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番外3 决战之后......

   最后一个番外~参上~《荒楼鬼影(中)》即将从2018.1.1正式开启连载,请诸位多多指教,多多吐槽这狗血的剧情~~~~


    周日晚上是U大学大多数社团活动的时光,嘈杂喧嚣中处处是肆意挥洒的青春;可今日的剑道社与众不同,整个道馆内静悄悄的,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

    “梦比优斯,如果我还活着,我会继续教授你的......如果我......一切就拜托了!”说完这些,扎姆夏挂断了通话,“好了......剑!来吧!......”

    “我们的武器是木剑......”另一边的希卡利满脸黑线,“只是切磋而已,怎么弄得像生离死别......”

    “少废话!你知道今晚决斗对我的意义吗?!”扎姆夏阵势十足,他举起了武器,“三年前,你这混蛋临阵脱逃,让我成为全校的笑柄!......此等奇耻大辱,我一定要报!”

    “......明明是你记错了决斗的日期......我当时在剑道馆里等了整整一天,被一大群熟人围观......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关爱智障......”想起往事,他不由握紧了武器:还被那些人看到......

    “啰嗦!决战那天,我得到的答案居然是你坐上飞机出国了!......混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招——!”

    “真是的......既然如此,我只有奉陪到底!......”

 

    两人提剑而上,木剑相击的声音凌厉清晰,每一次都是力量和智慧的博弈;从决斗开始到现在,希卡利和扎姆夏攻守交替,不分伯仲。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形势始终没有明了,胜负难分。

    “三年不见,剑,你又变强了......”

    “怎么?你认为我会疏于剑道?”

    “哼~如果这样,你就不是剑了。”

    “不妨告诉你吧。我本来还想手下留情,毕竟你......”

    僵持之际,两人表达了对彼此的称赞:“呵~我不需要你的照顾!......”

    “说来也是。”希卡利后退一小步,重振旗鼓,“如果我不尽全力,那是对您的不尊重,前辈。”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前辈啊......”

    “呵~如果没有你这个喜欢挑战的前辈,我的剑术无法达到今日的境界。”

    “漂亮话少说。来!战个痛快!”

    “好~”他微微一笑,横剑大步冲上前,“扎姆夏,小心了!”

    “小心的应该是唔!......”

    红发男子高举木剑,向希卡利冲来;忽然,他一个踉跄失去平衡,颓然朝前跪倒。扎姆夏以木剑支撑着自己,想站起身;然而,多次的努力都失败了。男子发出痛苦的低吟,似乎受伤不轻。

    “扎姆夏!......”希卡利蹲下身,“没事吧?......”

    “呵......希卡利......你的心太软了......”扎姆夏一手指了指腰间的木质小刀,“如果我是佯装受伤,你......唔!......”

    蓝发青年流下一滴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我出手太重了?......伤哪儿了?”

    “不关你事......”他艰难地说着,“我不小心......闪了腰......”

    “你......坚持住,我送你去校医院......”希卡利的手机忽然响了,“来的真不是时候......是你?!”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他......没错了......回吧......那家伙一出现,就不会有好事......我要......通知一下所有人......我没事......”

 

    “这就是结果。”蓝发青年一脸漠然地回着短信,“灵异社怎么样不关我事,你耽误我不少时间。一会儿来校医院,我有话对你说。”

    “好~”

 

    “来得真慢。”希卡利冷冷地盯着来者,“哼~不管怎么说,总算没食言......”

    “没办法~法依塔斯那小子太喜欢惹事,解决灵异社花了不少时间~扎姆夏怎么样了?”

    “他没事。”

    得到答复后,阿古茹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三年前,你们约战后,我的确和扎姆夏聊过几句;但是,我还没无聊到会让你们两个当众出洋相。”

    “我知道不是你。”站在黑暗处的青年叹了一口气,“......多谢,听说当年你和扎姆夏切磋的时候受了伤......”

    “平手。准确来说,两败俱伤。”似乎早已察觉,阿古茹不由走近了几步,“看来~你知道当年是谁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了~?”

