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4(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人物性格诡异,以及,OOC。

转载请标明,谢谢。


     深秋下午,U大学如往常一般热闹非凡。学生们成群结伴穿梭在校园内,聊着属于各自的话题;而每一栋学院办公楼内,教职员工各司其职,一切井然有序。教务处副主任佐菲正翻阅着手上的文件,可突然,一名不速之客前来拜访了。

    “吱呀......砰!.......”来者重重关上门,直奔佐菲办公桌前。

    “泰罗?......你怎么来了?”佐菲放下文件,他被泰罗的样子吓了一跳,“你为什么老盯着我?......别露出这种表情啊......”

    “红茶?......还是两个杯子?......那家伙来过吗?!”

    “你究竟怎么了?......坐下,慢慢说......”

    “佐菲哥哥......接下来,我会尽量克制我的情绪。”泰罗板着脸,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你应该听说梦比优斯在基础物理课上晕倒的事吧......”

    “泰罗,别气了......赛文和迪迦已经教育过......”

    “No!通宵打游戏只是次要因素!”青年的说话音量突然提升了好几倍,只见他猛然站起,一脚踢开身后的椅子,“母亲说:梦比优斯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才会晕倒的!”

    “那只是个意外......当时,梦比优斯误以为希卡利要惩罚赛罗......”

    “不是你想的那样!”泰罗狠狠拍着可怜的办工桌,不给佐菲任何插话的机会,“我向贝斯打听清楚了!希卡利当天一进课堂,班里的女生抢着往前排座,大部分男生无动于衷,可梦比优斯为什么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更奇怪的是,当晚,梦比优斯竟然问我希卡利是个怎么样的人!”

    “请冷静......”佐菲连忙将茶具转移到安全地带,然后勉强听完了泰罗的咆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才没有!梦比优斯的反常说明了一切!哼!这个希卡利可真厉害啊!......男女通吃,一击秒杀!”

    “泰罗,你静下心来听我说......学生对老师有崇拜之情,这很正常。希卡利的个人魅力你不是不知道,当年多少学生为了他想进修双学位,甚至想转专业;可最后有多少人坚持了下来?......现在,梦比优斯被吸引在所难免......等他毕业......啧,物理课程结束后就会好的......更何况梦比优斯一直在假期里打工,他对社会有一定了解......”

    “梦比优斯还没接触到真正的社会呢!光靠假期里的打工有什么用?!被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希卡利怎么放电我不管,但他绝不能伤害我的弟弟!佐菲哥哥,麻烦你转告希卡利:请他马上跟梦比优斯说清楚!以及!离我弟弟远点!再不行我就让物理院换老师!”

 

    “抱歉,打扰了。”两人吵得正激烈,门忽然打开了。一袭风衣的青年慢慢走到两人面前,他的嘴角似乎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泰罗教导员?”

    “你!......你一直在门外?!刚才我说的话......你全听到了?!”

    “看来你有急事找佐菲。”他微微欠身,随即离去,“告辞了,下次再聊。”

    “佐菲哥哥!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他还没离开?!”

    “茶刚泡不久,还是热的,你没看到吗......”

    “这家伙......太讨厌了!”还没确定希卡利是否走远,泰罗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道,“他一定是故意站在门外不进来的!......哼!听到了也好!”

    “泰罗,什么事都没发生,别胡思乱想......希卡利不会对任何人抱有那种心思......十年前的事故已经把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也许是我想多了......”短暂的沉默后,泰罗的语气缓和了不少,“我刚刚说了许多过分的话......是我不对!”

     佐菲皱了皱眉:“你不当面对希卡利说这些?”

    “难道要我亲自去给他道歉?!”

    “好~我会替你转达的~不过,”佐菲收起了笑容,“你把什么都告诉梦比优斯了?”

    “谁会提起那些陈年往事?!”泰罗看了佐菲一眼,随即扭过头,“......嗯......我只说了希卡利是在这里毕业的......”

    “真的只有这一句?”

    “哎呀!.......梦比优斯首先问我希卡利的样貌,原因是昨晚没睡好所以把新老师看成了一个长相狰狞的人......希卡利不就那样吗?!万人迷有什么好说的!......他还问我为什么希卡利老是板着脸,不爱笑,我说人家指不定在装酷!......然后......梦比优斯似乎察觉我很讨厌希卡利......就不问了......好了!就这些!”

    “......梦比优斯最近怎么样?.......”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肯定有问题!梦比优斯回家后,每次上网,我总能瞄到他在看物理院的某个页面!刚刚还说为了完善英语演讲稿要去机房,天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弄PPT!”

     佐菲始终盯着门:“希望希卡利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敢让梦比优斯挂科,我跟他没完!”

