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番外1 我有独特的惩罚技巧

友情提示:人物性格崩坏,OOC,OOC,OOC!


    “哎呀哎呀——!哈哈哈哈哈!......救命啊!......要死人了啦!......”

    傍晚时分,U大学校长肯的家里忽然传出一阵阵喊声;声音的主人听起来十分年轻,应该是个学生。他边哭,边喊,边笑,这栋房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赛罗~不要动~好好接受惩罚~只有这样~你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哈哈~”

    “小师父!......我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正是因为我平时疏于对你的管教,你才会做出那么多违反校规的事!”赛文拿起拐杖,狠狠打向赛罗的屁股,“哭什么?!平时不是一直嚷嚷自己不怕疼吗?!”

    “不是因为老爸你打我......哎呀哈哈哈哈哈......大师父!......救命啊!......”

    雷欧死死摁住了少年:“别动!今天一定要让你记住这个教训!赛文哥哥,他刚才不是说自己哭不是因为你打他吗?你累了的话,换我。”

    “不要啊——!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有下次?!”赛文把拐杖递给了雷欧,“看来我的惩罚还不够。雷欧,你来!”

    “好!”

 

    “怎么回事?......”就在此时,玛丽女士回到了家中,“你们几个怎么回来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打赛罗?”

    “奶奶!......”少年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他拼命喊道,“救命啊——!老爸他们要把我打死了!......”

    “姨母,您听我慢慢说!......”

    听着赛文说着前因后果,一向和蔼可亲的玛丽女士竟然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原来这才是真相!......赛罗,你真该好好感谢希卡利对你的宽宏大量!你也别喊我了,好好反省自己错在哪里。赛文,雷欧,阿斯特拉,你们继续,我去做饭。”

    “不要啊——!哈哈哈哈哈!......”

    玛丽不再理会客厅中的四人,然而,她进入厨房后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比你早了大概十分钟。”

    “那你......也知道赛罗的事?”

    “嗯。唉......”肯叹了一口气,“才进入大学几个月啊?赛罗就闯了那么大的祸......如果不是希卡利大度,赛罗和戴拿有可能被开除学籍!”

    “所以我没有阻止赛文他们。”玛丽穿上了围裙,“是该给赛罗一个教训。”

    “不过......阿斯特拉怎么看起来像是在故意整赛罗......”

    “别管了~快点准备晚饭吧~”

    “好......”

    “对了,我已经拜托佐菲,请他有机会就让梦比优斯和希卡利多接触接触。”

    “哦~?希卡利还没想起以前的事?十年前,他和梦比优斯住在一个病房里;当时,他们的关系可好了~”

    “有机会问问他吧~呵~我希望梦比优斯能帮助希卡利走出那段阴影,他能做到......”

 

    “哎呀!......”

    “疼吗?!”

    “疼!疼!......”赛罗不好意思地看向玛丽,“奶奶......您别弄了......我自己来吧......”

    “还是我来吧!......”赛文也走进了儿子的房间,“放心吧,明天我会送你去学校的!......别想逃课!......”

    “老爸......谢谢......”

    玛丽查看了一下少年的伤势:“这幅样子,赛罗明天恐怕不能好好坐着听课了。唉~希望你能记住,以后别再闯祸了......”

    “嗯......”

    “赛罗,早点睡觉,明天我来叫你。”

    “好的,老爸......”

    “明天记得和希卡利说对不起。晚安了,赛罗。”

    “我会的......如果他接受的话......”

    玛丽和赛文离开后,少年立刻拿出手机,给好友留言:“戴拿......你还活着么?......”

    “确认存活......大哥下手好重啊......我还是不是他的亲弟弟啊......”

    “(流汗)”

    “赛罗,你呢?”

    “我不仅被老爸和大师父打,还被小师父一个劲地挠脚底心......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流泪)”

    “(笑哭)这是什么惩罚方式啊......”

    “我刚刚可惨了!(流泪)大师父摁着我,老爸打我,小师父挠我脚底心!过了一会儿后,老爸和大师父对换了......大师父的力道,你懂的(流泪)(流泪)(流泪)”

    “太惨了......”

