会继续教授你的......如果我......一切就拜托你了!呀——!”

    “老师——!”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老师......”

    “梦比优斯,你在发什么楞?”冷冷的,但是带有一丝戏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跟扎姆夏那个中二有关吗?”

    “您是?!......阿古茹老师?!......”从想象中醒过来的梦比优斯连忙向来者鞠了一躬,“晚上好!”

    “哈哈~梦比优斯~好久不见~”褐发少年从阿古茹身后冒出,兴奋地与梦比优斯打着招呼。

    “盖亚?!好久不见!最近忙么?”

    “实验室的工作倒不是特别繁重......”盖亚叹了一口气,“梦比优斯,我和阿古茹是来帮你的。”

    “帮我?”

    “你肯定没看好那两个笨蛋吧,梦比优斯。”杰斯提斯和高斯一起进入众人视线,“戴拿是盖亚的二哥,所以我就拜托高斯通知了盖亚。”

    “幸亏阿古茹老师和盖亚知道真相,否则我们还要被你瞒下去。赛罗和戴拿竟然去了鬼楼......梦比优斯,这件事你怎么能守口如瓶?现在他们对希卡利老师的误会越来越深,如果继续闹下去,可不仅是处分了......”

     听着高斯和杰斯提斯的言语,梦比优斯意识到自己无法隐瞒真相了。他正想将一切和盘托出,阿古茹开口了:“盖亚,我高估你二哥了。哦,还有那个赛罗。他们两个居然能蠢到这种地步,我也是服气。”

    “也怪希卡利老师总喜欢往鬼楼跑!”盖亚气鼓鼓地扭过头去,“他为什么不早点和二哥解释清楚?!否则我也不用在大哥面前撒谎......”

    “......也是。”

     高斯和杰斯提斯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希卡利老师一直去鬼楼?!......”

    “对啊~嗯~?”阿古茹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眯起眼,直盯着梦比优斯,“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

     他的眼神太犀利了,梦比优斯害怕地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梦比优斯,赛罗和戴拿又去灵异社了?”高斯打了个圆场,“唉......他们不肯听希卡利老师的解释吗?”

    “你们的希卡利老师什么都没做。”阿古茹的话一针见血,“他是想看好戏呢~”

    “不是!......我有向赛罗和戴拿说明一切,可我无论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

    “哦~?”阿古茹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长叹,“那两个笨蛋把希卡利当成鬼,怎么是你在一直为他解释~?”

    “我......我......赛罗和戴拿是我的朋友......”

     蓝发青年接了下去:“赛文还是你的哥哥。所以~你既不想看到朋友被罚,也不想亲人为此伤神,是吧~?我和你一样。没办法,谁叫戴拿是盖亚的二哥呢~说吧,灵异社在哪儿?”

 

    “赛罗,戴拿......你们来了啊......”

    “社长!我们已经做好殊死一战的准备了!”

     昏暗的室内到处都有蜡烛,除了遍地的魔法阵,墙上还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画像。这里有基督,佛祖,奎师那等神灵智者,也有诡异狰狞的恶神。社团成员们刻苦钻研书籍,亲自上阵实践“魔法”,只为驱除世间一切妖魔鬼怪......

    “殊死一搏,么?......”一袭白袍的社长法依塔斯端坐如斯,他俯瞰着赛罗和戴拿,以怪异的语调说道,“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有降服希卡利的力量~?”

    “社长!我们求到了高僧开过光的佛珠,还有雷击木做成的护身符!”戴拿连忙拿出这两天求到的法器,“它们威力巨大,但如果能有社长您的帮助,我们一定能战胜那个幽灵!社长,您亲眼看看吧!”

     法依塔斯从戴拿手中接过神器,细细掂量后将它们还了回去:“的确是难得的好东西。只是~你们真的想好了吗?!没有舍身成仁的勇气和非凡的意志,再多法器也没用!”

     面对突如其来的叱问,赛罗和戴拿霎时愣了;片刻之后,他们爆发般地开口了。

    “社长!我们当然有牺牲自己的觉悟!”赛罗拍了拍胸脯,“佛祖说得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果用我一个人的生命换回全班同学的快乐,值了!”

    “我们修炼到吐血,就是为了拯救世界啊!”戴拿把不知名的液体往他和赛罗嘴角抹了抹......

    “好~好~好~很好!”法依塔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示意两人与他一起站起身说话,“起来,慢慢说。既然你们有此等勇气和决心,我非帮你们不可。经我多日观察,鬼楼里的冤魂附体在希卡利身上,想通过他危害人间。”

     戴拿擦掉了假血:“这么说......他不是实体化的鬼啊!”

    “嗯~如果是实体化的鬼,那就难对付了。好在对方只是个需要载体的战五渣,你们的法器再加上我,一定能驱逐它。”

    “太好了!学长,我们该怎么做?!”

    “赛罗,稍安勿躁。”法依塔斯取出一物,“听我慢慢说。此事,我们需从长计议......”

 

    “阿古茹,你倒是快点啊!......”

     夜色深沉,一行人急匆匆地赶往灵异社;可他们之中唯一的教职员工笃定从容,慢悠悠地走着,还时不时看看手机。

    “盖亚,别急。到那里也没用,你二哥根本不会听我们的劝。”阿古茹不知在给谁发信息,“梦比优斯啊~去灵异社之前,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忘记?......”

