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中)1(AU,架空,校园,拟人,CP:希梦)

新年第一更~依旧是惊悚的拟人,依旧是OOC的人物性格,依旧是狗血的剧情,请诸位多多吐槽~


    夏末初秋,U大学校园内开满了彼岸的曼珠沙华,大片大片的红格外妖冶美丽,如烈焰般染红了整片大地。夕阳西下,蝉鸣不止,一道身影在满世界的红色中飞快穿梭;青年奋力踩着脚蹬,面带微笑,精神满满。自行车在一栋宿舍楼前停下,它的主人为它上锁后,快步走入楼内。

    “赛罗不在宿舍。”上楼中,他似乎是在喃喃自语,“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去健身房了。我?我看会儿书再去吧~为什么不去图书馆?哈哈~那里怎么和你聊~?”

    进入宿舍后,青年关上门,推出了室友的椅子;他对着空荡荡的门口笑了笑,并伸出手:“阿柏姐姐,请坐。”

 

    那是樱花季结束的四月。同样是漫天的红色,下课后,学生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前往学校西南角,围观历史悠久的鬼楼是如何在“轰”的一声巨响中被夷为平地。虽然很想前往图书馆,梦比优斯还是被好友们拖了过去。

    “赛罗,我好像记得你说过......”同样被拽过去的高斯小声问道,“梦比优斯一去鬼楼就会出事......你确定还要让他去?”

    “现在是下午~大白天的怕什么?!”戴拿一把勾着杰斯提斯,奋勇直前,“再说~这么多人在,就算有鬼也不敢作妖!”

    “有病!......”黑衣少年不情愿地往前走着,“谁愿意去那儿......高斯!......”

    “杰斯提斯......我也没办法......梦比优斯,你说点什么吧......咦?......”

    老师会去吗?......他一听到鬼楼被拆就很生气,一定会去!......梦比优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希卡利的身影:如果鬼楼消失,老师会怎么样?......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吗?......

    “梦比优斯,你在发什么呆?!”

    “啊?......我......”

    “喂!你们别带梦比优斯去了,”杰斯提斯趁机说道,“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这种状态到了鬼楼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我没事!......”红发少年摇了摇头,“杰斯提斯,我一定要去!......”

    “你......吃错药了吧......不管你了!喂!纳伊斯!哉阿斯!你们倒是说点什么......”

    “看完工程启动后,我们晚饭吃什么?”

    “到时候再说~先去占好有利地形!”

    “算了......”看着两人,杰斯提斯把话咽了下去,“当我什么都没说......”

 

    尚未抵达鬼楼,这支小分队便被告知:为防止围观群众吸入爆炸引起的大量粉尘,他们只能在一定的距离之外观看。他们费尽力气才和早在此恭候的奈欧斯顺利汇合,土木工程系的少年兴致勃勃地向众人科普高层结构以及原来的钢筋混凝土设计方案;同为理工科的梦比优斯等人听得津津有味,纳伊斯和哉阿斯只觉得云里雾里,一脸“好高深”的表情......

    “哟哟哟!赛罗!你快看!来了!来了啊!”

    “是吗?!”顺着戴拿指的方向,少年看到了计划之中的人,“她真的来了啊!希特拉前辈真厉害!”

    “不是我厉害......”

    “哇!大白天的见鬼了——!”

    “Slender man!是slenderman——!”

    “妈妈我还不想死——!”

    突然冒出的瘦长男子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就连一向镇定的高斯和杰斯提斯也半天说不出话;赛罗和戴拿努力让众人平静下来,并为男子解释了几句。

    “哎呀你们误会了!这位是我和戴拿的朋友!”

    “希特拉前辈是服装设计师!是艺术家!”

    “哎呀......戴拿,你高攀我了......”希特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我没他说的那么牛!突然出现吓到你们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前辈啊~我们有事,先走一步了哈~”哉阿斯一把拉住两人,“奈欧斯!纳伊斯!我们走!远离这个奇怪的家伙!.......”

    “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也是......”

    “没关系......”高斯勉强笑道,“前辈,我们刚刚失礼了......”

    杰斯提斯冷笑一声:“不愧是艺术家......行事非常人所能理解......嗯?梦比优斯,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你就是梦比优斯啊!”希特拉盯着少年上下打量,“在群里不怎么说话,现在见面了,更加可以确定是个很内向的人了!别怕,我不是坏人!”

    梦比优斯向他鞠了一躬:“前辈......您好......请多多指教......”

    “哎哟哎哟!太客气了!......”

    “前辈,您刚刚说您不厉害?”戴拿兴奋地与希特拉攀谈起来,“您太谦虚了!......”

