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中)5(AU,架空,校园,拟人,CP:希梦)

本文剧情狗血,人物性格OOC,脱离原著,与原作无关~转载请注明出处~

PS:还记得谁把胸肌当盾牌么~?相信他的防御力!


    “佐菲哥哥......你真的没事吧......”

    “保险起见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赛文,泰罗,谢谢你们关心......我没事......”

    午饭时间,为照顾佐菲,赛文和泰罗特地为他送来了玛丽准备的盒饭。上周日晚上在物理院发生的恐怖事件让两人心有余悸,以至于他们一直在担心长兄的健康状况。

    “希卡利抽什么风啊?!”整个办公室充满了泰罗的骂声,“什么做宵夜犒劳手下,分明就是在搞人体实验!还有那个不嫌事多的阿古茹,为什么要把佐菲哥哥喊过去?!”

    “阿古茹的性格和为人处世方式你不是不知道......醉心于工作的时候多好,可他时不时掀起惊天巨浪,还能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赛文扶额,“他可是让所有学院避之唯恐不及的可怕存在啊......”

    “母亲做的饭菜真好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佐菲终于领略到了这一点。他收起饭盒,将其放置到一边,“赛文,泰罗,麻烦你们了。”

    “别客气啦佐菲哥哥~”泰罗递上了一杯咖啡,“喏~杰克哥哥让我带给你的!不是黑咖啡,趁热喝!”

    “唉......吃吐一趟麻烦那么多人......”

    “别这么说,我们可是一家人~”

    “泰罗,下午学院有会议安排么?”赛文和佐菲对了对眼,“我们还是别打扰哥哥工作了。”

    “没有啦!”显然,泰罗没有理解赛文这番话内在的含义,“表哥你是不是记岔了?难得我们两个下午都有空,就陪佐菲哥哥说说话吧~”

    “泰罗,真是谢谢你啊......可以麻烦你一件事么?”

    “哎呀哥哥,你客气啥?说吧~”

    “杰克只给了你一杯咖啡?”

    “对啊!”

    “你和赛文的呢?我一个人喝咖啡办公,你们陪我聊,这算什么?来,给你钱,再去买两杯。”

    “没事~”泰罗硬是让佐菲把钱塞回裤兜,“哥哥这里不是有咖啡机么?一会儿我和表哥自己煮两杯就行啦~没牛奶和糖没关系!大不了一个电话让杰克哥哥送两杯过来~”

    “你想得真周到......这样多麻烦杰克啊,我去吧......”

    “哎呀表哥!”泰罗又拉住了赛文,“你想多了!杰克哥哥怎么可能自己来?!当然是派在他那里打工的学生送来啦~坐好,陪佐菲哥哥!”

 

    这......他今天是怎么回事?......

    是我们想的借口太不靠谱了......

    那怎么办......

    回家再说吧......反正也不急......

    “我来煮咖啡吧......”

    “表哥~麻烦你啦~哎呀~难得有这么平静的下午!真好~”

    “是啊~”赛文翻出了牛奶和砂糖,“平静到想来一点事让我做做~”

    佐菲和赛文以眼神传话后各自忙自己的工作,泰罗则一直絮絮叨叨;然而,短暂的平静被打破了——

    “嗯?谁来找我?”佐菲拿起手机,“阿古茹?!在sky上找我?!......”

    “什么什么?!”泰罗一跃而起,“又是这货?!”

    我貌似又乌鸦嘴了......赛文擦了擦汗:“佐菲哥哥,他这次来找你是什么事?”

    “我还没看......总觉得不是好事......”

    “就是!佐菲哥哥,别看了!”

    “我还是看吧......没办法,谁叫我是副主任......”佐菲点开消息,神情严肃,“什么?!......阿古茹说上次那个来和戴拿搭讪的暴走族又来了!”

    “这!......他能确定?”

    “阿古茹发现戴拿他们在物理院附近!电子工程学院和物理院离得那么近,他肯定是去找迪迦麻烦的!唉......”佐菲叹了一口气,“戴拿这孩子,缺心眼啊!.......”

    暗暗吐槽自己的乌鸦嘴后,赛文问道:“他有没有联系保安?”

    “没用。”佐菲摇了摇头,“戴拿和赛罗都在......他们看起来和那个暴走族聊得很欢.......”

    “赛罗......你交友不慎啊......”

    “这个阿古茹难得办了回好事!”吐槽一声后,泰罗看向两位兄长,“表哥,佐菲哥哥,我们去吧!”

    “好!我联系一下迪迦!”

    三人风风火火地冲出了教务处,直奔物理院而去......

 

    “抱歉,梦比优斯,我接个电话。”迪迦指了指手机,“是你早田哥哥打来的~”

    “好~”我也顺便看看高斯和杰斯提斯那边的消息~

    “喂,早田教授......”

