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3(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意愿,请多多包涵。

转载请标明,谢谢。


      U大学校医院。

      这天下午,医院来了一名不同寻常的病人。医学系主任兼校医院院长竟然亲自出诊,惹得年轻的护士和医生们议论纷纷。大家非常好奇病人的身份,可惜无法进入病房,只得通过“病人家属”来猜测。

    “在院长身边的是三个学生......奇怪......躺在病房里的会是谁啊?”

    “大概是院长的亲戚吧......搞不好就在这所大学里就读!”

    “啧啧啧......有关系就是好!”

 

    “放心吧,梦比优斯没事。”不理会周围人的评头论足,院长对着三名学生露出释然一笑,“他昨晚没休息好,再加上情绪过于激动,造成了短时的脑部缺氧,才会昏迷。好好睡一觉就可以了~”

    “非常感谢您,玛丽女士。”

    “呵~接下来该是你了,赛罗~请你告诉我,昨晚你和梦比优斯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都没休息好?”

    “呃......奶奶,我们......”

    “院长,我去看看梦比优斯!”

    “我也去!......”

    “戴拿,你留下~照顾梦比优斯,一个人就够了~”

      一提起昨晚之事,三人立即支支吾吾;纳伊斯抓准机会逃走了,只留下赛罗和戴拿面对尴尬的处境。玛丽女士平日里一直面带和善的微笑,可了解她的人多多少少有些知道:这位看似和蔼可亲的院长,每一个笑容背后都带着难解的心思;她接下来会微笑着说什么,做什么,全是未知数......

    “赛罗~怎么不说话~?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是......奶奶......我......”赛罗撑不住了,他无法面对充满未知的微笑。少年决定把一切和盘托出,“昨晚都是我的错!......我硬要......”

    “院长!很抱歉!都是我的错!”他未说完,戴拿抢着吼了起来,“昨天晚上......我们几个通宵打游戏了!......我嫌人太少,赛罗才硬拉上梦比优斯一起玩的!......对不起!......是我害他们没休息好!......”

    “戴拿......这里是病房......病人需要休息~”玛丽女士微微皱着眉,注视着低下头的赛罗和戴拿,“唉......你们啊~让我说什么好......赛罗,你和戴拿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懂得自律;可你们经常通宵打游戏,逃课,甚至想拉上梦比优斯......我不说了,你们应该清楚自己错在哪儿。梦比优斯醒了后,向他好好道歉。”

    “是。”

 

    “呼......戴拿......多谢了......”

    “我们是朋友......当然要帮你啦......”确认玛丽女士离开后,戴拿小声问道,“赛罗,昨天晚上你和梦比优斯究竟去干什么了?......我有种预感......这件事一旦让你奶奶知道,她肯定会大发雷霆......你们是发小,还住同一间,该不会......”

    “你在想什么?!我是直男!正好病房里只有梦比优斯和纳伊斯,进去!我慢慢说!”

 

    “赛罗......你别激动......梦比优斯还在睡觉呢......”

    “你千万别吵醒他......”

    “我知道!......”少年讲述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期间,戴拿和纳伊斯不断提醒,赛罗只得尽最大努力克制情绪,降低说话音量。他终于说完了,“总之......戴拿!都是你的错!”

    “哎哟我去!.......赛罗,你还真去了鬼楼啊!.......”戴拿摸了摸后脑勺,“我就觉得奇怪:昨晚为什么有两只乌鸦一直在叫?......原来是你和梦比优斯......我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当真了......”

    “别想推卸责任!现在我们被鬼盯上了,你说怎么办?!”赛罗可再也不想提起那些狼狈事了:听到诡异的脚步声后,他立即拉起梦比优斯冲出鬼楼,两人一路狂喊着奔回了宿舍......回到房间后,他们躲进被窝,一夜没睡......今天上午没课,然而两人睡了短短两个小时后就被噩梦惊醒了......为了防止鬼找上门,他们特地去了人多的教室,没想到......

      纳伊斯插了几句:“赛罗......我觉得你和梦比优斯搞错了......世界上外貌相像的人多了去了~老师也有可能是照片上受害者的家属啊!”

    “不不不......”戴拿摇了摇头,“赛罗说......那家伙是从二楼里间走出来的......他一把年纪了却还像个小鲜肉,又瘦又白,简直是鬼的标准配置......而且......梦比优斯的护身符莫名其妙没了......没错......所谓的老师是鬼!”

    “戴拿!你说话轻点!大家都冷静一点......赛罗,你的分析是......鬼附体到了老师身上?但是我看到的老师和你们看到的老师一模一样,他应该是人吧......”