    “真不是我厉害!大姐是肯定会来的!来来来,赛罗,梦比优斯,你们也过来,听我慢慢说~”

    “梦比优斯......”望着三人的背影,杰斯提斯满脸黑线,“我和高斯需要一个解释......那个群是怎么回事?......”

    “你们......高斯,杰斯提斯,这件事千万不能让阿古茹老师知道,也不能告诉盖亚!否则真的要完了......”得到两位好友再三的保证,梦比优斯指向与工程队队长聊天的女子,“看到那位女士了吗?她叫卡蜜拉,是迪迦老师初中时代的女友......去年圣诞夜......你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戴拿为了不被迪迦老师惩罚,一直在校园里逃......凑巧,那位女士和希特拉前辈来校园玩,迪迦老师遇到了她,两人不欢而散,戴拿因此得救了......事后,戴拿和希特拉自作主张,想为迪迦老师和卡蜜拉女士牵线搭桥......他们还拉上了我和赛罗......”

    “原来真相如此复杂......”

    “这三个人知道自己是在找死吗?......”

    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高斯和杰斯提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晌,两人才开始就此事说出自己的看法。蓝衣少年和梦比优斯持有一样的态度,他认为赛罗和戴拿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只会闯祸;黑衣少年忽然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他觉得梦比优斯作为反对者,应该进一步了解真相以便日后反驳。

    “这样真的好吗?......”红发少年犹豫不决,“我不能再打听迪迦老师的隐私了......”

    “知道前因后果才能让那三个白痴闭嘴!”

    “虽然这么做太失礼了......”高斯推了推好友,“梦比优斯......拜托了......我发誓一定会替迪迦老师保密的!......”

    “好吧......”

 

    梦比优斯悄悄接近交头接耳的三人,尽力从周围嘈杂的声音中辨别信息——

    “哇塞!看不出我大哥在初中居然是如此的叱咤风云!”

    “哎呀戴拿,我们当时啥都不懂,以为自己很拽很拉风;现在看来,那些只是荒唐的小儿科!正儿八经学门手艺才是最重要的!”

    “那前辈您也很了不起啊!我查了下您的资料,您可是在D学院毕业的啊!专门服装设计的啊!”

    “唉~服装设计师多了去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好汉不提当年勇了,说正事!戴拿,赛罗,你们知道大姐为什么会来么?”

    “您请说!”

    “因为他们就是因为这栋楼分手的。”

    “哈?!”

    “不是,这时间不对啊!”那是戴拿的声音,“这栋楼是在十一年前被烧毁的,当时我大哥已经考上高中啦!难道他是在高中才和卡蜜拉女士分手的?!”

    “你们听我慢慢说!”希特拉指了指远处的鬼楼,“迪迦上初中那会儿,这栋楼还是好好的呢!我们当时追着一伙人打,其中一个慌不择路,翻墙跳进了大学校区;迪迦不肯罢休,也翻墙追了进去。那晚之后,他就再也没回来......”

    “该不会被那片宿舍区的保安大叔打了吧......”

    “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并且做好去警局接他的准备;结果几周后,迪迦竟然自己回来了!不过他的样子已经不是原来的了.......一见面,他就说自己决定回归校园......我们现在是知道当时应该好好学习,但那家伙不把前因后果说明白,屁都不放一个,我们当然不高兴啦!大姐为此和迪迦单独谈了一次,结果两人不欢而散......我估计,迪迦当时年轻气盛,说了不少重话,大姐在他离开后偷偷哭过好几次......”

    “这么惨啊......”

    “不会说话引发的惨剧啊......”

    “这栋楼后来发生火灾,还传出了闹鬼的事,于是大姐固执地认为就是鬼楼害得她和迪迦分手,所以才巴不得它马上消失......不提往事了......戴拿,你大哥呢?他今天来不来?!”

    “他肯定来!我约了他吃午饭!......”

    “糟了......”梦比优斯向后退去,“必须让高斯和杰斯提斯知道......”

    “刚刚是谁说不能打听别人隐私的~?”

    “哇!......”少年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他被吓得不轻;转身一看,却是那个意料之中的人,“希卡利老师?!......”

    “跟我来。”

    “诶?......老师,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要去找高斯和杰斯提斯......”

    “跟我来。”他皱了皱眉,“我会告诉你解决问题的办法。”

    “好......”该不会是特意找迪迦老师聊天吧......

 

    两人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走出人群,趁保安不注意悄悄来到了废弃宿舍区围墙——那是一处十分僻静的墙角,巨大的裂缝在墙体上宛若一道狰狞的伤口,从中可以看到荒凉可怕的鬼楼;如此严重的损坏应是年久失修所造成,加之杂草丛生,几乎无人会来这个角落。

    “老师......您的办法是什么?”