 

    “呼......这就是老师的全部资料吧......这下可以确定老师不是鬼了......”

     少年起身离开了机房。当天,梦比优斯原想拜托泰罗让自己进入档案室查看希卡利的资料;可想到档案涉及到教师个人隐私,擅自查看实属不妥,所以他便旁敲侧击地问了兄长几个问题。泰罗的回答和这两周的调查让梦比优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松了一口气,决定前往课堂。

    “虚惊一场......下课后就向赛罗和戴拿说明一切吧,免得他们继续误会老师......”梦比优斯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他心中的疑团依旧没有得到解答,“可是......当天晚上,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在鬼楼?......难道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有关?......还有照片上和老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哇啊!......”

     他的面前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两人的距离几乎可以算是一步之遥,少年差点就撞上了她。

    “对不起!......”梦比优斯立刻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道歉,“我没注意......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你看起来似乎有心事?”

    “诶?”梦比优斯抬起头,看清了来者的模样:她是一名非常美丽的年轻女性。细长的眉,湛蓝的双瞳,高挺的鼻梁,亚麻色微卷长发衬得她的皮肤格外白皙;她面带微笑,身着米色风衣,散发着一股股温暖的气息。完美的女子,令人情不自禁想接近她,却又害怕她会突然消失。

    “抱歉~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为什么你会觉得希卡利老师是鬼?”

    “我......”梦比优斯又低下了头:年轻女子看起来像是教职员工,如果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等着自己和赛罗的就是处分吧......该怎么回答?

    “你去过鬼楼?如果是这样就不奇怪了。希卡利经常独自一个人在深夜去那里,所有探险的学生都把他当成了鬼。”

     惊愕之下,梦比优斯说漏了嘴:“?!......难怪那天老师是从里间出来的......”

    “果然啊~”女子的笑更深了,“我以前是希卡利的同班同学,现在担任档案室管理员一职,你可以叫我‘阿柏’。你叫什么名字?那晚在鬼楼发生了什么?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学校有规定,无论是谁都不能进入鬼楼——包括教职员工。”

     温柔的话语打消了梦比优斯的顾虑。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还将当晚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我发现照片上的人和老师一样......所以就认为......老师是鬼......”

    “照片上的人是希卡利本人~”阿柏笑出了声,“十年了,他一点都没变,完全看不出是个三十岁的人呢~”

    “啊哈哈......”

    “梦比优斯,我替希卡利向你道歉。”阿柏忽然收起了笑容。她注视着少年,郑重其事地说道,“很抱歉,那晚他吓到了你和你的朋友......”

    “阿柏老师!请不要这么说!......”梦比优斯红着脸,低下了头,“我应该向希卡利老师道歉!......未经允许,我调查了他......偷窥别人隐私是不对的!......”

    “希卡利来了。”阿柏望向远处,“泰罗指导员因为你在课堂上晕倒的事而迁怒希卡利,他知道你在机房。”

    “泰罗哥哥竟然会发那么大的火......真的很抱歉......我给所有人带来了麻烦......”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看,希卡利就在那儿。”

     灰色的风衣,孤寂的身影,蓝发青年神情漠然地站在拐角处,远远望着信息中心大门。希卡利没有发现少年正在不远处看着他,只是静静等候着。

    “老师果然生气了......”

    “向他说明一切吧~”阿柏的脸上重新浮现微笑,“希卡利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不会责怪你的~”

    “嗯!阿柏老师,谢谢你!”梦比优斯向她道别,“我先告辞了!”

    “请等一下......”才走出没几步,他的身后又传来了女子的声音,“梦比优斯,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您请说。”

    “请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包括我们之间的谈话。身为档案室管理员,我的工作是保守秘密;但是......”

    “我会的。”梦比优斯点了点头,“阿柏老师,我也要谢谢你替我保密。”

    “别放在心上~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吧......”

 

    “赛罗啊......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我知道!.......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赛罗和戴拿垂头丧气地走在校园小路上。这两周来,他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驱鬼”办法,可无济于事;眼看一个月的时间就快结束了,两人终日惶惶不安。

    “龙怎么会被接走......”两人挑了一处坐下后,戴拿双手掩面,“本来多简单的事啊......没想到......唉!......人算不如天算啊!......难道我们就要死了吗?!......”

    “别放弃!......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要快啊......”戴拿说着说着,要哭出来了,“每周两天有物理课,一堂课就是一个半小时......每次面对那家伙我就觉得压力山大啊......最可怕的是我们平时找不着这只鬼,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手......”