    “高斯,杰斯提斯,我这边一切正常。早田哥哥来电话了,说不定,一会儿看完盖亚,迪迦老师就去人文学院了~”

    高斯:“(微笑)太好了!”

    杰斯提斯:“终于可以送一口气了~辛苦你了,梦比优斯。”

    高斯:“等等!情况有变!”

    杰斯提斯:“梦比优斯,等我们一下。”

    梦比优斯:“好。”

    “我知道了,一会儿见。”迪迦挂断了通话,“梦比优斯,你的早田哥哥找我有事,我们约在物理院见面。正好,我们说完正事后,你和你的哥哥聊聊~”

    “好!”

    “走吧~”

    启程前,梦比优斯又看了一眼手机;可接下来的对话让他冷汗直冒——

    高斯:“梦比优斯!不好了!希特拉前辈约卡蜜拉女士去物理院了!”

    杰斯提斯:“卡蜜拉女士不知道怎么的就联系上了他......再加上戴拿那个管不住嘴的,把迪迦老师要去看盖亚的事说出去了......”

    高斯:“梦比优斯,千万不能让迪迦老师去物理院!”

    杰斯提斯:“我去!他们已经出发了!”

    梦比优斯:“我恐怕阻止不了迪迦老师了......早田哥哥也要去物理院......”

    杰斯提斯:“早田教授也要去?!”

    高斯:“〒▽〒早田老师是那么温和的人,万一看到暴力场面......”

    梦比优斯:“早田哥哥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的......他在场,卡蜜拉女士应该会克制一下的吧......”

    杰斯提斯:“不能百分之一百保证没问题的!这样,梦比优斯,现在我们尽量制造时间差,错开他们抵达物理院的时间!我们分别估计一下各自负责的人大概还有多久能抵达目的地。”

    梦比优斯:“我和迪迦老师是从教学楼那里过来的......估计还要走好久......”

    高斯:“那看来是赛罗他们先到物理院了......这样,一旦你和迪迦老师到了物理院,不要犹豫,马上进实验楼找盖亚。”

    杰斯提斯:“slender man在问卡蜜拉女士的大致方位......我听听。”

    “梦比优斯,怎么不走?”迪迦发现少年一直在看着手机,“有人找你?”

    “不!......和朋友随便聊聊而已......我们走吧,去物理院!”

    “哎呀......怎么又来电话了......梦比优斯,不好意思......这次是......赛文?”男子向他笑了笑,“稍等一下哈......喂,赛文,找我什么事?什么?!......你慢慢说......”

    趁着这空隙,梦比优斯又看向手机——

    杰斯提斯:“校体育场。还好,估计卡蜜拉女士会比你们晚到。”

    高斯:“就按照杰斯提斯说的。梦比优斯,拜托你了。”

    梦比优斯:“好的。”

    “老师,我好了。我们快去物理院吧,别让盖亚等太久。”

    “梦比优斯,很抱歉,我不能与你同行了。”当他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时,迪迦已经结束了通话。男子神情严肃,声音低沉,“戴拿遇到了麻烦,我必须去帮他。”

    “麻烦?......什么麻烦?”戴拿不是和希特拉前辈在一起吗?......

    “还记得鬼楼爆破那天,那个找你们说话的人吗?”迪迦不知不觉中握紧了手机,“他又来了。他和戴拿在物理院,我必须马上赶过去。佐菲副主任,赛文副教授还有泰罗指导员在等着我。你慢慢走去物理院吧,如果能在半路上遇到早田教授,请他放慢脚步——我不想在你们面前展示那样的一面。”

    “等......请等一下!......”事已至此,少年觉得无法再隐瞒下去了;他追了上去,挡在男子面前,“迪迦老师!......您误会希特拉前辈了!......”

    “什么?!......来的人是希特拉?.......等等......梦比优斯,你怎么知道......”

    “对不起!......”梦比优斯向他鞠了一躬,“老师,请您听我说完事情的经过!......”

 

    “教授,如此焦急,所为何事?”

    “来不及解释了。”希卡利蹲下身,摸了摸小柯基的脑袋,“龙,拜托你了。请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梦比优斯!”

    “汪!......”应了一声后,龙向前奔去。希卡利和芹泽紧跟在他的身后,不断四处张望。

    “教授,不要急。梦比优斯会平安无事的。”

    “他没事。我联系不上他,只能麻烦龙了。”

    这回答......教授你确定你没问题?......为了缓解希卡利的压力,芹泽只得另辟话题:“教授,放心吧,有龙在,一切都会解决的。”

    “嗯,我相信龙。对了,我带的两份盒饭,一份给同事了。芹泽,一会儿麻烦你替我准备晚饭。”

    “好。”越来越奇怪了......教授明明很急,但他为什么能如此淡定地与我聊家常......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

    “迪迦老师,真的很抱歉!......我不该看您的隐私!......”梦比优斯不敢抬起身,他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迪迦的底线,老师根本不会原谅自己......