    “今天迪迦和卡蜜拉根本见不了面。”

    “原来您早就计划好了呀......”老师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不是的。”希卡利望向即将开始的工程,“慢慢看吧......你会知道答案的......”

    “好......老师,给您。”

    看着少年递来的口罩,他摆了摆手:“不用。你也别带上,没这个必要。”

    “咦?......”

 

    随着校长肯的来到,鬼楼的爆破工程正式拉开了序幕:与工程队队长交谈一番后,校方人员离开现场,达拉姆不紧不慢地指挥工人们,确保废楼坍塌的位置不会影响到其他宿舍楼。现在,所有人只等着他一声令下。

    “唔......”梦比优斯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他惊愕地发现:希卡利竟然无动于衷,甚至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准备——爆!......”

    操作人员摁下了按钮,数秒后,鬼楼依旧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惊讶不已,“爆炸为什么没有发生?!......”

    “呵呵~都说拆不掉了~还在那儿白费力气......”

    “老师?......”他很可怕。青年浑身散发着戾气,使人难以接近;可不知为何,梦比优斯觉得希卡利此刻的心绪十分复杂,充满了悲伤和不知名的情感,他无法捉摸透。

    “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么?”

    “您难道知道缘由?”

    他一字一字地说着:“这栋楼里,真的有鬼。”

    “老师您在开玩笑吧?!......这一点也不好笑......”真是的,科学家怎么会相信这种不切实际的传言......

    达拉姆和他的伙伴们手忙脚乱地排查着爆破失败的原因,梦比优斯正打算劝希卡利与自己一同离开,就在此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诶?怎么有人随便进入了操作室?”少年不经意间看见一道身影旁若无人地登上了挖掘机,那人完全不顾身旁还有驾驶员,自说自话地开始操作起来......

    “他在做什么呀?!......太危险了!......”梦比优斯激动地向希卡利说明了情况,并希望他与自己一同去反映情况,“老师!我们现在马上去提醒那些工人们!......”

    “有人进入了操作室?......”青年双目如冰,言语没有一丝波澜,“很遗憾,在我看来,那里只有一个驾驶员。”

    “什么?!......”少年又急又气,他拼命解释着,“驾驶室里明明是两个人啊!......老师您看!......天啊!......失控了!......”

    “仔细看,”希卡利拉住了梦比优斯,事不关己般地说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那是?......”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成为了少年挥之不去的噩梦:察觉挖掘机异常后,驾驶员努力使它恢复正常,丝毫没有看到多出来的那个“人”;猩红夕阳下,一道又一道透明的身影从鬼楼飘出,进入建筑机械内争夺操纵权。在场的大型机械悉数失控,鬼楼内部也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局部坍塌声......

    梦比优斯下意识地捂住了嘴,他想喊,但是喊不出声;少年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都看到了吧......”希卡利扶着尚未回过神的梦比优斯,两人一同离开了鬼楼,“走,远离它们。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继续呆着对你没好处。”

 

    “梦比优斯......梦比优斯!......”

    “老师......我刚刚是在做梦吗?......”

    少年终于在他的呼喊下清醒了过来。此时,太阳已经完全没了踪影,两人坐在校园小路的椅子上;周围没有路人,看来这里也是一处极其隐蔽的地方。梦比优斯的心被巨大的恐惧支配着,他无法好好说话:“我......看到幽灵了?......这不是真的吧......我一定在做梦......”

    “你没有做梦。”尽管心里清楚少年此时的状态不能与平时相提并论,希卡利还是决定告诉他事实,“开工前检修过关的机器失控了,完全没问题的排线莫名其妙地断了,天花板毫无征兆地坍塌......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工程第一天就出了那么多事故。如果将原因归结在非常理的存在,就能解释一切了。”

    梦比优斯神情呆滞,喃喃地说着:“这么说......鬼楼......真的有鬼......真的有鬼!......”

    “而且,只有你能看到。”

    “什么?......”

    “在这个校园里,只有你能看到鬼。”

    “老师,您不是也能看到吗?......不然为什么您刚才会对我说鬼楼有鬼......”

    他摇了摇头:“我看不到。如果不是你告诉我驾驶室的异常,我无法知道真相。”

    “那......老师今天特意来找我,为的是什么?......确认自己的猜想么?......”

    “这只是其中之一。”如果继续谈下去,梦比优斯的情况会更糟。那件事还是先别告诉他吧......希卡利决定结束话题,“既然知道了鬼楼的真相,以后别再去了。先去吃饭。”

    “我......”

    “真是的......居然被吓成这样......走,我带你去咖啡餐吧。”

 

    “欢迎光......希卡利?!......你怎么带着梦比优斯......”