    “呵呵......你们完了!”赛罗送了纳伊斯一个白眼,“鬼楼里的鬼不仅缠上了我和梦比优斯,你们俩也别想活了!”

    “赛罗,你这话就不对了!就算老师真的是鬼,戴拿怂恿你去鬼楼,鬼找上他理所应当,可我跟老师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我?”

    “鬼杀人还跟你讲道理?!说不定......他盯上了整个班......”

    “赛罗......你说得对......”戴拿低下头,额上全是冷汗;他满脸黑线,“那家伙在鬼楼呆了十年......看着历届学生愉快地入学到毕业,再想想自己......心里一定怨气冲天......他终于找到机会靠你和梦比优斯出来了......鬼会折磨我们......让我们时刻处于恐惧中......他会在镜子里出现......会时不时来一发鬼来电......他还会在睡觉时与我们同床共枕......说不定......那家伙的终极目标是诱惑全班集体自杀......”

    “赛罗,戴拿......你们这是恐怖题材作品看太多了......”纳伊斯半张着嘴,看了看两人,“现在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别自己吓自己......我就是觉得你们搞错了。改天让梦比优斯凭关系查一下老师的档案不就可以了?”

    “赛罗......对不起......接下来一个月我包了你的三餐吧......如果我们还能活一个月的话......”

    “不用了!......戴拿!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

    “诶?......赛罗?......”

      两人对视着,突然一齐用力地点了点头。戴拿开口便是长篇大论,越说越激动:“对!赛罗,为了拯救大家的生命,我们必须站出来!不过,我们不能打草惊蛇。现在所有上他课的女同学们都被迷住了,我们只能证明老师是鬼!如果老师是被鬼附体了,我们就要想办法把鬼赶走!”

    “我去你们都没听我说话吗?!”纳伊斯恨不得掀床了,“别瞎YY了!最简单的上网查资料不会吗?!”

 

    “梦比优斯!你没事吧?!”纳伊斯话还没说完,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突然冲了进来。他,就是U大学校长的独生子,泰罗。青年担心地看向梦比优斯,眼中尽是疼爱,“好好的上着课,怎么突然晕倒了?!哪里不舒服?!”

    “泰罗老师......我没事。”不知什么时候,梦比优斯已经醒了,“昨晚没休息好,睡一觉就好了......”

    “这里又没外人,叫哥哥!”

      少年点了点头:“嗯,泰罗哥哥。很谢谢你来看我,只是......你的工作......”

    “躺下躺下!......梦比优斯,你放心,我下午没课!......”从注视着少年的双眼,到下意识地回避,泰罗的脸不知不觉红了,“额......有课也让表哥先去顶着!.......”

    “很抱歉,让哥哥担心了。”

    “脸色这么白,别起来了!”泰罗替梦比优斯盖上了被子,“你啊!明天干脆休息一天!课程什么的别担心,我一定会让那些老师分享他们的课件!喂!你们!”

    “啊?......”

      泰罗眉头紧锁,眯起眼盯着赛罗和戴拿:“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们两个不好好学习,成天逃课打游戏,还想带坏梦比优斯!别以为考试过了就行,期末评分有出勤率这一项!经常逃课的就等着挂科吧!给我记住!一、以后任何课都不许无故缺勤,否则表哥和迪迦也救不了你俩;二、少打游戏,你们再经常通宵我就向校长建议开启宵禁;三!别再让我看到梦比优斯因为你们出事!今天就算了,如果有下次,我饶不了你们!”

    “是......”

    “纳伊斯,今天辛苦你了。”泰罗转而看向纳伊斯,面带微笑,“落下的课程多问问新老师,他不会为难你的。这里有我陪着梦比优斯,你们回去吧。”

 

      向泰罗和梦比优斯道别后,三人离开校医院,直往咖啡馆走去。距离晚饭时间还早,他们决定先轻松一番——顺便,商量一下“驱鬼”计划。

    “话说......我有点担心诶......梦比优斯会不会说漏嘴?......如果泰罗老师知道你们晚上去了鬼楼......我们不仅会被骂,搞不好还要得到处分......”

    “他当然不会啦......”纳伊斯面带歉意,说起话来轻了几倍,“我们刚刚讨论的时候说话声太响......梦比优斯早就被吵醒了......”

    “戴拿,你就放心吧~梦比优斯肯定不会把我们供出去的~”赛罗指了指自己,“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他的人!走,进去慢慢聊~”

    “好~赛罗,依照约定,这顿算我的!”