    “别这样,梦比优斯......”出乎他的意料,迪迦竟然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告诉我真相,否则我不知道还要被戴拿瞒多久......”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迪迦老师!......”

    “呵~这张照片被那么多人看到,我就知道瞒不住......”男子取出照片,平静地注视着它,“无论怎么遮掩,无论怎么逃避,我总要面对的......”

    “老师,您过去是什么样的人,做过些什么,与我无关!”梦比优斯诚挚地望着迪迦,“不止我,在所有U大学学生的心中,您是和蔼可亲的老师啊!......您对每一位学生都是那样的和善,温柔......您早已和您的过去彻底无关了!......我相信您,我相信我看到的......”

    “梦比优斯......你和你的母亲真的很像啊......”

    “那个!......”少年显然并没有听到后半句,“迪迦老师,对于戴拿和希特拉前辈擅作主张......”

    “这小子,成天就知道胡闹......还有希特拉......多年不见,一来就瞎起哄......”一提到这两人,迪迦的脸瞬间黑了。他收起照片,紧接着活动了下手腕,“事件平息后,我会连着他们一起收拾。”

    戴拿,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了......“对了!老师,希特拉前辈联系上了卡蜜拉女士,她现在也要去物理院!为了您的安全,您还是先别......”

    “我不会再逃避了。”迪迦望向蓝空,紫色双眸中流露出丝丝坚定,“时过境迁,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卡蜜拉已经不可能了;但是,我欠她一个道歉。更何况,有些话,我必须对她说清楚。”

    “老师......”

    “快去物理院吧。阿古茹看到了戴拿和希特拉,是他通知了佐菲副主任。”迪迦向前走去,“你的哥哥们还对希特拉存有误解,如果不尽快赶到解释清楚的话,他们恐怕会发生冲突......”

    “我知道了!”

    梦比优斯一边赶路一边进行着对话——

    高斯:“什么?!你竟然对迪迦老师坦白了一切?!”

    梦比优斯:“放心吧,我没把你们供出去。”

    杰斯提斯:“迪迦老师的反应呢?!”

    梦比优斯:“老师非但没有责怪我,还说......”

    高斯:“太好了!迪迦老师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杰斯提斯:“事还没完,别高兴的太早。”

    梦比优斯:“没错......还件糟糕的事......”

    高斯and杰斯提斯:“Σ(っ°Д°;)っ还有?!”

    梦比优斯:“佐菲哥哥,赛文哥哥和泰罗哥哥发现戴拿和希特拉在物理院......他们正赶过去准备大打出手......顺便说一下......又是阿古茹老师挑的事......”

    杰斯提斯:“-_-|||我就知道阿古茹老师不会坐视不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会儿会是何等群魔乱舞的场面......”

    高斯:“梦比优斯,你和迪迦老师尽快赶往物理院吧。作死组到了,老师们还没来,暂时平安无事。我和杰斯提斯观察着,有什么情况马上联系你和迪迦老师!”

    梦比优斯:“OK!”

 

    “唉......我该怎么办啊......”

    实验室里,盖亚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他盯着各种各样的马赛克,头疼不已:“阿古茹真是的......本来说好的一起喝个下午茶,结果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些甜点......没人想吃啊......都是一看到就逃了的类型......希卡利老师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然还可以多个人解决......”

    少年站起身,端起礼盒:“好在一会儿大哥会来......但是,把这些递到他面前......我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吧......唉......先把它们放到冰箱里......诶?!”

    盖亚无意中向窗外望了一眼,却看到这样一幕:他的二哥戴拿,还有赛罗,和一个穿着奇怪类似slender man的白发男子站在物理院门口。三人聊得很欢,甚至还动手动脚的......

    ——“阿古茹......啊哈~”

    “困了么,盖亚?去休息会儿,这里有我。”

    “我没事啦......阿古茹,在和大哥聊?”

    “嗯。”蓝发青年忽然笑了,“唉~你二哥最近惹上麻烦了~”

    “什么?!”他立刻清醒了,“阿古茹你说什么?!二哥他怎么了?!”

    “你大哥曾经当过暴走族,肯定惹过不少麻烦;这不,和他有过节的小混混找上门了。”

    “有人来找大哥麻烦?!”盖亚一头雾水,“可是刚刚阿古茹你说是二哥......”

