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14(CP:希梦)

友情提示:本章颜文字爆表,剧情狗血,人物性格OOC,慎入。第九章有关希卡利sky号的设定有所更改:原定一个号,现设定为一个主号(本名注册),另还有一个小号- -

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剑!(流泪)”

    “出什么事了?”

     今天是12月29日,周五;再过十天不到,从一月八号开始便是U大学为期两周的考试周。为了在期末考试中发挥出色,梦比优斯提前结束圣诞假期,忍着咳嗽开始看书复习。经过一天的艰苦奋战,少年准备在晚上稍微放松一会儿;然而,一打开电脑,sky的消息记录便让他大跌眼镜:才几天啊?!.....为什么群里多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我劝过戴拿和赛罗了......可是.....戴拿完全听不进去......还说正因为迪迦老师和卡蜜拉女士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在一起才有趣......(流泪)我该怎么办......”

    “......还有一个人的反应呢?”

    “啊?......”

    “你室友听了后的反应呢?!”

    “和戴拿的反应差不多(流汗)......对了,我发现群里多了一个人。他们一直盯着这个人问迪迦老师和卡蜜拉女士以前的事......”

     一秒后,剑回了一句:“欠打。”

    “啊?......”

    “他们两个被打得还不够。”

    “(流汗)这样太粗暴了吧......”

    “正是因为赛文和迪迦下手太轻,他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作死。自作孽不可活,你别管这件事了,就等着看他们怎么死吧。”

    “阿古茹老师......您可不可以别这样......”

    “什么?......”看着屏幕,希卡利笑了:“你叫我什么?”

    “不小心手抖了......算了,直接挑明吧。”梦比优斯回道:“阿古茹老师,我知道是您。请您不要再看好戏了。为什么要把所有人都弄得下不了台面?”

    “你错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张截图——阿古茹面带高深莫测的微笑,头像旁边是他的名字。“看到了么?阿古茹的sky号是他的真名。而且,他没有小号。”

    “你究竟是谁?”

    “等时机成熟,我会和你见面的。对了,刚刚你说那个群里多出了一个人?是盖亚?”

    “(⊙﹏⊙)b当然不是!因为盖亚总是在阿古茹老师面前坦白一切,戴拿和赛罗就不拉他了......新来的是个不认识的人......他似乎是迪迦老师的熟人?”

    “熟人?”

    “我看看......他说他叫希特拉,是迪迦老师的初中同学,现在是卡蜜拉女士的同事。”

    “-_-|||这人的身份没问题。他是怎么进群的?”

    “是戴拿......戴拿在圣诞夜认识的......当天晚上,戴拿说等和希特拉熟悉后会请他进群的......(瀑布汗)好快啊......”

    “你朋友选错专业了。他应该选新闻系。左右逢源,动不动就是一篇爆炸性新闻。”

    “(流汗)我怎么觉得你在讽刺戴拿适合当狗仔?......”

    “希特拉没劝他们别多管闲事?”

    “他希望曾经的老大和大姐重修旧好......”

    “他们三个死定了。听我的,别管这事。”

    “我不能这么做!”

    “我知道你关心朋友。”早料到少年会这么回答,希卡利准备好了一套说辞,“但我觉得你应该优先考虑这两点:一、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就算你的家人没有特别要求,你自己肯定想拿全优吧?如果因为乱七八糟的事分心,能完成目标么?二、你的身体状况是否允许你管这件事?泰罗说你病还没好就急着开始复习了。你既要好好学习,又想保护朋友......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别给自己的病雪上加霜了。好好休息,状态恢复后再说。你别太担心那两个作死专业户,他们想的肯定也是考试结束后再说。”

    “居然被剑猜到了......赛罗和戴拿就是这么想的.....”梦比优斯想了想,回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少吃甜食。想早点康复就别吃那么甜的东西。上次那杯可可甜得牙都要掉了。”

    “阿柏姐姐原来不喜欢甜食啊......不过话说回来,那杯可可即便是半糖也很甜......下次买少糖的吧~”

    “你是不是想去找盖亚了?”

    “诶?......”梦比优斯一直没有说话,对方却开始猜测他此刻在做什么:“你要去,我不拦你。但我不知道阿古茹会做出些什么事。”

    “谢谢你,剑。我可以去问问盖亚圣诞夜当晚迪迦老师的情况,然后用老师的态度来劝说赛罗和戴拿!٩(๑>◡<๑)۶”

    “你!......”希卡利拍了一下桌子,“真不该乱猜!......你别真去找盖亚,不然会有麻烦的......”