    “别急呀!......我这两周在不停地上网查资料呢!”赛罗取出ipad,给戴拿看他的“战斗成果”,“既然往生咒,正气歌和圣经没用,只能用硬的了!鬼一般怕这些东西......大蒜、桃木剑、高僧开过光的佛珠、驱鬼符、玉......貌似狗血能让它们现出原形......”

     赛罗还没说完,戴拿就打断了他:“不对不对!你前面说的大蒜啊桃木剑啊什么的,都是防身用的!至于狗血......我们上哪儿去弄!......”

     白发少年翻了一个白眼:“你不防身直接跟鬼正面杠?!戴拿,别犯二!我们现在只能先保护好自己,然后再想办法怼死那家伙!”

    “也是......桃木剑什么的比较难搞,我们先带着大蒜去上物理课吧!接下来......”戴拿又恢复了垂头丧气的模样,“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蒜护体,我们不用怕他了!”赛罗狡黠一笑,双手握拳,“下课后,跟在他后面!摸清鬼的行动路线,找到他的弱点,我们就能让他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二哥~!赛罗,下午好~”

    “哇!......”突然冒出的声音让两人吓了一跳;不过,看清来者的容貌后,他们立刻松了一口气:“盖亚?......哎哟你吓死我了!......今天下午没课?”

    “盖亚啊......你学啥不好学吓人......戴拿和我刚刚差点被你吓死......”

    “我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就来这里走走,放松一下~”少年顿了顿,问了一连串问题,“二哥,‘鬼’是谁啊?......他做了什么,你和赛罗要搞死他?......你们该不会......真的要把那个人往死里揍吧?......”

    “啊?......这个......”一听到盖亚的问话,戴拿顿时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嘛......盖亚,我......”

    “咳咳!......”赛罗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盖亚啊~你误会了。这个‘鬼’啊~只是个游戏ID~他前几天在游戏里加了我和戴拿仇杀,害得我们没办法完成日常任务,现在我们正商量怎么反击呢!是不是啊,戴拿?!”

    “对对对!那家伙如影随形,给我们带来了多少麻烦啊!绝对不能放过他!”

    “二哥......游戏里的事,你要在现实中报复?......”盖亚来回看着戴拿和赛罗,小心翼翼地劝道,“别这样......如果系主任知道你们打架斗殴,会处分......”

    “盖亚,既然是你二哥的决定,就别拦着他了。”

    “阿古茹?!”

     海蓝的齐肩长发,黑色的风衣,相似的气息在冷俊男子身上浮现,只是愈加深不可测。名叫阿古茹的青年如海洋般深沉,给人一股股神秘感;他仿佛一直眯着眼,似笑非笑。

    “你的二哥已经是成年人了,他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再说~身为长辈,戴拿,你应该会和迪迦一样,在弟弟面前树立正面形象吧~”阿古茹的风衣口袋里突然传出几下手机震动声,他不再对戴拿说话,“我接个电话。喂,请说。”

    “戴拿,他就是你说的阿古茹吧......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这幅态度真令人讨厌!”

    “可不是嘛!”盖亚直盯着青年,戴拿的双眼中喷出一股股怒火,“真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魅力,盖亚整天围着他转!”

    “阿古茹,出什么事了?”

    “我知道了,等我回复。”片刻之后,阿古茹挂断了通话,“希卡利那儿出了点问题。盖亚,和我一起去帮他。”

    “嗯!”盖亚跟随阿古茹离开了,“二哥,赛罗,回头聊~”

    “我去!盖亚你说走就走啊!喂!......”

 

    “阿古茹,我们是不是应该快一点?希卡利老师说不定很着急......”

    “你二哥去过鬼楼了。”

    “诶?”

     阿古茹慢悠悠地走在校园大道上,冷不丁回了一句。这下,盖亚懵了:“阿古茹,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从那两个人开始谈话,我就一直在他们身后。”阿古茹发出一声冷笑,“知道你二哥和赛罗在讨论什么吗?驱鬼~”

    “啊?!”盖亚只觉得哭笑不得,“二哥这是怎么了?......鬼根本不存在啊......”

    “鬼的确不存在,但你二哥和赛罗在鬼楼遇上了。鬼楼里的‘鬼’只有一位——那就是希卡利。多少年过去了,深更半夜去废弃大楼的习惯还不改。我看他是想吓死了学生才肯停~”

    “阿古茹,你怎么知道二哥和赛罗遇上的是希卡利老师?那么多喜欢探险的学长学姐会去鬼楼,他们说不定正巧撞上......”