    “呵呵~人家多聪明啊~一看迪迦是老师,不敢惹,就去找你二哥套近乎~你二哥也是可以,居然和那小混混当起了朋友......”

    “什么?!......阿古茹,我要去保护大哥和二哥!”

    “盖亚,别紧张。我们这不正在商量怎么办吗?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不用管,专心完成课题就行。”

    “阿古茹你小瞧我了!从小到大我打架从没输过!......”

    “......不是能不能打架的问题......你有考虑在学校里干架的后果吗?我和老师们想要以和平的方式的解决。盖亚,相信我。”

    “好吧......”

 

    可是现在......我必须要站出来啊!......

    少年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盒药剂,取出一粒后将其碾碎,洒在某坨马赛克上:“不行......这样怎么骗他吃下去啊......有了!加工一下!再加点配饰......”

    将药盒归位后,盖亚便开始加工阿古茹做的甜品,原本是一坨乳白色的马赛克,在他的鬼斧神工下变成了外观可人的酸奶慕斯。

    “哈哈~成了!”少年端起盒子,大步跑出实验楼,“二哥!赛罗!等我来救你们!......”

 

    “哇塞~”一身紫色的希特拉目瞪口呆地望着物理院,“这就是迪迦现在工作的地方啊~好大啊~”

    “不是~”戴拿解释道,“希特拉前辈,这是我弟弟工作的地方。大哥工作的地方离这儿不远,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

    “好~诶,等等!”希特拉觉得很奇怪,“戴拿,你还在读书,你的弟弟怎么就开始工作了?!”

    “盖亚是天才!”赛罗指了指物理院,“前辈,别看他是戴拿的弟弟,盖亚已经在攻读博士学位了!”

    “哇塞!好厉害!哎哟~迪迦,真看不出来,你的弟弟们居然这么牛!真是的,怎么当年从没听他说起过......”

    “前辈......其实......我和大哥,盖亚的相处也就没几年......”

    “嗯?”

    “大哥应该和你,和卡蜜拉女士提过的吧......自从大哥离家出走后,他的父母就离婚了......”一向开朗乐观,大大咧咧的戴拿居然失去了笑容,“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父母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有了孩子......直到大哥找上门,我才知道自己有哥哥......至于盖亚......他是来到U大学后才和我们相认的......”

    “这......严格来说,戴拿,你和盖亚并没有血缘关系......”

    “他们是兄弟!”赛罗代替好友回道,“一起生活,一起成长,当然是兄弟啦!”

    “那还用说?!”戴拿沉醉在回忆中,“我第一次看到盖亚,觉得心都化了......太可爱了啦!就像泰罗指导员第一次看到梦比优斯......”

    “戴拿,你可别变成像泰罗叔叔一样的弟控......”

    “怎么可能?!.......”

    “你有这趋势了!.......”

    “是吗?......”希特拉笑了笑,“迪迦......真羡慕你啊......有两个这么懂事,这么好的弟弟......唉......戴拿已经见到了,不知道另一个是什么样的......”

 

    “二哥~”说曹操曹操就到,容貌清秀的褐发少年端着礼盒直奔三人而来,“今天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你和大哥居然一起来看我~”

    “诶哟你这话说的!盖亚,我为什么不能和大哥一起来看看你?”戴拿丝毫没察觉小弟藏了些什么心思,他摸了摸盖亚的头,“你最近老是在实验室通宵,能让人不担心吗?!别太累啊!”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赛罗,下午好~”

    “下午好~小盖亚~”

    与赛罗打过招呼后,盖亚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向希特拉:“诶?二哥,这位大叔是谁啊?”

    “什么大叔?!”戴拿尴尬地笑笑,“他是大哥以前的朋友,叫希特拉!”

    “哦~”长长应了一声后,少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前辈好!”

    “你好!”刚刚听到“大叔”二字,希特拉的内心是窘迫的;可当看到微笑的少年时,年轻的服装设计师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十分温暖:我的天......盖亚太可爱了吧!......我是不是看到了天使......

    “正好~二哥,赛罗,我今天下午在物理院和阿古茹一起做了些甜点,给你们尝尝~”边说着,盖亚打开了礼盒,将它递到希特拉面前,“前辈!你先选!”

    “好!呃......”

    希特拉额上冷汗直冒,他的心在短短几秒内又经历了大起大落:有点心?!哎哟这孩子太客气了!......呃......为什么是一坨坨马赛克......

