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1(架空AU,拟人,CP:希梦)

AU架空,拟人,校园故事,人物性格有OOC。 

CP:希梦 

转载请标明,谢谢。

001


       月明星稀,建筑群中的点点光亮逐渐暗去,原本热闹的校园已归于宁静,唯有宿舍楼内隐隐传来嬉笑声。突然,一道身影冲出大门,直往最幽暗的小路奔去——他的身后,另一个人紧紧跟着。

     “等等!赛罗!......等一下!”红发少年终于追上了大步往前的室友,挡在他面前,“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赛罗盯着好友,思考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鬼楼。”

     “你!......你去哪儿干什么?!”

     “哼!我就是要向那群胆小鬼证明:鬼楼里根本没有鬼!”

       G市U大学的学生们都知道校园内有一栋“鬼楼”。十年前,那座位于校园最西北角落的废弃大楼曾是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宿舍,然而一场火灾彻底让它成了恐怖之地:违规施工引起的大火迅速包围了整栋高层,将其烧成空壳,数人遇难。几天后的深夜,不少学生发现那栋大楼里出现了诡异身影......

     “着火的大楼里有鬼”——这个流言越传越广,越传越恐怖,校方干脆不再撤掉大楼四周的隔离带,严禁任何人进入。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有关鬼楼的传说始终没有消失;那些鼓起勇气的探险者们无一例外,全被吓得落荒而逃。

 

     “证明?......难道是因为今天戴拿说的?......赛罗,戴拿他们只是在开玩笑......”

     “才不是玩笑!”赛罗低下头,握紧双拳,“那可关系到我接下来一个月的开销!梦比优斯,你回去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校方规定我们不能进去的!赛罗,我们回宿舍吧!如果赛文哥哥知道......”

     “你很烦诶!进鬼楼的人是我又不是你!”赛罗使劲甩开那双紧紧拉住自己的手,继续向前走去,“想去老爸那里打小报告就去,等你们到那里,我早就在鬼楼里转一圈后下来了!”

       望着好友“勇往直前”的身影,梦比优斯只得一边努力跟上,一边喃喃自语:“真拿你没办法......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赛罗......万一出什么事还能帮帮你......”

 

       两人沿着只有寥寥几盏路灯的小路走着,周围分外安静;茂密的树叶将光亮遮去,整条道路几乎陷入黑暗。远远望去,梦比优斯和赛罗仿佛正在被这片恐怖吞噬。

     “赛罗......我们还是回去吧......气氛越来越诡异了......”

     “切~胆小鬼!好了,到了!”

      小路尽头便是那座著名的鬼楼。多年无人问津此地,这里早已荒凉无比。残破的大楼立在空旷地面上,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它的表面破败不堪,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狰狞。鬼楼与周围同样没有灯光的宿舍楼为伴——十年前的大火,外加流言四起,周围宿舍也人去楼空。这些大楼仿佛是恶魔的城堡,齐齐张开恐怖的翅膀,将每一个探险者纳入其中。

     “赛罗......别进去了......”微风掠过,身后树林发出的“沙沙”声又增添了几分恐怖。梦比优斯不想进去,直觉告诉他:进去后,一定会出事。

     “我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看你这表情......梦比优斯,你该不会认为这里面真有鬼吧?!”

      梦比优斯点了点头,下意识地握紧了父亲留给自己的护身符。

     “那我更要进去了!梦比优斯,害怕的话就在外面等我!”赛罗迅速翻过墙,直往鬼楼走去,“我还得拿点东西,向戴拿证明我来过!”

     “赛罗!......”虽然翻墙是不对的,可为了朋友能平安无事,豁出去了!“赛罗!......等等!我也去鬼楼!......”

 

     “梦比优斯~看不出来啊~亏我和老爸他们总以为你是个乖孩子,没想到你也会翻墙!看你刚刚那几下,身手很棒诶!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社团啊......”

       好友不停地说着,可梦比优斯此刻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好不容易取出手机,打开了自拍功能:“赛罗......我们拍张照就回去吧......”

     “还不够!”赛罗果断否决了这个提议,他拿出探照灯就向里走去,“我们必须拿点东西回去,不然戴拿一定说这照片是P的!走,我们进去慢慢找!”

       由于校方提前结束了灾后清理,现在的每间房里都是一片狼藉。被烧得漆黑的家具残肢和破败的书本散落一地,还有那些早已成为废品的电脑......梦比优斯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大火:灼热的火舌将一切焚为焦土,连带鲜活的生命......

 

     “没什么东西可以带走啊......梦比优斯,我们去上面看看!”查探完一楼后,赛罗硬拉着梦比优斯走上楼,“一层一层找!我就不信今天没发现!”

     “赛罗......回去吧......我觉得好冷......”

     “那是因为你在害怕!人在恐惧时会觉得冷~”从紧急出口走出后,赛罗把探照灯塞给梦比优斯,朝里指了指,“为了锻炼你的胆量,你去查里面那些房间!”

     “啊?......”

