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2(CP:希梦)

转载请标明,谢谢。

002

       翌日下午,U大学某教学楼某教室。

     “Hello~高斯~”

     “下午好,戴拿。”入座后,高斯环视四周,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嗯?梦比优斯呢?通常都是他第一个到教室的......”

     “不清楚~”戴拿伸了个懒腰,“不过......奈欧斯,我好像听你说他身体不舒服,一上午都没出宿舍,对吧?”

     “嗯~赛罗也是,平常这个时候他早就去篮球馆了。”

     “期中考试后气温降了不少呢......戴拿,奈欧斯,如果今天老师查勤,我们替梦比优斯和赛罗请个病假吧~”

     “好~哈哈哈~赛罗这个逃课专业户也有真请病假的一天啊!唉——”戴拿突然发出一声长叹,“如果我也能请病假就好了!谁想来上基础物理这种无聊的课!”

     “就是!”一旁的纳伊斯附和道,“你们这些理工科也就算了,我们这群法学院的为什么要学物理?!”

     “强势专业~U大学有几个专业在全国可是数一数二的,”奈欧斯一边擦汗一边解释道,“所以,其他学生也要学习它们的基础课,体现学校特色......当然,我们的课程比物理系的容易多了。”

     “切~不就是那些理工类的学院想圈钱嘛~”

     “这么一说......奈欧斯,你的土木工程学院不也是这样?!”戴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着说着,一掌拍向正在喝水的奈欧斯,“赛罗向我说过,说他一个在环境学院任职的叔叔总吐槽他们的学生为什么要学结构力学和钢筋混凝土~你们也挺会赚钱的嘛!是吧~?”

     “咳咳!......戴拿......你......下手......好重......”

     “你们别以为学校是为了赚钱才安排那么多课。只要条件符合,我们就能转专业,或者进修第二专业。”众人激烈地讨论着,杰斯提斯冷不丁插了几句。他瞟了一眼正在帮助奈欧斯平复呼吸的高斯,“这家伙早就计划获得生物学和法学的学位了。”

     “对你们这些学霸而言当然是好事啦~”戴拿耸耸肩,一撇嘴,“我这个学渣就免谈了,过就OK~”

     “戴拿,请别这么说。如果不是复习太累导致你在考试中睡着了......”

     “艾玛~停停停......高斯,你什么都好,就这点不好......说教起来跟梦比优斯一样,滔滔不绝......”戴拿摆了摆手,“学霸们......求你们行行好,放过像我这样的小透明吧......”

       高斯微微一笑:“我可没资格称得上是‘学霸’。你的弟弟比我优秀多了~”

     “我们家的跳级天才生盖亚啊~他早就被一个叫阿古茹的拐走了~看着自家白菜被别人抱走,总觉得不爽啊......唉~我总算能理解泰罗老师的担忧了!”戴拿突然切换状态,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梦比优斯长得帅,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脾气又特别好,万一像盖亚一样被某个奇怪的教授拐走了怎么办?!”

     “你在说什么无聊的话?莫名其妙。高斯,走,我们坐到前排去。”

     “诶?杰斯提斯,你不是一直说普利茨墨老师是‘麦克杀手’吗?怎么突然......”

     “换老师了。”杰斯提斯拉着高斯坐下后露出了一丝笑容,“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普利茨墨老师出国交流了,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有人用他的声音荼毒大众听觉。新老师是不久前回国的优秀科学家,在量子物理领域取得了突出成果。他还很年轻,好像只有三十多岁?”

     “真的?太好了~可惜......梦比优斯今天不能来课堂,不然他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找老师交流......”

     “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看......”

 

       顺着杰斯提斯的目光,高斯看到了一个与往常截然相反的梦比优斯:红发少年脸色苍白,眼角带着深深的黑眼圈;面对与他打招呼的同学,梦比优斯只是点点头,勉强挤出笑容。毫无精神的他慢慢走到第一排,安静入座。

     “梦比优斯看起来病得很重啊......”

     “他太拼了。”杰斯提斯摇了摇头,“病成这样不好好休息,强撑病体来上课......那家伙还不想让自己睡着,特意坐第一排正中间......一会儿见到老师,他肯定会装出很有精神的样子......嗯~?逃课专业户怎么来了?”

     “看赛罗的样子......他也病的不轻啊......”

       赛罗的情况比梦比优斯更糟。他低着头,耷拉着脸不理睬任何人;白发少年直接走向后排,一屁股坐到戴拿身后,趴在桌子上一言不发。

     “哎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戴拿转过身,笑嘻嘻地看着好友,“不需要上课就考到高分的学神啊~你今天怎么来上课了~?!”

     “戴......拿......”

     “哇!......”赛罗低沉绵长的声音把戴拿吓了一跳,他连忙摸向好友额头,“你没事吧?!烧退了没?!”