     看少年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阿古茹干脆不卖关子,直接把话挑明了:“你的中二老师,扎姆夏。他应该不想让学生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吧~”

    “对!......我忘记通知大家了!......谢谢您,阿古茹老师!”

    “要鞠躬就好好鞠躬,别这么夸张。对了,光靠我们几个力量可能不太够,我通知了安德鲁.梅洛斯老师;所以,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别大惊小怪。”

    一听这话,其他四人都慌了神——他们很清楚梅洛斯去灵异社会发生什么。本来并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事,而阿古茹竟然还不嫌事多......

    “什么?!......阿古茹你竟然通知了梅洛斯老师......”

    “老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梅洛斯老师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赛文哥哥的!......”

    “迪迦老师也会知道......赛罗和戴拿会被处分的......”

    “高斯......早知道不把这事告诉盖亚了......”

    “慌什么~?”阿古茹收起手机,自顾自地往前走去,“我可没说那两个笨蛋在灵异社。我只是好心提醒了一下梅洛斯,他亲爱的弟弟又在为希卡利装神弄鬼了。”

    “竟然把全部责任推给了法依塔斯学长......”杰斯提斯刻意压低了声音,“我现在可以理解戴拿为什么会讨厌阿古茹老师了......”

    “虽然这个办法太......我们还是先去灵异社吧......”

    “高斯,杰斯提斯,你们别误会......阿古茹不是坏人......”

     三人在偷偷地交头接耳,梦比优斯追上阿古茹问道:“老师,您刚刚说法依塔斯是因为希卡利老师而创办灵异社,这是真的?......”

    “是啊~”蓝发青年漫不经心地回道,“希卡利隔三差五就要去鬼楼晃一圈,法依塔斯认为他中了邪,所以就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让希卡利恢复‘正常’~”

    “中邪?......希卡利老师不是因为这个理由去鬼楼的吧......”

     阿古茹发出一声冷哼:“当然是不可能的。”

     梦比优斯又想起了那张照片:他依旧无法记起照片上女子的样貌,只依稀记得她与希卡利的样子十分亲密。他们是恋人吗?不,一定是。否则照片上的老师不会露出那样的笑......

    “是因为十分重要的人,才一直去那儿吧......”

    “嗯~?”梦比优斯的自言自语被阿古茹听到了。敏锐如他,立刻给出了警告和劝诫,“你很关心希卡利啊~哼,这家伙的魅力还是一如既往,走在路上,随手一抓就是他的忠实粉丝~不过,有些事,你这个当学生的到处打听似乎不太妥吧~学生的本职就是好好学习,不该管的别管;无论知道了多少,到此为止。”

    “是......”

    “到了。看来~好戏已经上演了~”

 

     教学楼里不断传出惨叫声和乒乒乓乓的碰撞声,灵异社已经乱作一团。站在门口的五人依稀听见了梅洛斯老师的怒吼声,法依塔斯的哭喊声离他们越来越近......

    “大哥——!放我下来!......这幅样子被学弟学妹们看到该怎么办啊——!”

    “自己闯祸还怪我?!说了多少次,别搞事别搞事,你小子从不听!不给点教训你是不会改了!”

     强壮的成年男子扛着一坨惨白物体走向教学楼大门。他一边骂着,一边抡起巴掌“啪啪啪”地打着法依塔斯的屁股......

    “这太暴力了吧......”

    “哦~阿古茹!你来了啊!”高斯还没说完,梅洛斯便向他们走来,“多谢你提醒我,否则不知道这小子会干出什么蠢事!”

    “哈?!”法依塔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原来是你!阿古茹!你太讨厌了——!”

     梅洛斯的五官快扭成一团了,他举起满是肌肉的手臂,狠狠打了法依塔斯几下:“哭什么?!阿古茹做了件正确的事!由着你胡来才不对!”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希卡利前辈!”青年的样子狼狈至极,远远看去非常像女鬼,“他如果没被迷住,为什么一直要去鬼楼?!鬼缠上了前辈,我当然得想办法驱逐她啊!......”

    “梅洛斯,法依塔斯看起来病得不轻。”阿古茹瞟了梦比优斯一眼,“你还是快把他带回家好好管教,省得被其他人听到不该听的。”

    “嗯!再见!”

 

    “事情解决了。”梅洛斯走远后,阿古茹也示意其他人可以离开了,“你们回宿舍吧。盖亚,明天见了。”

    “阿古茹~路上小心~”

     随着盖亚向阿古茹挥手道别,今晚的行动结束了。虽然从头到尾没有看到赛罗和戴拿的身影,四人还是松了一口气,各自回去休息了。

    “呼......赛罗,刚刚好险啊......”

    “幸亏法依塔斯学长舍身保护,不然被老爸知道就惨了......”

     等灵异社恢复平静,赛罗和戴拿才从暗处探出身来;确定梅洛斯离开后,他们踏上了返程。

    “赛罗,刚才教室里一片混乱,法依塔斯学长给你的东西你没弄丢吧?!那可是学长多年修炼的成果!”

    “我收好了!”赛罗摸了摸口袋,“下周三全靠它了!”

     戴拿取出手机,却还是把它放了回去:“现在先别联系学长了,反正还有两天时间,等学长安全了慢慢找他商量!”

    “哼!鬼楼里的战五渣,等我们去收拾你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栋教学楼迎来了真正的宁静;指针在十二重合时,灯光闪烁,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一声叹息...... 

                                                                                                      未完持续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