    “奶奶让我明天给老师道歉。一起不?”

    “我大哥也让我去给那个冰块道歉......一起吧。”

    “嗯。睡了,明天见。”

    “明天见~”

 

    “赛罗!戴拿!早上好!你们没事吧?”

    “没事啦......”

    “谢谢你关心哈......”

    与梦比优斯打过招呼后,赛罗和戴拿互相搀扶着走向最后一排;他们无法坐下,只得先靠在课桌旁。

    “赛罗......我们得想个办法......一会儿上课坐下的话......”

    “你也被打了屁股啊......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难道只能蹲着上课吗?......”

    话音刚落,希卡利就出现在了教室里;他扫了一眼全场,看到无法坐下的两人,发出了一声冷笑。上课铃响,青年注视着赛罗和戴拿,直到他们蹲下才开始授课。

    “赛罗,戴拿......”梦比优斯担心地朝后望去:他们无法坐下啊......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两节课......

 

    “现在是提问环节。”

    希卡利就电磁学提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可他没有马上叫学生起来回答问题;青年慢慢走向后排,点了赛罗的名字:“你来回答。”

    “啊?......”

    “怎么?不知道?那么就请你的同桌来回答。”

    戴拿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小声问了一句:“赛罗?......你知道该怎么回答吗?......刚刚一直蹲着,压根没好好听......”

    “哦~?看来你也没好好听课。你们两个,罚站两节课。”说完这些,他走回了讲台。

    “得救了......”

    “是啊......靠着真好......”

 

    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梦比优斯连忙跑到最后一排观察两位朋友的状况:“赛罗!戴拿!你们没事吧?!”

    “没事......多谢他让我们站着听课......”

    “我的屁股好疼......梦比优斯,帮我们一个忙......我们要去向老师道歉......”

    在梦比优斯的搀扶下,两人艰难地走到了讲台前;赛罗和戴拿郑重其事地向希卡利各鞠一躬,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很抱歉......给老师带来了那么多麻烦......请您原谅我们......”

    “回去好好养伤,下次别逃课。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

    “请等一下!老师,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问吧,反正我也不急着去吃饭。”

 

    “赛罗......他这算是放过我们了?”

    “应该是......”

    两人一步一步走出教室,准备回家。赛罗和戴拿在校园中举步维艰,暗自抱怨为什么家人没来接他们。

    “戴拿,我觉得老师人其实挺好......”

    “好什么?!哎哟!......”戴拿抱怨了一句,“什么让家长带回去处理,摆明就是让我们更惨......”

    “笨蛋!......”赛罗的身子摇了摇,“昨天我爷爷听说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他说如果他是希卡利,一定让教导主任把我们两个开除学籍......这次我们可是大难不死啊......”

    “好吧......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和老师八字不合......”

    “哎哟......为什么这么说......”

    “我有预感......以后还会和他有摩擦......”

    “你那是因为阿古茹,所以连带看老师也不顺眼......”

    “也许吧......他们两个好像啊......”

    “我可不希望以后再出事......我再也不想体验小师父独特的惩罚方式了......”

 

    “嘻嘻嘻~小赛罗~和希卡利谈完啦~?”

    “嗯......”

    此时此刻,校长肯的家里,相同的一幕又要上演了。

    阿斯特拉身着运动服,坐在沙发上微微摇晃:“你看起来一点也没受伤嘛~”

    “希卡利老师人很好的......他只是让我和戴拿帮忙整理一点东西......就是当一回苦力啦......”

    “虽然希卡利对你既往不咎~但是~你的父亲和我们可不能接受哟~肯叔叔和玛丽阿姨的想法应该也和我们一样吧~所以~”

    “你还是得受到惩罚。”雷欧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赛罗,为什么没搞清楚事情就胡闹?!你当着希卡利父母的面这么说他,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尽管赛亚兹教授也对你表示了理解,但是,这件事,我不能让它就此结束。”赛文又拿起了拐杖,“雷欧,阿斯特拉,拜托了。”

    “小赛罗~我这次还准备了戳戳棒~可以直接伸到你的腋下~效果很拔群哟~我来啦~”

    “不要——!”

                                                                                                                完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