    “两份西班牙海鲜饭。”青年不容置疑地说道,“一杯热可可,少糖;一壶红茶,蛋糕一会儿再说。这些都算我的。”

    “好......怎么还勾肩搭背的......”杰克艰难地接单了。今天客人很多,他担心不出一小时泰罗就会出现在这儿......

 

    “梦比优斯,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希卡利坐在梦比优斯身边,他握住了少年的手,“镇定一点,我在你的身边。”

    “老师......”也许是因为这里远离鬼楼,少年总算缓了一口气,“您好过分啊......”

    “嗯?”

    “您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对我说明一切?......至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看到那些......”梦比优斯全身颤抖不止,“老师......我真的......很害怕......真的!......”

    “我有对你说啊......”

    “太快了!......”少年低下头,哽咽地说着,“一切都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发生......我无法接受......而且......您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

    “抱歉......吓着你了......但我并非为了这个才带你去鬼楼......”

    “那是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能看到幽灵?”

    “诶?......”被这么一问,梦比优斯终于反应了过来,“对......老师您怎么知道我能看到它们?......”

    “我不止一次看到你在和空气说话。”他还是选择隐瞒一些事,“今天带去鬼楼,让你知道真相,只是希望你不要被卷入其中......但是我没想到你会......”

    “老师原来一直关注着我......”欣喜之余,少年愧疚地看向希卡利,“抱歉,我误会您了......差点辜负了老师的用苦良心......”

    “是我考虑欠妥......所以,我给你赔罪。”

    “老师!没关系的!我......”

    “别紧张,只是一顿晚饭而已~你的泰罗哥哥应该很快就会来接你。回家后好好睡一觉,忘记今天发生生的事。”

    “原来老师是故意带我来这儿的......”

    “对~今晚你和家人呆在一起是最安全的,而且,有家人的陪伴你也安心~”

    温柔的眼神再度浮现,希卡利就这样微笑着,注视着少年;此刻,梦比优斯内心的恐惧消失了大半,他不经意间握紧了青年的手——老师在自己的身边,真好......

 

    “泰罗......你千万千万千万要冷静......”咖啡吧里的客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杰克不禁为好友捏了一把冷汗,“希卡利,你也真是的......大庭广众之下和梦比优斯那么亲密......我去打个圆场吧......”

    这样想着,杰克端着食物走到了两人面前:“你们的晚餐来啦~今天怎么想到来我这儿讨论学术了~?”

    “杰克哥哥,我们......”

    “鬼楼爆破失败后,我们一路走一路讨论。”希卡利很自然地解释了几句,“不知不觉这么晚了,就顺路来你这儿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慢用......”希卡利,我帮不了你了......先前就有人拍到你和梦比优斯在鬼楼附近出双入对,现在你还亲口承认了......你自求多福吧,阿门......

 

    出乎杰克的意料,泰罗竟然迟迟未出现。希卡利和梦比优斯用完晚餐后又各自点了一份蛋糕;两人继续谈话,只是这一次的话题变为了灵异类。听着断断续续的对话,吃瓜群众更加笃定今日他们约会过了。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希卡利老师和校长的养子在聊鬼和幽灵......”

    “什么讨论工程失败原因,他们今天一定去看电影了!”

    “而且是鬼片!想想,校长养子被吓着,他一定会趁势抱上去!啧啧啧......”

    “真是心机男啊!......”

    “切~即便这样,他还是有一大堆脑残粉!......”

 

    “好过分啊......”

    “别管他们。”希卡利喝了一口红茶,“这件事你想解释也解释不了,还不如让他们猜到疯掉。”

    “这样不太好吧......”

    “人,有时候还是自私一点好。”青年似乎回忆起了些往事,他的双眼渐渐暗了下去,“一昧的妥协和让步只会让自己深陷泥沼......”

    “老师......”

    “抱歉,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没事了。时间不早,你哥哥应该来接你了。走吧。”

    “嗯。”

    “欢迎下次再来......”望着两人的背影,杰克的心“砰砰”狂跳不止:泰罗来了......希卡利,你多保重......

 

    “咦?佐菲哥哥?赛文哥哥?赛罗?怎么来的是你们?”

    走出咖啡餐吧,前来迎接他的并非是预想中的人;梦比优斯好奇之余暂时放下了心中的顾虑:幸亏来的不是泰罗哥哥......他应该还没看到吧......

    “梦比优斯,瞧你这话问的......”赛罗干笑两声,“什么叫‘怎么来的是我们’......我为什么不能来接你回宿舍呀......”

    “赛罗,今天......我想回家。”

    “诶?”

    “一起回家吧。”梦比优斯笑了笑,“我们明天上午一二节都没课,回家陪陪父亲和母亲吧~”

    “啊?!不行诶,我明天约了戴拿......”赛文拍了一下他的背,赛罗马上改口,“啊!......也不是不可以......我回去后跟他说一下......我们先去宿舍整理一下?”