     “哎呀怕什么?!你不是有护身符吗?!不跟你说了,我进去了!”赛罗掏出手机就往里走,把梦比优斯留在原地......

       我还是站在这里等赛罗吧......里面黑漆漆的,太可怕了......梦比优斯走向过道窗,向外望了一眼后便靠在墙边,握着护身符,便闭上眼,祈祷赛罗能尽快出来......

     “笃......笃.......笃.......”黑暗深处突然传出一阵缓慢的脚步声,这在寂静的楼内无疑是最恐怖的事。梦比优斯的心“砰砰”狂跳不止,他全身发抖,冷汗直冒,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探照灯掉落在地,然而他没有勇气去捡回。

     “赛......赛罗.......赛罗!......”即便自己是那样的害怕,梦比优斯还是决定叫上赛罗一起逃,他努力提高声音,呼喊着好友的名字。

     “校方明确规定:任何人不能进入废弃大楼。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就是鬼的声音啊......听起来很年轻......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好奇怪......他怎么没有说恐怖的话?......他该不会是故意装出友善的样子让我睁开眼睛吧......不行!......不能睁开眼!......等一会儿......他会消失的......

     “我在问你:为什么要踏入禁区?”

       我的神啊......我该怎么办......鬼就在我的身边,他不走了......梦比优斯,鼓起勇气!......向他诚恳道歉......和他好好说话......他应该不会为难你......

       年轻男子的声音几乎在耳边响起,梦比优斯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慌乱之中,他不停地鞠躬,几乎每一次都弯下了九十度:“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惊扰您的!......请......请您原谅我!......啊不......请您原谅我和我的朋友!......我们......我们不是故意进来的!......我们马上就离开!......”

     “梦比优斯~!大发现!大发现!”赛罗兴奋地跑出房间,一把勾上好友,“这下戴拿必须得承包我一个月的饭了!快看!我找到了什么~?诶~?你是谁啊?”

       赛罗的一番举动让梦比优斯睁开了双眼,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令人胆战心惊的“鬼”:站在少年面前的是一名十分英俊的青年,精致的五官美得令人屏息;可那双如寒冰的蓝眸时不时透出冷峻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地拒人于千里之外。月光透过窗,静静洒在年轻男子身上;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衬衫和西裤,却在冷清之光的映衬下显出一种别样的气质,使人深深为之着迷。梦比优斯的目光无法从男子身上移开,不知不自觉中,他的脸已微微泛红。

     “这栋大楼十年未曾维修,楼层之间随时有局部坍塌的危险。为了无聊的小事,你们违反校规进入危楼,不考虑自己的安全么?把你们的名字和所在学院告诉我。这件事我必须上报给你们的系主任,请他好好批评你们这些不知轻重的学生。”

       他的声音真好听......青年的声音平和,带有磁性,丝毫听不出指责之意。梦比优斯心中的恐惧早已消失殆尽,更多的是歉意和愧疚。俯身捡起探照灯后,他低下头,向男子深深地鞠了一躬:“老师,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我们是......”

     “切~真倒霉,碰上了巡逻的......”男子开始说话后,赛罗便一直小声嘟囔,“哼~说就说,谁怕你。”

     “不用了。”青年一直面无表情,没人猜得出他此时在想什么。他盯着梦比优斯,淡淡开口,“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回去好好反省吧。别再让我看到你们踏入这里。”

     “是。”离开前,梦比优斯又向他鞠了一躬,“老师,谢谢您。”

 

     “梦比优斯,你在怕什么啊~?”两人还没走到紧急出口,赛罗就忍不住了,“告诉他又能怎么样~?不就是个处分嘛!更何况还有我老爸......”

     “赛罗!你怎么能抱有这种想法?!这件事是我们的错,老师能网开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让赛文哥哥知道这件事,又要给他和哥哥们添麻烦了......”

     “好了好了......我投降......乖孩子,算我求你了......别再说了......”梦比优斯说教起来可是长篇大论一套一套的,赛罗立刻妥协并顺势转移了话题,“来,看看我在那间房里发现了什么!”

     “这是?......照片?”

     “没错~它没被完全烧毁,又有岁月的痕迹,我正好能带回去给戴拿看!”赛罗拿起手机照着,仔细看了起来,“刚刚遇上那个碍手碍脚的巡逻员,不能好好看,现在可以了~诶~?是张合影啊......一男一女......这位姐姐的衣着充满了浓浓的复古风呢~哈哈哈哈哈~”

     “赛......赛罗......”

       好友颤抖的声音令赛罗略感不快:“梦比优斯,你干嘛?怎么突然怕成这样?!”

     “老......老师......照......照片......”梦比优斯举起发抖的手,指了指照片上的男子,“他......他们......”

       一股寒意瞬间充满了赛罗的身体,他的双手一抖,照片和手机先后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僵在原地的赛罗勉强开口说话了:“他们......为什么......一模一样?......”

 

     “笃......笃......笃......”脚步声又响起,离梦比优斯和赛罗越来越近......


                                                                                                               未完持续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