     边说着,他点开了一个人的对话框——阿古茹.泰勒斯。

 

    “盖亚,在么?”

    “(龇牙)我在和阿古茹聊呢~梦比优斯,什么事?”

    “你还记得圣诞夜的事么?”

    “(尴尬)怎么了?”

    “迪迦老师后来怎么样了?”

    “那天......阿古茹一家帮我找到了大哥和二哥,我们就邀请他们去家里做客~我们一起搞了个圣诞Party~ヾ(●´∀`●)”

    “迪迦老师没生戴拿的气?他这几天没事吧?”

    “没有。本来我还在担心阿古茹他们离开后大哥会揍二哥,可他什么也没做,就一个人回了房。大哥这几天情绪很低落,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自然没精力去找二哥算账。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ヘ・?]”

    “这件事对迪迦老师的影响很大啊......看看那个群的对话吧......”梦比优斯翻看着聊天记录,皱了皱眉,“照现在的情形看,迪迦老师和卡蜜拉女士似乎都不愿重提那段往事。唉~他们根本不可能复合啊......咦?阿古茹老师?”

     他的skype忽然冒出一条好友验证:相交甚少的阿古茹竟然来加他好友了?!还说自己有些事想问他......出于尊敬,梦比优同意了;可接下来,对方的问话让他不知所措。

    “阿古茹老师,晚上好。您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客气的话少说。我问你:戴拿又在背着迪迦搞什么小动作?”

    “怎么?很惊讶?”阿古茹的消息一条紧接着一条,把梦比优斯问得冷汗直冒,“既然担心朋友,为什么现在才去找盖亚打听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在圣诞夜当晚已经知道戴拿平安无事,现在找盖亚是为了别的事。从你的问话来看,你关心的是迪迦。说吧~迪迦出了什么事?他当晚为什么会受伤?戴拿没挨揍肯定与这有关。我敢断言,他一定把其中缘由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你和赛罗;甚至——想借题发挥。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我很好奇啊~说来听听呗~如果你不想说,我就去问你的哥哥们~(微笑)”

    “我......我......我该怎么办......”他下意识地点到了与剑的对话框,却看到这么一段留言:“你如果现在去找盖亚,阿古茹一定会猜到戴拿在搞事。没看到?你啊......怎么就那么心急呢?......出事了给我吱个声,我去找阿古茹。”

    “剑......谢谢......”泪水涌上梦比优斯的双眼,他无法用言语形容内心的感激;但少年决定自己面对:“对不起,没有听你的劝告。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你想一个人面对阿古茹?别开玩笑了。他可不是你能应付的。”

    “请让我去试试吧。剑,以往你总是为我和希卡利老师传话;这样既麻烦你,也让我失去了自己面对问题的能力。如果我连说服阿古茹老师都做不到,我还有什么资格与希卡利老师面对面谈话?相信我吧。”

    “你......勇气可嘉啊......上次敢那样对我说话,阿古茹有的受了~”希卡利发出了一声赞叹,但他还是不放心:“嗯,你先去和他谈。谈不下去了再来找我。”

    “谢谢。”

 

    “这么久还不回话~?看来我又得去找佐菲副主任了~嗯~?视频对话?!”阿古茹大吃一惊,“这小子是什么情况?......摁错了?”

     他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并且提醒少年别太激动按错键;没想到梦比优斯说自己就想和他面对面谈......

    “有趣~我倒要听听你会说什么~”怀着好奇的心理,阿古茹接受了梦比优斯的邀请。看这神色坚定的少年,他不由微笑,“哟~精神看起来不错嘛~一点都不像生病的人~想和我说什么?”

    “我的确知道迪迦老师在圣诞夜遇到了什么人。”梦比优斯的声音依旧有些沙哑,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是,我不会说的。”

    “哦~?”阿古茹眯起眼盯着他,“我现在就联系佐菲副主任,请他一起参与我们的对话吧~”

    “阿古茹老师,我们不能随便打听他人隐私,是么?”

    “没错~”

     少年露出了自信的笑:“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既然我已经侵犯了迪迦老师的隐私权,我怎么能让您和哥哥们也犯错?圣诞夜,击剑馆,老师和泰罗哥哥看到迪迦老师的照片后那样放声大笑,这件事对你们之间的友谊会产生一些影响吧~如果今次您又知道了其中秘密,后果可不是两三句调侃能结束了。哥哥们知晓其中利害,当然不会来找我刨根问底。”

    “你.....”阿古茹失去笑容,微微一怔,“你不怕我对迪迦说明一切?”