    “谢了,戴拿~”

 

      与此同时,校医院病房内,两兄弟正在对话。

    “哥哥,父亲最近身体怎么样?”

    “放心吧,父亲可精神了,他正在计划引进更多人才呢。倒是龙......”

    “龙怎么了?!”

    “佐菲哥哥的朋友回国了......龙被他接走了。自从你上了大学,每次回家龙都很高兴......看得出来,这孩子很喜欢你......佐菲哥哥真是的,你还没和龙道别呢......”

    “没关系~既然是佐菲哥哥的朋友,以后还是有机会见到他的。龙回到了原来的家,一定很高兴......”

    “梦比优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啊?......”少年迟疑片刻,勉强回道,“没有......”

      泰罗觉得今天的梦比优斯不太一样:弟弟一旦想隐瞒什么事,眼神便会飘忽不定,说起话来也会支支吾吾。“没有撒谎?”

    “泰罗哥哥,我真的没事......”

    “唉......才几个月没天天见面,你就变了......心事越来越多,成天说自己没事......”

    “哥哥?”

    “梦比优斯,你啊......太善良,太懂事了。你一直为别人着想,很少考虑过自己......从小到大,你独自一个人扛下了多少事?乐于助人值得表扬,但是......”泰罗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不由为他担心,“我一直在害怕,你会不会哪天为了毫不相关的人牺牲自己......”

    “不会的,哥哥。”

    “每次你都信誓旦旦地向我们保证不会再多管闲事,结果......”

    “哥哥,我有底线。”梦比优斯注视着泰罗的双眼,诚挚又坚定,“力所能及的事我一定会做,但不等于我会无限奉献。请相信我:哥哥,你的弟弟已经长大了;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真能这样就好了......”泰罗起身,向大门走去,“晚饭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去买。”

    “咖喱饭。嗯......咖喱鸡块饭!”

    “好~”

    “请等一下,哥哥......”

    “怎么了?”

    “我......我......”梦比优斯犹豫片刻,最终大胆地说出了口,“有件事,我想拜托哥哥帮忙......也许......比较过分......”

    “就说你有心事!说吧,跟自己哥哥客气什么?”

    “谢谢。泰罗哥哥,我想......”

 

    “咖啡和蛋糕,请慢用。”

    “谢谢你啊~杰克叔叔~”

      悠扬缓慢的纯音乐回响在咖啡馆内。钢琴的独奏与弦乐的和声,仿佛是一人在倾诉,另一人在给予安慰和鼓励。咖啡的芳香,配上治愈人心的音乐,在这里的确能得到真正的放松呢~

    “我知道你们今天这个时间没课~否则我就不招待你们了。”杰克无奈地笑笑,“赛罗,戴拿,别再逃课了。”

      赛罗立刻双手合掌:“杰克叔叔......求您饶了我们吧......泰罗叔叔已经教育过我和戴拿了......为了不挂科,我们以后会好好上课的......”

    “好好放松吧,唉......”

 

      杰克回到吧台后,三人慢慢享用下午茶,一边开始闲聊。

    “赛罗,梦比优斯好像说过,他是校长和玛丽女士收留的,是吧?”

    “嗯~梦比优斯是奶奶朋友的孩子。他的双亲在一场空难中不幸逝世,奶奶就把他接回了家。梦比优斯刚到我们家那会儿跟我一样,只有五岁,可可爱了~他叫爷爷和奶奶‘父亲’、‘母亲’的时候,泰罗叔叔脸红了~”

      纳伊斯“噗嗤”一声笑了:“难怪你和泰罗老师那么喜欢他......这么说~按辈分来,你还得叫梦比优斯一声小叔~”

    “什么小叔!”赛罗大吼道,“梦比优斯可是在我的保护下长大的!”

    “一听就知道你在撒谎。”

    “哼~梦比优斯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我们全家都很照顾他!他当然是在我们的保护下长大的!杰克叔叔,我没说错吧!”

      纳伊斯不屑地喝了一口咖啡:“梦比优斯那是在你爷爷、奶奶、爸爸和叔叔们的呵护下长大,与你无关~”

    “胡说!梦比优斯每次被欺负都是我替他出头!不过......他隐藏的很深啊......”赛罗压低了声音,“昨晚去鬼楼,梦比优斯的身手可好了!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

    “梦比优斯从初中开始就养成了锻炼身体的习惯。”不远处的杰克似乎没听到赛罗后面的话,他皱了皱眉,“其实不用你出手,梦比优斯就能解决。你是没看到当年梦比优斯把那群小混混打趴后,还把他们送进医务室教育一番的情景......这位客人,您要点什么?”