     “我没事!戴拿,你给我记着,万一我......”赛罗低下头,谁都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怪人。”

     “戴拿戴拿!”纳伊斯拍拍戴拿,指向前排,“你看:又有女生去主动关心梦比优斯了!怎么就没人来看看我们这群可怜的单身狗啊?!”

     “别急~女神总有一天会降临在你身边的~”

     “哼~借你吉言~”

 

     “梦比优斯,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没事吧?”

     “我没事......”少年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谢谢你,班长。”

     “嗓子都哑了......”贝斯俯下身,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梦比优斯,你现在应该立刻去校医院,否则......”

     “没事的!......我真的没事!......班长,非常谢谢你......快上课了,我离开课堂会影响大家的......下课后......我会去休息的......”

       梦比优斯话音刚落,整个教室便充满了惊叫声。两人回头,只见女生们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课本,走向前排;她们的眼中流出好奇与兴奋,无一不在交谈站在讲台后的老师。

     “好奇怪啊......大家为什么都来前几排了?......竟然还说普利茨墨老师.....帅?......他们不怕老师的电流音了?......”

     “不是啦!贝斯,我替你看着座位,你快去拿课本!”

     “谢谢你,艾琳娜。”

       两人匆忙占下了梦比优斯身边的空座。贝斯跑向原来的座位,艾琳娜笑着指了指前方:“梦比优斯,今天为我们上课的不是普利茨墨老师!你看!......”

       梦比优斯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一反常态的同学们身上,却未想到看一看大家口中的帅气老师;经艾琳娜提醒,他才反应过来。少年怀着同样的好奇心看向讲台,可当他看清老师的样貌后,只觉得毛骨悚然。

 

     “戴拿!你这个乌鸦嘴!”纳伊斯一把抓住戴拿的衣领,不停地晃着他,“什么‘女神降临到我的身边’,分明是男神把妹子们拐跑了!”

     “纳伊斯......冷静......”戴拿努力从晕天转地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你刚刚那句话......好像哪里不对了......”

     “都是你的错!”

     “纳伊斯,别急嘛~说不定新老师跟普利茨墨老爷子一样,开口跪~你说是不是啊赛罗~赛罗?睡着了?......”

       白发少年趴在桌上,发出沉重均匀的呼吸声;他睡得很熟,方才如此剧烈的响动也没让他醒来。

     “真睡着了啊......昨晚通宵了么?”

     “没事。戴拿,一会儿那老师一开口,赛罗就被吓醒了。”

     “喂喂喂!纳伊斯,我说着玩的,你别当真!我可不想再听到电流音了!......”戴拿望着慢条斯理准备中的老师,皱了皱眉,“这家伙穿西装,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嘛......瞧他瘦巴巴的样子,八成是个文艺青年......蓝色的头发......还真像阿古茹......”

 

     “因为工作调动,普利茨墨教授出国了。从今天开始,直至学期结束,由我来担任你们的讲师。”带着便携麦克风的青年微微低头,“我的名字是......请多指教。”

     “老师的声音好好听!”

     “是呢是呢!不过~老师的样子看起来酷酷的!”

     “冰山型啊!......贝斯~完了完了,我只记得老师的名字是‘希卡利’!......他姓什么我没听清~”

       女生们交头接耳谈论不休,梦比优斯完全没听清她们在说什么。少年的脸庞毫无血色,冷汗直冒;他微微张嘴,呼吸急促,瞪大双眼呆滞地看着前方:刚才,老师抬头时似乎有意看了一眼自己......青年的这一眼令梦比优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少年耳鸣不止,唯有“扑通扑通”的快速心跳声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昨天晚上的鬼附体在新老师身上了......他来找我们了......怎么办?......以病假为由直接离开课堂?......不行!......赛罗还在这儿呢!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他在?......他在?.......梦比优斯环视四周,寻找好友的身影,他终于在戴拿身后发现了熟睡的赛罗。上课铃已响,可赛罗毫无动静;事态严重,梦比优斯决定唤醒好友。

     “赛罗.....你的手机现在应该是振动模式吧......快醒醒,出事了......”梦比优斯低下头,悄悄拿出手机给好友发短信;他时不时抬头观察老师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暴露。好在青年专注于授课,并未察觉到梦比优斯的举动。

     “不是吧......赛罗,你竟然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从来都是响铃模式啊......别睡了......”梦比优斯连发几条信息,可赛罗一句也不回。几分钟后,糟糕的事发生了:蓝发青年突然离开讲台,向后排走去。他依旧在讲解课本上的内容,可径直走向了赛罗的位置。看来,赛罗无法避免责罚了。

 

     “戴拿......老师怎么突然朝我们这里走过来了......”

     “还用问吗......当然是来找赛罗啦......喂!......赛罗!......醒醒!......呃......老师......赛罗,你就自求多福吧......”