    “赛文哥哥,可以吗?”

    “当然可以!”

    梦比优斯看起来有心事——敏锐觉察出这一点的佐菲走向希卡利,小声问道:“你是不是让他知道真相了?”

    “只是让他知道那个麻烦的能力。梦比优斯被吓得不轻,我不想雪上加霜。”

    “你变了。”

    “嗯?”

    “以前的你可是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梦比优斯真相的。”佐菲望向正在和赛文父子聊天的少年,“现在,你居然这么为他考虑......”

    “这是人之常情,你想多了。对了,那个人呢?平日里一有风吹草动就来兴师问罪,今天怎么没来?”

    “泰罗啊......他......”教务处副主任忽然支支吾吾,他似乎有难言之隐?

    “佐菲哥哥,赛罗和梦比优斯去宿舍了......”赛文指了指前方,“我们去等他们吧......希卡利,告辞了......”

    “好......希卡利,有机会再聊......你也早点回去......”

    “告辞。”

    望着蓝发青年的背影,佐菲和赛文在心中一起默念:希卡利......当心泰罗......他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今天的气氛和往常不一样啊......”

    深夜时分,希卡利独自一人走在校园小路上;尽管知道鬼楼里真的有鬼,他还是决定前往那儿,与最想见面的人说上几句话。本该是温暖的春季,现在迎面而来的风竟带有阵阵寒意,难道有“人”在阻止他前往鬼楼?

    “我不会害怕,反正又看不到。”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再说~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之所以还能在那里徘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吧~”

    “希卡利——!受死吧——!”

    青年身后的树丛里忽然传出一声怒吼,下一秒,一个人直接冲了过来,似乎想打他个措手不及;可惜,早有防备的希卡利迅速使出一记肘击,迫使对方后退。来者很不甘心,调整状态后立刻冲了过来;希卡利见招拆招,伺机反击。两人在幽静的小路上大打出手,一时难分胜负。

    “我还以为是谁~”僵持中,希卡利调侃了对方几句,“原来是泰罗指导员。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偷袭的?我记得你最讨厌的就是......”

    “少废话!我这是因人制宜!”黑发男子与他互相拉扯着,难分难解,“对付你这混蛋就要用非同寻常的手段!”

    “呵~”希卡利笑了笑,“下次别喊得那么响,否则就不是偷袭了。”

    “放开我!我要揍扁你!”

    “火气很大啊~泰罗指导员,我哪里惹了你,把你逼成这样~?”

    “明知故问!......放开我!......”

    “泰罗指导员真关心自己的弟弟,可惜方向错了。”

    “什么意思?!”泰罗气得龇牙咧嘴,“别想为你干的混账事狡辩!”

    “你老是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忽视真正应该关心的人。”

    “你!......神神叨叨些什么?!别以为我会就此放过你!”

    “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希卡利镇定自若,丝毫没有动气,“泰罗指导员,你最好多注意一下梦比优斯;尤其是最近这几天,他有什么反常举动......”

    “居然敢直接叫梦比优斯的名字!”青年奋力挣脱,照着对方的脸打了上去,“你有什么资格?!”

    “力道很大啊......”希卡利紧紧握住了他的拳头,“看来现在的你听不进任何我说的话,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告辞。”

    “你想去哪儿?!”被甩开的泰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给我站住!......这件事还没完!唔!......手好疼......希卡利!这件事还没完!你给我等着——!”

 

    “赛文哥哥,我们要去哪儿?”

    “去接一个人......”

    “接人?”

    赛文驾驶着汽车缓缓开向西南角,看得出,他的神情十分紧张;佐菲和赛罗目光闪烁,左顾右盼。面对梦比优斯的提问,一车的人似乎都在努力搪塞什么,少年更好奇了。

    “你就别问了......”赛罗抱头,“去了就知道......老爸,事先声明啊......今天的事不是我的锅!你!还有大师父和小师父不许像上次那样......”

    “我知道!......这件事谁都没错......”

    “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呀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别问了!......”

    “我接个电话......”把车停稳后,赛文按下了接听键,“喂?......”

    “表哥!希卡利那个混蛋竟然就这么走了!我要揍扁他!......”泰罗高八度的声音从赛文的手机里传了出来。听到这些,梦比优斯不由露出惊愕的表情:泰罗哥哥什么时候来学校了?!他去找老师谈话了?!