    “老师怎么做是老师的自由。”他借着青年提及之人发挥,“不过,我猜您现在还不会去找迪迦老师。从希卡利老师的事件来看,您的行事作风是暗中调查真相,放任事态发展,最后看好戏。而且,我听盖亚说:迪迦老师这几天的情绪很低沉,不怎么说话。恐怕您去找他也是白跑一趟。”

     看来这次是个重磅新闻啊~这小子守口如瓶,暂时打听不到消息了。找机会问盖亚吧~阿古茹托腮沉思一番后,脸上重新浮现出了往日深沉的微笑:“挺能说会道的啊~我们平时小看你了~”

    “老师是想去问盖亚吗?”

    “你......”

    “呵~看来被我说中了呢~”梦比优斯脸上挂着必胜的笑容,“戴拿觉得每次都是盖亚最先‘泄密’,所以没有拉他进群。老师,怂恿盖亚去问,这个办法也是没用的。”

     竟然还有群?!有趣!太有趣了!一定要想办法知道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阿古茹面露喜色,他深深地盯着少年双目:“我知道了。我不会打听这件事的。不过~我奉劝你们~别玩的太过~否则......”

    “正因为我知道不能随意干涉别人的生活,所以我会尽力劝阻我的朋友。老师,这件事会在您知道真相前完结的。”

    “呵呵~话别说得太早~我们走着瞧~”

 

     结束与阿古茹的视频通话后,梦比优斯立刻向好友简要说明了情况:“成功了!(龇牙)我说过,我能做到!”

    “你错了。”

    “咦?”

    “梦比优斯,你见过海洋么?”

    “见过。一望无际,很漂亮,能让人安心的蓝色~”

    “也是能带来风暴,海啸和水龙卷的危险地带。阿古茹就像是大海,看似平静,但内部暗流汹涌。一旦拥有足够的力量,他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狂风巨浪。”

    “(⊙_⊙)?你的意思是......阿古茹老师表面上答应我不追究这件事,其实暗地里还会调查?”

    “你应该清楚阿古茹的行事作风。”

    “(流汗)的确......”

    “跟我说说,你们具体谈了些什么。”

     看完梦比优斯的叙述后,希卡利不禁为少年发出由衷的称赞:“了不起。竟然能让阿古茹放弃怂恿所有人去打听这件事的计划,虽然只是暂时的。”

    “(*^▽^*)没什么啦~平息风波的关键是戴拿和赛罗停止插手迪迦老师的私事!考试结束后,我一定会努力的!ヽ(^ω^)ノ”

    “很好。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__^*)”

     梦比优斯惊讶地捂住嘴,然后喜形于色:“(。・o・。)ノ你居然笑了?!”

    “怎么~?我给你的印象是冰山面瘫?”

     虽然很尴尬,还是实话实说吧~“(⊙▽⊙)是的。和希卡利老师一样。”

    “-_-|||”青年扶额:你还补充这么一句......算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哈~”少年笑出了声。为缓解对方尴尬的处境,他借机转移话题:“谢谢你,剑。你教会我不少谈判博弈的方法,以前的我绝对不敢那么说话。”

    “你有这个能力,只是缺乏勇气——归根结底,是被你的家人们保护过头,自己发挥的机会太少了。虽然你小时候很容易生病,性子也软,可不代表你什么都做不到。”

    “剑......今晚真是我的幸运之夜!”梦比优斯的内心充满了快乐:得到好友的认可与鼓励会让他日后更勇于开口,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少年感谢好友赋予他勇气,他越来越想和剑见上一面,亲口表达谢意。不知为何,在梦比优斯的想象中,剑和某个人的身影重合了......

    “我也得谢谢你。”他正沉浸在美好的期望里,剑又说了几句,“托你的福,我为人处世方式改变了不少。不知不自觉中,我的笑容越来越多了(*^__^*) 或许,世界没我想的那么糟糕。”

    “(⊙﹏⊙)b”

    “怎么了?”

    “没什么。”

    “(¬_¬)你骗不了我。我刚刚那番话让你心绪不稳了吧?说实话,你是怎么想的?”

    “≦(._.)≧感觉你一直在绝望的人生里挣扎啊......”

    “噗~”希卡利好不容易忍住笑,他边说话边打字,“有这么夸张吗?你想太多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放心吧,我没事。我有权威心理健康鉴定机构的认证报告,而且每年都会去做检查,不信可以给你看看。”

    “(|| ゚Д゚)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做心理健康调查?!”