      一滴冷汗从纳伊斯的脸上淌下:“噫......教鞭和糖么......赛罗,我怎么突然觉得梦比优斯好可怕......他是个天生当老师的料啊......”

    “啊?......哈哈哈......”赛罗只能以尴尬的笑作为回应,“你放心......梦比优斯人很好的啦......他不会对我们这样的......”

    “喂......你们聊得真欢啊......”一直被忽视的戴拿拉着脸,一副阴气沉沉的样子,“忘了正事吗?!”

      赛罗这才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对对对!我们要驱鬼!可是......该怎么逼他现出原形呢?”

    “我也不知道......”

    “根本不用,老师怎么可能是鬼?”

    “纳伊斯你闪一边去!”戴拿推了他一把,“我看你也中了鬼的迷魂术!搞不好会成为猪队友!赛罗,我们继续!”

    “根据我以前看过的灵异小说,想让鬼现出原形,就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我们又不知道那家伙的真名......”

    “他不是说了自己叫希卡利吗?......”

    “笨!鬼会告诉你真名吗?!‘希卡利’一定是他杜撰出来的!......”

 

    “哗啦!......”

      向来稳重的杰克竟然把整整一壶红茶打翻了!茶壶横卧在桌面,滚烫的茶水不断滴下,地上湿了一大片。此情此景,客人一定会大发雷霆吧......

    “杰克叔叔,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杰克看了看客人,又把视线投向赛罗这一桌,表情十分怪异,“你们继续......很抱歉!我马上为您打扫......”

    “那位客人脾气不错嘛......”

      出事的桌子正好被立柱挡着,赛罗等人无法看到客人此刻的神态;不过,这只是个小插曲,他们又开始讨论如何“驱鬼”了。

    “不知道对方名字,该怎么办呢?”

    “我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赛罗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这样太对不起梦比优斯了!”

    “什么办法?......赛罗你先说啊!”

    “唉......戴拿,有些东西,我们看不到,但是龙一定能察觉......如果龙看到那家伙,反应很激烈......”

    “赛罗,我好像懂你意思了。你想让梦比优斯把龙带到学校,让龙去证明老师是鬼?”

    “没错。”少年低下了头,“可万一......龙出事了怎么办?......他可是陪伴梦比优斯走过三年高中生活的家人啊......”

    “这个......赛罗你放心,我会保护好龙的!”

    “不行不行!这办法太损了,再想想别的!”

    “还想什么啊?!我们都快活不过一个月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整整讨论了二十分钟也没结果;同桌的纳伊斯悠然享受甜点,安静地围观整个谈话。眼见日落西山,快到晚饭时间了;杰克向他们走来,微笑着问道:“你们讨论得真激烈啊~怎么?考虑在这里吃晚饭么?我这里提供西式简餐哟~”

    “杰克叔叔,谢了~我们还是去食堂吃饭。一共多少?戴拿,结账~”

    “有人付了。”

    “诶~?”三人面面相觑,“谁给我们结的账?”

    “放心吧,是我的朋友。他觉得你们十分可爱,就替你们结账了。别放在心上,都是自己人。”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今天还不算太倒霉!杰克叔叔,替我们谢谢他!我们先走了,下次见~”

    “慢走~”

 

    “你和赛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赛罗等人走远后,杰克走向了那一桌,“为什么他们把你当成了鬼?”

    “年轻人嘛,想象力比较丰富。这件事别告诉赛文,我会处理的。”

    “还是老样子啊......大科学家,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

    “院长的意思。他对我说: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就别回学院了。算是给了我半天假吧~”

    “父亲恐怕是在委婉地告诫你:别过度压榨助手......”

    “受不了就别进我的实验室。”

    “你......”谈话无法继续了,杰克只得换个话题,“你为什么要替赛罗结账?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糊弄过去的......”

    “那些年轻人觉得自己的生命所剩无几了~我得让他们知道: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

      杰克彻底无语了。

    “今天的音乐很不错。”或许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他主动开口了,“可以告诉我曲作者和专辑名么?”

    “V.K克的《镜夜》和《爱.无限》,梦比优斯推荐的。现在播放的乐曲是《琴之翼》。”

    “真的很特别......我该走了。多有打扰,下次再见。”

 

      离开咖啡馆后,蓝发青年独自一人向校外走去;途经校医院时,他忽然停下脚步,望向高处:“梦比优斯......得找个机会谢谢他......”

    小巧的护身符,静静躺在他的掌心。

                                                                                                       未完持续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