    “我实话实说吧......”赛罗垂头丧气,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他在学校论坛上看到了梦比优斯和希卡利的视频。两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密,少年非常兴奋,他急忙在sky上呼叫戴拿;然而,好友迟迟没有回应,赛罗便在那个帖子里写了点回复,并且下意识地在结尾处艾特了戴拿。凑巧,迪迦拉上了泰罗,两人正好在戴拿寝室里质问他今天为什么要和奇怪的人说话,他们不小心瞄到了那一帖......接下来,所有人都无法劝住泰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事态进一步发展......

    “所以,泰罗哥哥去偷袭希卡利老师了?......”

    “对啊!不然呢?!你下次和希卡利老师当心点!别光明正大地出双入对啊......”

    “赛罗!我和老师之间什么都没......”

    “鬼才信!”

    “赛文哥哥,”不再理会发小,少年直接靠近驾驶座,“泰罗哥哥没有下狠手吧?......”

    “放心吧......”赛文放好手机,擦了擦汗,“泰罗的偷袭非但没成功,他还被希卡利嘲讽了一通......他刚刚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

    “哥哥......”

    “既然谁都没受伤,那就算是皆大欢喜了......快去接泰罗吧......”佐菲干咳两声,“说不定他知道梦比优斯你今晚回家住会很高兴,忘记找希卡利算账了......”

    “嗯......”

 

    车在通往鬼楼的小路上停下了。一道身影朝他们跑来,车门被猛地拉开,泰罗骂骂咧咧地往里钻了进来:“表哥!你听我说!那家伙......梦比优斯?!......你怎么......”

    “哥哥,我今天回家住。”他尽量保持平常的微笑,“明天上午一二节没课,我想回家陪陪你,陪陪父亲和母亲。哥哥,欢迎我回家吗?”

   “泰罗叔叔,我也回家......”赛罗附和道,“梦比优斯说应该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光,所以......”

    “赛罗,你看看,梦比优斯多懂事!”赛文忍不住说了几句,“多学学他!少闯祸!”

    “知道了啦......”

    回家陪陪你?

    回家陪陪你?

    回家陪陪你!......

    确认自己没听错后,泰罗喜出望外,他不好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好!当然可以!我们马上回家!”

    “弟控真可怕......”

    “赛罗,你说什么?”

    “没什么!......”

    “唉~”赛文叹了一口气,“赛罗,今天下午你和戴拿在和谁说话?那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学校里的人......”

    梦比优斯慌忙解释道:“他是迪迦老师的朋友。因为知道戴拿是迪迦老师的亲人,所以就聊了几句。”

    “朋友?......迪迦怎么会有这种画风的朋友?......而且他为什么知道戴拿的身份?......”佐菲仔细想了想,“糟了......别是和他有过节的混混找上门算账......赛罗,提醒一下戴拿,以后再遇上这人,远离他。听到没?”

    “哎呀你干什么?!......哦......我知道了......回家后再说吧......”如果不是梦比优斯死死拽着他的手,赛罗早就为希特拉辩解了。

    “鬼楼......”途经废楼,梦比优斯害怕地低下了头, 他不想再看到到处都是可怕幽灵的景象。可是,接下来的一番话让他把目光集中在了二楼——

    “哼!一看到这栋楼就来气!”

    “泰罗,怎么了?”

    “因为那混蛋就在里面啊!”

    “你在说希卡利?......”

    “当然!表哥,你不知道刚刚那小子的态度!”泰罗忿忿不平,他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还说我太关心他了,谁TM要关心他这个衣冠禽兽?!自己诱拐未成年还想狡辩......”

    赛文打断了他:“所以,你就在希卡利去鬼楼的必经之路上等着,找准时机偷袭?......”

    “我当时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难怪希卡利能轻而易举地制服你......泰罗,你喊那么大声,这还叫偷袭吗?......”

    “表哥!......”

    不是已经知道鬼楼里真的有鬼了吗?......为什么还要去那儿?......在哪里?......梦比优斯努力向外望去,盲目地寻找着;少年似乎看到二楼一扇窗户里冒出微弱的光,他坚信希卡利一定在哪儿:找到了!......老师......您不害怕吗?......

 

    “梦比优斯。”

    “哥哥?”

    平安到家,少年与家人聊了一番后便去洗漱;刚从浴室走出,他却被泰罗喊住了。

    “你......”今晚还会和希卡利聊天么?......勇敢地问出口啊泰罗!......

    “正好,我想找哥哥商量一件事。”他迟迟不开口,少年抢先了,“刚刚聊得太开心,忘记正事了......现在父亲和母亲都睡了呢......哥哥,可以麻烦你明天替我问问他们,啊,还有赛文哥哥!大家周末有空吗?我想去圣玛利亚公墓。好久没有见我的亲生父母了......”

    ——“你最好多注意一下梦比优斯,这几天是否有反常的举动......”

    清明节才去过,怎么又要去了?......还说好久......看来希卡利没在胡说......等等,梦比优斯遇上了麻烦,怎么不来找我?!......为什么要去找希卡利?!......