    “前辈,快选一个吧!”盖亚的脸上保持着微笑,又走近了几步,“天暖了,慕斯都快融了~二哥和赛罗还等着呢~”

    这笑容真可怕......戴拿说盖亚是跳级天才,估计他平日里基本不做家务的吧......这孩子太自信了......怎么办......难道以自己不喜欢吃甜食为借口推掉?......不行啊......戴拿和赛罗怎么办......要不......随便挑一个吃上两口?......可这一坨坨马赛克......我觉得我看不到日落了......诶?......有一个是正常的!等等......鉴于盖亚不擅长做家务,这唯一一个正常的八成也不怎么好吃......算了......吃一个,给戴拿和赛罗提个醒吧......他们拒绝盖亚应该很容易的......

    “我选这个吧!”紫衣男子拿起了选中的那一小杯,“这个看起来很可爱呢!”

    “是呀~”盖亚笑得更灿烂了,“这是我亲手做的酸奶慕斯!给!小勺子~”

    “哦~?是吗?!我最喜欢喝酸奶了!盖亚,谢谢你!”男子深吸一口气,舀起一勺往嘴里送去——

    希特拉只看到一个红黑的巨人朝自己扑了过来,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梦比优斯!大事不好了!”

    “诶?!.......”

    少年边赶路边看手机,他心神不宁,总觉得今天会出大事;果不其然,开始了——

    高斯:“〒▽〒盖亚不知道请希特拉前辈吃了什么,他一下子就倒了......我帮前辈叫个救护车吧......”

    杰斯提斯:“我的天......那些白色的,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好恶心......(吐)”

    梦比优斯:“......我记得盖亚的厨艺不错呀......”

    杰斯提斯:“(瀑布汗)他好像是故意做得很难吃的......”

    高斯:“虽然希特拉前辈的样子吓人了点,但盖亚不至于这样吧......”

    杰斯提斯:“(¬_¬) 别小看盖亚,你确定他真那么乖?-_-|||那两个作死专业户在施救......这画面真是一言难尽......”

    高斯:“〒▽〒梦比优斯,还有个坏消息......佐菲副主任,赛文副教授和泰罗指导员到物理院了......”

    梦比优斯:“(꒪Д꒪)ノ不是吧?!哥哥们来得这么快?!”

    杰斯提斯:“他们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高斯:“老师们还没上前......梦比优斯,你和迪迦老师快点来吧......”

    梦比优斯:“我们马上就到了!”

 

    “前辈?!”

    “希特拉前辈?!您怎么样了?!”

    紫衣男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乳白色物质全部洒在了他的衣服上;戴拿和赛罗连忙冲了上去,一把扶住希特拉。

    “盖亚!”戴拿一边扶希特拉躺下,一边朝弟弟吼道,“你做了些什么黑暗料理啊?!”

    “戴拿你快想想办法!......”

    “一口就倒?......”盖亚看着眼前一幕,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亚里斯托勒克斯爷爷的安眠药效果太好了!”

    “啥?!安眠药?!”戴拿一时懵了,“你为什么要在甜点里放安眠药?!”

    “盖亚啊......你自己想改善睡眠也就算了,怎么让客人吃安眠药......熬夜熬得糊涂了吧!......”赛罗已经开始为希特拉进行胸部按压,“不对啊......前辈怎么翻白眼了......他好像没呼吸了!......前辈!我一定会救你的!......”

    唔!......谁压我......胸口好疼......我的肋骨要断了......

    “二哥!赛罗!快逃!”盖亚走上前,拉着戴拿,“趁着这个坏人被我迷倒了,我们快躲进物理院!”

    “去去去!什么坏人?!”金发少年一把甩开弟弟的手,“他是大哥的初中同学!”

    “什么?!......”震惊之余,盖亚说漏了嘴,“可是......阿古茹说......他是来找大哥麻烦的暴走族......”

    “他说什么你就信啊!......”

    “戴拿......这次,那个讨厌的阿古茹没错......”赛罗停止按压,一手扶额,“你还记得鬼楼爆破那天,你大哥忽然来寝室问你话吗?......”

    “然后所有老师都误会了希特拉前辈......然后今天盖亚来了这么一出......”戴拿瞬间泪流满面,“前辈!......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戴拿你别哭啊......叫救护车啊!......”赛罗一拳一拳砸向希特拉,丝毫没察觉男子的脸白了......

    “来不及了!......你不是说前辈没呼吸了吗?!......”

    “我给他做过心肺复苏了!......”

    “行!剩下的人工呼吸交给我!前辈!你不会死的!”说完这些,戴拿毫不犹豫地对着希特拉的嘴亲了下去......

 

    “到了!”

    “希望来得及......”

    “表哥你别乌鸦嘴......”

    教师三人组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物理院。他们本打算马上冲过去制服暴走族,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幕让阅历丰富的三人大跌眼镜——

    “赛罗和戴拿在干嘛?!......”赛文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他们为什么要抱着那个暴走族?还在哭?......”