    “他们谈话时提起了物理课。担任经济管理系大一新生课程的老师就那么几个,想想就知道是谁。而且,我刚刚说起希卡利的名字,你二哥脸都白了。”

    “这根本就是一场误会啊!......二哥他真是的!能不能让大哥省点心......”盖亚决定把真相告诉赛罗和戴拿,“阿古茹,谢谢你。你先去帮希卡利老师,我向他们解释清楚后马上就来!”

    “没这个必要。希卡利会解决的。你二哥又不是傻子,他会意识到这只是虚惊一场。对了,刚刚来电话的不是希卡利,是欧布。”

     才走出几步的盖亚只能走回去:“......阿古茹!你太坏了!......”

     黑衣男子掏出手机,面无表情地打着字:“迦古拉的实验室出了点意外,可他说不用任何人帮忙;欧布实在没办法就来找我了。”

    “所以我们现在去迦古拉老师那里?”

    “我回复欧布了:既然迦古拉觉得他有能力解决问题,你看着就行。”

    “......”

    “还有~真要出事了,马上联系我。”阿古茹笑了笑,“走吧,迦古拉再逞强,实验室就要炸了。结束后,我们一起去甜品小站。”

    “好!”

 

    “诶?你们看,那不是物理院的两座冰山之一吗?!”

    “是希卡利老师!他好帅啊!”

    “老师为什么一直站在信息中心大门口啊?......难道是在等?......”

     果然不该来吧......听着周围学生对自己的议论,希卡利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股烦躁:真是的......我究竟是为什么才来信息中心的?......想查就查,不会给我带来任何麻烦......回去吧,改天把这个交给佐菲,让他代我还回去......只是......这么做会不会引起泰罗更深的误会?......

    “老师!......”

     他并没有在意身后的呼喊,继续向前走去;年轻的声音越来越近,一道火红的身影追上了希卡利:“请等一等!......老师!......”

    “是你?......”红发少年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看着梦比优斯如此累的模样,希卡利决定等他缓过来后再说话。

    “老师!......”梦比优斯深吸一口气,随即便是一个超过九十度的鞠躬,“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该违反校规进入鬼楼!......我不该把老师当成了幽灵!......我更不应该因为这个理由随便翻看老师的资料!......泰罗哥哥把一切责任都归咎给了老师!......对不起!......”

     梦比优斯双目紧闭,不敢直起身;对方一直没有回答,他的心越跳越快。漫长的寂静后,他的手忽然被拉起,紧接着,被人轻轻握住。

    “老师?!......”他睁开眼,惊讶地发现老师竟然握住了自己的手!

    “别弯着腰了。”蓝发青年俯瞰着梦比优斯,依旧是淡漠的话语,“还是这样最直接。凭感觉,你认为我是不是‘幽灵’?”

     绵绵暖意从掌心传来,这是一个温柔的握手。它就像深秋下午的阳光,让人觉得格外轻松,惬意。梦比优斯与很多人握过手,可这一次,他的内心深处似乎被触动了。不知为什么,梦比优斯希望老师可以一直握着他的手——这份温暖,真让人贪恋......

    “你的手很冷。为什么要紧张?我很可怕么?”

    “啊?......不是!老师一点也不可怕!......老师不是幽灵......是与我一样的人......”梦比优斯涨红脸,尴尬地抽回手,却发现手里多了一样东西,“诶?这是?......我的护身符?!......它为什么会在老师您的手上?......”

    “那天晚上你一直用力往下拽它,绳子断了都没察觉。”希卡利似乎笑了,“哼~小鬼就是小鬼,一点简单的小事怕成那样......你在课堂上晕倒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了,没想到~你居然还为了确认我是不是活人去查资料......”

    “对不起,给老师添麻烦了......那天我太害怕了,所以......”唔......让老师看了笑话......真不好意思......

    “别道歉了,一场误会而已。况且,我们老师的简历就是让学生看的,不是么?我先回物理院了。回去后提醒一下你的两位朋友:别在上课的时候神神叨叨,影响别人。”

    “我会的。”清瘦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有那么一瞬间,梦比优斯不想他离开,“老师!......”

     希卡利微微侧身:“还有什么事?”

    “我......”少年摇了摇头,没有说出想问的话,“没什么......我......我会努力的!......”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如果直接问老师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在鬼楼......太失礼了!......说不定还会给阿柏老师带来麻烦......”

     梦比优斯向教室走去,他的心完全被希卡利占满了:老师为什么会在深夜去鬼楼?......跟那张照片有关吗?......照片上除了老师还有一个人......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她是谁?......和老师是什么关系?......

    “梦比优斯!你这是怎么了啊?!”少年定了定神,“别再想老师的事了!......那些跟你无关!......上课上课!安心上课去!”

     他的身后,忽然闪过一丝笑声......

                                                                                                      未完持续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