    “哥哥?......”

    “啊?......可以啊!......”青年尴尬地笑笑,“和爸爸妈妈说说心里话,当然可以啊!”

    “谢谢哥哥!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迟疑片刻,泰罗决定了一件事:找希卡利问个清楚——!

 

    “老师,晚上好。”梦比优斯给剑发送了短短一句,最想问的问题始终没有问出;对方迟迟没有回应,他只得盯着电脑,出神地想着。

    为什么老师还会在深夜造访鬼楼?......他不害怕吗?......是对“那个人”的思念战胜了恐惧吗?......一定是吧......希卡利老师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忘记那个人......她也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有她的保护,老师不会有事的......

    “梦比优斯......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和希卡利老师聊天,可以稍微占用一下你们一点时间吗?......”

    “高斯?.......”

    忽然冒出的消息打断了他的思绪,少年简单回了几句:“瞧你这话说的~我没问题啊~高斯,什么事?”

    “好。”

    下一秒,屏幕上弹出了对话框;最上面的一行小字是:“您的好友高斯邀请您加入‘我们是正义的使者’群。”

    “诶?!......”少年有些不知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终于知道联系我们了。”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后,杰斯提斯说了他几句,“遇到希卡利老师就把正事忘了。拜托你打听的事一定毫无进展吧?”

    “没有!我打听到了!”

    高斯:“(尴尬)杰斯提斯,先别急......听梦比优斯慢慢说......”

    杰斯提斯:“嗯。”

    梦比优斯把自己听到的完完整整叙述了一遍,在此期间,高斯和杰斯提斯打了无数个省略号;当然,除了希特拉的爆料,少年还把今晚发生的事和盘托出:瘦长男子已经引起数人关注,看来赛罗和戴拿的“计划”要搁浅了。

    高斯:“幸亏迪迦老师火眼金睛,不然赛罗和戴拿还会继续胡闹下去......”

    杰斯提斯:“(¬_¬)他们两个向来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件事还没完呢!”

    梦比优斯:“(流汗)对了,我和希卡利老师离开后发生了什么?迪迦老师没和卡蜜拉女士见面吧?”

    高斯:“放心吧,他们没有见面。鬼楼爆破失败,达拉姆队长还受了伤,卡蜜拉女士陪他去医院了。”

    杰斯提斯:“鬼楼的拆迁工程又延后了。”

    梦比优斯:“刚刚赛罗他们也决定推迟计划......”

    杰斯提斯:“=_=梦比优斯,麻烦你多关注一下那三个作死专业户了。掌握他们的动向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防止意外发生。”

    高斯:“放心吧,我和杰斯提斯不会说出去的。”

    梦比优斯:“嗯......”

    杰斯提斯:“好了,不打扰你了。你和希卡利老师慢慢聊。”

    高斯:“(坏笑)”

    “唉......其实老师一直没回我......”他又继续刚才的动作,盯着电脑,发呆。

 

    “哟~稀客呀~泰罗指导员,这么晚找我,有何贵干?还想继续刚才的争吵~?”

    “找你有正事!......”泰罗艰难地问道,“我......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个问题!......”

    “......问吧。”有那么一瞬间,希卡利觉得自己像是在出演某部狗血剧......一定是和那个人相处太久受其影响,自己不知不觉中也变得容易想多了......

    “梦比优斯究竟出什么事了?”

    “呵~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梦比优斯本人,而不是问我。”

    “你!......”

    “怎么~难道泰罗指导员连问问题都不敢~?”走下跑步机,希卡利忍不住又放了嘲讽,“刚刚偷袭我的气势去哪儿了~?”

    “就知道从你嘴里听不到好话!”

    “等等。”他正想挂断电话,对方却给了些提示,“既然你来找我,就说明梦比优斯一定有了反常的举动。泰罗指导员,我不会问你发生了什么,给你点提示吧。多注意观察你的弟弟,他这几天有没有莫名其妙一个人自说自话?”

    “自说自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喂!......挂了?......混蛋——!”泰罗把手机扔了出去,“早知道就不自找不痛快了!......”

 

    “希望你能察觉真相,泰罗指导员。好了,接下来~”从浴室走出后,希卡利擦了擦汗;他倒了一杯水,坐到电脑前,“时间到了~”

    “我刚刚在跑步机上运动,回复晚了。”

    “跑步机?还以为老师在陪龙~”

    “龙出去转悠过了。我看还有时间,又跑了一会儿。”

    “(⊙﹏⊙)”

    “(¬_¬)怎么?很惊讶?除了家里的跑步机,我还经常去校健身房使用其他器械,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流汗)可我从来没在健身房遇到过老师......”