    “盖亚怎么也在?还是一副闯了祸的样子......”泰罗皱皱眉,“噫......那个暴走族身上是什么啊......黏糊糊的,好恶心......”

    “戴拿要做什么......”佐菲只觉得胃部一阵抽搐——就像吃到希卡利做的咖喱的那晚,“该不会要......”

    “呕......还真亲下去了......”泰罗闭上了双眼,“戴拿......能不能别这么重口啊......”

    赛文差点站不稳,他扶着墙:“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啊......佐菲哥哥,泰罗,这个暴走族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是来找迪迦麻烦的,为什么要和戴拿这样......”

    “该不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刺激迪迦......”

    “泰罗,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慢着!......早田?!......”佐菲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他怎么也来了......”

    “早田哥哥,你别过去呀......”赛文松了一口气,“呼......还好他是去找盖亚的......”

    “哥哥?!”

    三人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梦比优斯和迪迦一起跑到了物理院。巧的是,他们正好和教师们在同一位置。

    “情况怎么样?!”

    “迪迦,你要冷静......”佐菲不知该怎么向好友解释,“我们来晚了......貌似发生了很多事......”

    “我们已经彻底糊涂了......”赛文指了指前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比优斯?!你怎么来了?!.......”泰罗二话不说,马上挡在弟弟的面前:“别看!太可怕了!”

    “哥哥,请让开。”少年坚持向前,“这件事我有责任!.......晚上和你细说,我......”

    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梦比优斯和一言不发的迪迦一起,原地石化。

 

    “为什么没用?!......”戴拿哭得更伤心了,“难道......前辈已经......”

    “笨蛋!......”赛罗猛推他一把,“你没吸气就人工呼吸啦?!把人抱着人工呼吸啊?!我来!”

    “那是因为哭得太伤心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

    “这是怎么回事?!......”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现在四人面前,“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晕倒?”

    “早田老师,都是我的错......”盖亚低下了头,“我以为他是来找大哥麻烦的暴走族,就骗他吃了安眠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大哥的初中同学!......”

    “盖亚,不要哭。安眠药而已,他睡一觉就会醒的......”安慰一番后,早田看了希特拉一眼:他是迪迦的初中同学?......难道......

    “前辈,苏醒吧!......”把希特拉以正确的姿势放平后,戴拿深吸一大口气,对着男子的嘴吹了进去——

    “噗——!咳咳!......”希特拉猛喷一口,随即躺在地上缩成一团,剧烈咳嗽,“艾玛......肺......肺要爆了......”

    “前辈!您终于醒了!......”戴拿一个激动就抱了上去,“我还以为您......”

    “戴拿!......你的人工呼吸失败了多少次前辈才醒来啊......真是的......”

    这是什么情况?......紫衣男子一脸懵逼地任由戴拿抱着,他努力从其他人的表现中理出点头绪:人工呼吸?......我刚刚晕了过去啊?......不对啊......我为什么会晕?......我只记得吃了一口酸奶慕斯......盖亚这孩子怎么哭了?......难道看到我晕过去......

    “啊?......我没事啦......”希特拉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他对着众人笑了笑,“盖亚,你做的酸奶慕斯非常好吃,我吃得太急了,不小心噎着了......戴拿,谢谢你救我啊......”

    “前辈!......”戴拿喜极而泣,不能自己。

    “唉......这哭得......我真的没事啦......”希特拉也抱住了戴拿,轻轻拍着少年的背,安慰他。

 

    “哇塞......”一个木讷的声音飘进了两人耳中,“希特拉,你竟然不是主动的一方......”

    “达拉姆?!......你什么时候到的?!......”

    “几分钟前。”胖乎乎的施工队队长走上前憨厚一笑,“希特拉,不好意思啊......打扰你和这位了,你们继续。”

    “等等等等一下!......别走!”希特拉觉得他的笑很不对劲,“你是不是对我和戴拿有什么误会?!刚刚我吃东西不小心噎着了,他好心救我,给我做了人工呼吸......”

    “对啊对啊!”金发少年跟着一起辩解道,“这位先生,我和希特拉前辈之间是纯粹的友谊!......”

    “那为什么刚刚他亲了你好几下......”

    “是我经验不足,试了好几次才......”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希特拉。”一道黑影将两人笼罩。身材火辣的女子慢慢走近,她的仪态十分优雅,可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股压倒性的高傲和自信;在如此强大的气场下,没人敢说话。

    “我还在想~你最近和谁聊得那么欢,”卡蜜拉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原来是被年下了~OK~最近单子的确多了些,不过也不急~今天你就别回工作室了,好好放松吧~达拉姆,我们走。”

    “不不不不不——!”希特拉从戴拿的怀里挣脱,向前方伸出手,“大姐——!你误会了——!听我解释啊——!”