       戴拿侧过身,推了几下赛罗;可讲师的速度出乎他的意料。青年一抬手,制止了戴拿的动作。随即,他站在少年身边,一言不发。整个教室的学生纷纷把目光投向后排,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时间,教室出奇的安静......

 

     “赛罗!......快醒醒啊!......”

       梦比优斯嘶哑的喊声打破了沉寂,他顿时成为了大家目光的聚集点。趁着包括讲师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看着梦比优斯,戴拿和纳伊斯全力喊醒了赛罗:白发少年发出了几声梦呓,深吸一口气,勉强抬起了头。赛罗睡眼惺忪,打了一个哈欠;他眯着眼看了看神情古怪的戴拿和纳伊斯,直接问道:“你们干嘛?......我昨晚没睡好,睡一会儿没什么的......反正普利茨墨这个糟老头不会把上课睡觉的人怎么样......”

     “今天来上课的不是普利茨墨老师!”

     “赛罗你仔细看看!”纳伊斯指了指青年,“新老师早就站在你面前了!”

     “啊~?!换人了?!哎哟他可别是......”赛罗连忙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他正准备道歉,却因看清老师的真面目而被吓得魂不附体。少年颤抖的手指着蓝发青年,无法说话,“噫!......你......你......”

     “你在上课时间打瞌睡,作为老师,我可以惩罚你,也可以视而不见。”讲师的双眼毫无波澜,这句话听着也毫无情绪波动,可所有学生的心里冒出了无数问号:老师接下来会做什么?赛罗会不会有事?......几秒的沉默后,青年给出了答案。只听他一字一句慢慢说道,“不过,你们是大一新生,刚刚入学,享受彻底的自由,对一切都怀有好奇心,不知不觉耽误了自己的休息时间。你也没有影响到其他同学,这次,我就放过你吧......”

     “哇塞!”戴拿看着赛罗,喜形于色,“你小子运气真好!新老师是个很好的人呢!”

     “我可以理解。”讲师瞟了戴拿一眼,依旧是冷冷的语气,“毕竟,曾经的我,和你们一样。”

     “诶~?”纳伊斯两眼放光,“听这句话的意思......我们将来可以和老师有许多共同话语啊!”

       戴拿觉得自己流的汗要汇成瀑布了:“纳伊斯,你还好么......”

     “还有一件事。”蓝发青年转过身,看着前方;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手机,将其置于赛罗面前,“上课期间,别用手机。我就不说是谁一直在给这部手机发短信了。你坐下吧,继续上课。”

       赛罗不敢碰自己的手机,直盯着它:“我......我的手机......不是......掉在鬼楼了么......”

     “哎哎哎!你们快看!梦比优斯他......”

 

       眼看老师站到了赛罗面前,梦比优斯再也坐不住了,他无论如何也要让好友醒来。少年不管现在还是上课时间,霍然起身后便是一声大喊;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令梦比优斯觉得周围越来越冷,他的心渐渐被恐惧侵蚀,失去了思考能力:什么叫做“我放过你了”......赛罗遗失的手机竟然在老师手上......原来他一直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们......已经被鬼楼里的鬼盯上了......

     “梦比优斯!......”

       昨夜失眠,现在心绪大起大落,梦比优斯再也无法承受压力了:他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赛罗立刻起身,踉踉跄跄地跑向第一排,扶起了晕倒的好友:“老师!请允许我送梦比优斯去校医院!”

     “嗯,去吧。”或许对于讲师而言,少一个在课堂上睡觉的学生没有任何影响。

     “老师!我也去!”

     “我也去!”

     “可以~”青年有意拖了一个长音,“多几个人,他们可以轻松点。但是,今天的课程要靠你们自学了。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

     “非常感谢!”

 

       四人离开了教室,一路缓慢行进;秋风瑟瑟,他们感到无比压抑。

     “纳伊斯......你太过分了......凭什么让我背着梦比优斯......”

     “赛罗的情况也不好!他不一直喊头晕吗?!我得扶着他!”

     “停......你们别吵了......再吵下去我也要倒了......”赛罗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归根结底......戴拿......都是你的错......”

     “等等!赛罗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忘了前几天跟我的赌约?......如果不是你......我用得着大晚上的和梦比优斯去鬼楼吗?......”赛罗有气无力地骂着,“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也不会被鬼缠上......如果我和梦比优斯出事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哈?......赛罗你是不是病糊涂了?......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你!......你别装糊涂!......”

     “好了!”纳伊斯扛起了赛罗,直接走向校医院,“戴拿,我看赛罗也病的不轻,我们还是尽快把他们送医院吧!万一赛文老师知道了......”

     “对对对!快走吧!”

 

       你们这两个混蛋......倒是听我说完啊——!

                                                                                                                 未完持续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