    “-_-|||你没遇到就代表我不去了?什么逻辑......”

    “老师......您是什么时候离开鬼楼的?......”发送完这句,少年的手不由自主地发抖:老师会不会气得直接下线?......

    一定是泰罗告诉他我去了鬼楼。这小子真喜欢多管闲事......“大概十点。怎么了?”

    “您不害怕吗?”

    “为什么要怕?”他笑了,“我又看不到。”

    “为了探查鬼的作案手法,您真是拼啊......”这个谎,梦比优斯自己都觉得毫无底气。

    “-_-|||你想多了!我可没闲到去研究超自然现象......”希卡利叹了一口气:“你心里的真实想法一定不是这个吧......希望你别去调查十一年前的事......”

    “不对啊......”正当他担忧未来时,对话框里跳出一行又一行的问题,“老师是十点离开鬼楼的吧?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您从学校回家到陪龙外出,再是上跑步机锻炼,跑完还要洗漱......(笑哭)老师您是怎么做到把这么多事压缩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的?......”

    “-_-|||陪龙外出的不是我,是我的邻居。”

    “邻居?”

    “新搬来的。是个很和善的人,龙很喜欢他。我工作比较忙,正好有人可以陪陪龙。”

    “是个很慈祥的老爷爷(⊙_⊙)?”

    “-_-|||你的想象力真是......人家很年轻的!”

    “(流汗)你刚刚说他可以陪龙,难道不是退休在家的老人?”

    “-_-|||空闲时间多就等于是个退休的老人了?!谁教你的?!”

    “≦(._.)≧我错了。”

    “-_-|||抱歉,我语气重了点。”

    “(~ ̄▽ ̄)~没事啦~老师,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看起来和佐菲差不多,不过,他是个自由职业者。”希卡利解释了一番,“这阵子接触下来,我觉得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在世界各地担当过不同的职业,并且做得很出色;既是真正的旅行者,也是全能型的人才。”

    “(°Д°)我怎么觉得自己看到了现实中的《黑执事》......”

    “-_-|||他好几次主动请缨,想担当我的家政人员......说是不想继续看我在饮食方面那么随意。虽然他的手艺很不错,但我不想麻烦别人。”

    “(坏笑)他一定是想借这个机会和龙多多相处!”

    “你点醒了我。”

    “咦?”

    “原来应聘是假,想和龙一起玩才是真。行,我正担心龙会寂寞呢~”

    “(⊙_⊙)老师,怎么了?”

    “我决定答应他的请求了。就当是找个人来陪陪龙~(*^__^*)”

    “✿✿ヽ(°▽°)ノ✿太好了!”

    “瞧你这副高兴的样子,晚上一个人睡没问题吧~?”

    “≦(._.)≧”

    “怎么了?”

    “老师,您好过分啊......我刚刚还很高兴的!ヽ(#`Д´)ノ为什么您又要提起这件事?!”

    “生气了?”希卡利哑然失笑,他连忙安慰了几句:“抱歉,是我不好。我不是故意提起这件事的,只是想到你回家后是一个人一间房,所以才这么一说。这样,明天我请你吃午饭,就当是赔罪。今晚你实在害怕就开灯睡......”

    “老师,不用说了。”

    “哟,看来是真的生气了。”青年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对话框里却跳出了一段令他意想不到的话——

    “其实,今晚是我先提起鬼楼的。”

    “是我先让老师不开心的。”

    “所以,老师提起这件事,我们算是扯平啦~”

    “老师,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 ̄)~”

    “你......呵~真是个奇怪的人......”希卡利只觉得轻松了不少,原本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好~不过,既然我都说明天请你吃午饭了,说个时间吧~”

    “≦(._.)≧那太不好意思了......”

    “客气什么~?”

    “这次换我来请老师!一直让老师请我,太失礼了!身为学生,不能这样!......”

    “真是的,打字速度也太快了......”希卡利无可奈何,只得答应了少年的邀请:“好好好~听你的~不过,时间改成晚上吧~等我电话,地点明天再说。”

    “好~时间不早了~老师,早点休息~”

    “晚安。以后别和来路不明的人说话,知道了吗?”

    “嗯!(调皮)我会小心的!”

 

    “呼~”关掉电脑后,希卡利往床上一躺,抱着小柯基安然入睡,“龙,照顾了你三年的人还真是特别......明明都怕成那样了,还来担心我......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关心他?......呵~我也变得奇怪了......梦比优斯......”

    “唔......我还是开灯睡吧......总觉得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打开床头灯,梦比优斯似乎觉得不怎么害怕了;他出神地盯着温暖的光,喃喃自语,“好多了......光......每次一出现就让我觉得很安心呢......希卡利......老师......”

                                                                                                      未完持续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