    黑衣女子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去......

 

    “汪!......汪汪!......”

    “这里居然还有小狗?”卡蜜拉蹲下身,摸了摸小柯基,“小可爱,迷路了?”

    “呜~”小柯基蹭了蹭女子,发出友好的道别后直奔梦比优斯而去,“汪!汪汪!......”

    “找到主人就好~小家伙真是可爱啊~”不知不觉中,她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老师们冲上前,与盖亚一起纷纷向赛罗和戴拿提问;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希特拉身上,只有梦比优斯看到了......

    “等一下!......”沉默片刻,迪迦走了上去,“卡蜜拉......”

    “哟~这口气~你是在命令我么?”她侧过身,斜视着对方,“有何贵干?”

    “没什么。今天的事,我很抱歉。”

    “替你可爱的弟弟道歉?迪迦,你搞错对象了。这些话应该去对希特拉说。”

    “不。”青年认真地说着,“卡蜜拉,听我说。戴拿和希特拉在胡闹,他们想......”

    “胡闹~?”女子发出一声嗤笑,随即拿出鞭子戳了戳迪迦的胸口,“也对~搞成这样,他们的确在胡闹。迪迦,管好你亲爱的弟弟!看看他把希特拉弄成什么样了?!”

    “的确是他不对,我......”

    “言尽于此。那么多人在场,我不想打人。对了,恭喜你,和U大学校长的独子成了忘年交,前途无限啊~”她转身离去,“再见~希望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你......”

    “卡蜜拉......唉......”

    她笑起来真好看......不,卡蜜拉女士本来就是个大美人,笑起来更好看了......她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如果迪迦老师当年能好好与卡蜜拉女士说明一切,他们不会像现在这样的......

    “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办法?”

    “诶?”

    梦比优斯回过神时,希卡利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蓝发青年散发着寒冷可怕的气息,他黑着脸俯瞰少年:“发消息不回,请了龙才把你找到......发现情况不对就应该收手,你却继续胡闹,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你在想什么?做力所能及的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吗?”

    “我......”不止他,就连小柯基也乖乖地坐在一边,听着训斥......

    “从现在开始,这件事交给我。”希卡利走向迪迦,“你什么都别管了,想想怎么和泰罗解释吧。”

    “老师!......”梦比优斯喊出了声,“不是您想的那样!......请听我解释!......”

    他没有回应少年,只是前去安慰迪迦。

 

    “老师......”又被他讨厌了......唉......

    “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梦比优斯的耳边忽然响起一个令他捉摸不透的声音,“事情不是和平地结束了~?”

    “阿古茹老师......”

    “啧啧啧......”青年摇了摇头,离开前留下了几句话,“斗志全无啊~喂,你们,好好安慰他吧。我可不想看到他这幅样子......”

    “梦比优斯......别难过,你已经尽力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道盖亚会来这么一出......”

    “你在迪迦老师那里表现得很好啊......”

    “希卡利老师只是暂时误会你,和他说清楚就没事了......”

    高斯和杰斯提斯不断安慰着好友,可梦比优斯一点也听不进去;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就连龙的陪伴也无济于事。灰心,失望,自责......数不清的负面情绪渐渐填满了少年的心;终于,他流下了泪水......

 

    “什么?!......安眠药?!......”

    听盖亚说完来龙去脉,老师们分别露出了窘迫和吃惊的表情——谁能想到最小最天真无邪的少年会做出这种事......

    “所以~你就骗这位吃下了我做的甜点~?”阿古茹的语调听起来似乎波澜不惊,但没人知道他的感想,“真厉害啊~盖亚,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那么聪明~”

    “阿古茹......”盖亚硬起头皮向希特拉道歉,“前辈!对不起!......”

    “没事啦......”希特拉摆了摆手,“我没解释清楚......所以盖亚,还有诸位对我产生了误会......不过,话说回来......这安眠药真猛啊......我吃一口就倒了......”

    “不......不是药效厉害......”佐菲痛苦地捂住上腹: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哟~芹泽先生也来啦~?”阿古茹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黑衣男子,“下午好~您是来给希卡利送饭的~?”

    “不,我是带龙来学校的。”

    “哦~既然如此——”他从盖亚手中接过礼盒,递上前,“芹泽先生,我听希卡利说您是一位优秀的美食家。麻烦您对我的甜点进行点评。”

    “美食家谈不上。”芹泽很有礼貌地笑笑,“我只是曾经担任过评审米其林餐厅的评委而已。”

    “什么?......”阿古茹的笑容一滞,“我还真是幸运,遇到了一个优秀的老师。”

    “这只是鄙人不值一提的生活经历。泰勒斯副教授,您过奖了。”男子打开了礼盒,“那么,我就......这......”