    希卡利极不情愿地回道:“嗯。切,真麻烦......无论我做什么都想来插一脚......”

    “说实话,我还得谢谢那个自以为是的人。短短几天,连着打了两场,也算是好好锻炼了下身体。”

    “哼~如果没有这出,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个这么关心你的学生。”想起那道执意挡在自己和阿古茹中间的,小小的红色身影,希卡利说话的语气不知不觉变得柔和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叫盖亚,是吧?他和你一样,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怎么~?羡慕了~?呵呵~也许~不久之后,你也会有这样的学生。”

    “......你激怒人的方式真是日新月异。”

    “那是。为人处世,不能一成不变。”他话锋一转,“最近小心点。灵异社似乎要有针对你的大动作了。”

    “哼~不是‘都解决了’么~?”

    “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阿古茹......他是个十分有趣的对手......”

    “扎姆夏?!”希卡利连忙扶住他,“你怎么起来了?!......”

    “没事......看到了吗?......”

    顺着他指的方向,希卡利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修长的身影走向走廊尽头,他忽然停止前进,微微侧身看向角落;接下来,一名少年冒了出来......

    “是物理院的天才少年啊......”

    “我知道。”青年望了一眼,“从我和阿古茹对话开始,盖亚就躲在那里。”

    “那名少年,对他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存在吧......”扎姆夏笑了,“正是因为拥有想要守护的人,阿古茹才会那么强......”

    “也许吧......”

    “这些年,我见过不少天赋异禀的学生;然而,有一个孩子,非常特别......”一提起那个学生,扎姆夏似乎变了,他和往日孤高好战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他和我一样,一头红发......那孩子爱笑,非常温柔,但性格里又有十分坚强的一面......记得我问他为什么要加入剑道社,为什么要修炼剑术,他的回答是:自己的身体太弱了,不想让爱他的人担心,所以要变强......呵~他一定能找到无法替代的重要之人,为了守护而战斗......”

    可惜,希卡利并没有把这些话当一回事:“大晚上的,你犯什么中二......我送你回去。”

    “唉......时候不早,麻烦你了,剑......”

 

    一个月后,剑道社。

    “扎姆夏老师......”红发少年站在他的身侧,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是梦比优斯啊~什么事?”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扎姆夏示意学生坐下,“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可是你的老师!别放不开!”

    “嗯!老师,是这样......”梦比优斯说完了前因后果,“无论是您,还是剑,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受伤!所以......”

    “哈哈哈......我知道。放心吧,我和剑也是朋友,我们只是切磋而已~梦比优斯,你很善良啊~”

    少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您过奖了......”

    “剑经常和我提起你。每次说起你,他都会......”男子忽然想起些什么,“对了,你见过剑吗?”

   “没有。但是,剑是个很好的人。他见识广,阅历丰富,对人很温柔......我和他每天都在网上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好奇怪啊......明明是从没见过的人,怎么会......”

    “是吗?......”扎姆夏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很好。梦比优斯,这样吧。我和剑下次决斗的时候,你来当裁判......”

    “不行不行!......”少年连连摇头,“我没这个资格!......”

    “我开个玩笑而已~”

    “那就好......老师,请稍等,我去给您沏杯茶!”

    “麻烦你了......”望着少年的背影,扎姆夏的心中充满了欣慰,“梦比优斯,你和剑很投缘啊......多少年过去了,几乎没有人能让他露出笑容......也许,你就是那个命中注定去帮助他的人吧......”

 

    片刻之后,梦比优斯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老师,您怎么起来了?!”

    “我没事......”扎姆夏捶了捶自己的腰,“梦比优斯,你这么努力,我这个当老师的不能轻易认输啊......”

    “老师......请用茶。”

    “谢谢......”他从少年手中接过了茶杯,“嗯,你的茶艺日渐精进了~”

    “哪有......”

    “好了,去练剑吧。我看着你呢~”

    他戴上面具,对着扎姆夏鞠了一躬:“是!请多多指教!”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