    “你们......”佐菲被赛文扶着,他艰难地说着,“你们谁去劝劝阿古茹......别给外人吃那些黑暗料理......”

    “我去吧。”早田走了过去,对阿古茹轻声说道,“别这样......上次是在物理院,还是在晚上,今天完全不一样......万一芹泽先生出了什么事,传出去不好......”

    “唉......就知道你听不进去。芹泽先生,我先来吃吃看。”

    蓝发青年皱皱眉:“喂,我还什么都没说......”

    众目睽睽下,早田拿出了一坨绿色的马赛克......除了个别心理素质强大者,其他人都觉得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暴击......接下来,气定神闲的人文学院教授将一勺不明物体送入了嘴里......

    “嗯?抹茶的味道还行啊......”早田风轻云淡地评论了几句,“虽然比不上店里的,但还是能吃的。茶味很浓,稍微苦了点;奶油味道蛮清淡的,砂糖换成蜂蜜更好......”

    “我来吧......”眼见早田没事,芹泽便挑了一坨黄色的马赛克,“泰勒斯副教授,请问这是?......”

    “芒果慕斯~”阿古茹又恢复了往日的微笑,“芹泽先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不用这么客气~”

    “好。”黑衣男子像早田一样,开始试吃——

    “汪!......汪汪!......”

    很不幸,芹泽又一次被骗了......见他倒下,小柯基连忙冲了过来,对着阿古茹就是一通狂吠;他恶狠狠地直盯着青年,认定对方是自己的仇人......

    “芹泽!......”希卡利一个健步上前扶住了男子,“振作点!......”

    “呃......米田......队长......”芹泽目光迷离,仿佛看到了什么人;他伸出手,断断续续地念叨着,“正是......因为......您......我们才......战斗......至今......”

    “我去!黑暗料理杀人了!......”泰罗也冲了过来,“喂!......你没事吧?!......”

    “佐菲哥哥......”赛文也在努力让自己不倒下,“我终于可以体会到你当时的感受了......”

    “知道就好......想想怎么善后吧......”

    “不,不用麻烦。”芹泽忽然在两人面前出现,“我没事。”

    这......恢复得太快了吧......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芹泽先生,您太神奇了......

    “哟~你怎么还是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啊~?”阿古茹由上而下地注视着小柯基,面露和善微笑,“这样~给你吃一点我做的慕斯~?放心吧,我不会给你吃巧克力味的~”

    “呜......”不知为何,小柯基缩到了芹泽身后......

    “佐菲,赛文,这里就交给我吧。”希卡利一把摁住了希特拉,“这位是迪迦的朋友,也是今次事件的导火索,就让我们好好问问他。”

    “没错。”伴随着骨骼“咯吱”声,迪迦也围了上去,“好久不见啊,希特拉......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迪迦......你......你好......可怕呀......”

    “诶~别冲动呀~”阿古茹呵呵一笑,“既然是朋友,那就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走,去物理院的会客室~”

    “佐菲哥哥,表哥,我会阻止迪迦的暴力行为!你们快去医院!”

    “好......我们先告辞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泰罗......”

 

    “呕......”

    “戴拿......你别干呕了......听的我都反胃了......”

    “明明是马赛克的错......”

    赛罗和戴拿胃部痉挛,只能趴在原地;两人强忍不适,不断哀叹:为什么自己会遇上这种事啊......

    “都是盖亚的错......没搞清状况就把黑暗料理拿了出来......戴拿!你负全责!......”

    “我知道!......诶?!......人呢?!......刚刚还在这里的!......”

    “戴拿......”少年被人一把揪住,“别想逃!......”

    “大哥......你好可怕呀......”

 

    “糟了......我先逃吧......”见势不妙,盖亚悄悄退出了人群;然而,他的注意力被角落中的三人吸引了。

    “梦比优斯?高斯?杰斯提斯?你们怎么在这儿?”他小跑了过去,轻声问道,“梦比优斯,怎么哭了?”

    “我没事......”

    “希卡利老师误会了梦比优斯......”高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别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唔......”回望了一眼人群,盖亚小声嘟囔,“看来......二哥和赛罗瞒了我不少事啊......高斯,杰斯提斯,可以和我说说吗?”

    “这......”

    “高斯,不能瞒了。”看着知情者和当事人在谈话,杰斯提斯做出了他认为最准确的判断,“没有我们,阿古茹老师也会告诉盖亚的。与其让他添油加醋,不如我们说出真实情况。”

    “好。”

    “等我一下......”盖亚蹑手蹑脚地走回去,不知道和阿古茹说了什么后回到三人身边,“好了!跟我来!我们去物理院,去我的办公室,那里没人!”

                                                                                                     未完持续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