    “-_-|||被逼的。不过,有时候我自己也会申请心理干预。没办法,压力山大。”

    “嗯(⊙_⊙)工作辛苦了。等我期末考试结束后,你有空么?我想见见你。”

    “-_-|||天太冷,不想外出。等春天来了再说吧。”

    “(笑哭)那你平时还老是陪龙出去转悠?”

    “-_-|||那是必须的......行行行,你有理!说吧,什么时候见面?”

    “≦(._.)≧是我欠考虑。剑,对不起。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你......”自己总是在避免和梦比优斯见面,还瞒着真实身份,这些确实不妥。希卡利正打算劝慰几句,却看到了这样一段留言——

    “我想了想,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定在明年春天的樱花节吧!龙可喜欢在樱吹雪中奔跑了!ヾ(✿゚▽゚)ノ”

    “(¬_¬)少年,你的少女心爆棚了。”

    “你答应了?”

    “嗯~和你一起看樱花应该很不错。”

    “٩(๑>◡<๑)۶太好了!具体哪天见面等樱花节开始再决定!”

    “好~”

    “家人找我,失陪一下。”

 

    “梦比优斯,怎么突然喊那么大声?”

     看到剑的同意应邀,少年不由欢呼了一声;这声引起了泰罗的注意,他敲了敲门:“咳嗽还没好,注意点。”

    “谢谢你,泰罗哥哥。”梦比优斯打开房门,笑容依旧挂在脸上,“我会注意的。”

     看着少年苍白的脸色,泰罗不禁担忧:“你啊,感冒才有点起色就开始拼命,全优有那么重要吗?别太累。”

    “我刚刚没在复习,和朋友聊天呢~”

    “龙原来的家人?”

    “是。”少年的脸上洋溢着快乐,他的双眼充满了光,“他答应让我见见龙了!”

    “从接走龙到现在,这么久才答应和你见面......唉~也只有你会高兴!”泰罗拍了拍梦比优斯的肩膀,“不过,你开心就好。选好日子了么?”

     他璀然一笑:“明年春天的樱花节~这阵子太冷了,谁都不想外出~”

    “哟~气氛十足啊~”青年轻轻戳了戳弟弟的额头,“是你的主意吧~”

    “是!”

    “明年樱花节家里所有人都会去,到时候就带你的朋友,剑来见见我们!”

    “好!一言为定!咳咳!......”

    “啧啧啧,都劝你别这么累了。药没吃吧?我去给你倒杯热水。”片刻后,泰罗将水杯递给梦比优斯,“吃了药后早点休息,别聊得太晚~”

    “谢谢你,泰罗哥哥。”

 

     吃完药后,梦比优斯依旧回到电脑前,找上了好友:“剑,我回来了(~ ̄▽ ̄)~”

   “嗯。”

     聊了两三句,梦比优斯便察觉剑的状态不对:怎么又变成说话不上心的样子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用最简单的办法缓解对方压力。

    “给你看看龙在樱花季里的照片~”这句发送后,他翻出电脑中的文件夹,将其中所有照片打包发送了过去。剑接受了压缩包,文件传输顺利;梦比优斯期待着好友放下重担的样子,希望自己能为他带来快乐——

    “怎么把你的照片也发过来了?”

    “诶?”

    “你啊......”希卡利截了所有照片的缩略图,圈出了几张,“看吧,这些都是你自己的照片。”

    “那是我和龙的合影(调皮)给你看看没什么的~”

    “(¬_¬)一点都不知道保护自己。你运气好,我不会随便发你的照片;万一遇上不怀好意的人呢?别被侵犯了肖像权还浑然不觉。忘记迪迦气得面红耳赤的样子了?”

    “≦(._.)≧谢谢你,剑。下次我会注意的。”

    “-_-|||我没责备你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下。别想太多......”

    “我知道~( ̄▽ ̄)/”

    “对了。”

    “嗯?”

    “我的电脑里可以留着你和龙的合影么?”

    “当然可以啊~(* ̄︶ ̄)我不在龙的身边,他可以看看我的照片~”

    “谢谢。”

    “作为交换,你把你旅游时拍的风景照给我,可以么?”

    “你.....噗~”青年忍不住笑了,想象着少年狡黠一笑的样子,他回复道:“为什么不是我的照片?”

    “说好在樱花季见面,把悬念留到最后~”

    “还玩这套?!”等待文件传输的过程中,他注视着照片中的少年,久久无法转移视线,“这样的你......呵~”

     接下来,希卡利对梦比优斯聊起了自己旅游时的各种见闻,两人相谈甚欢,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竟然已经这么晚了(⊙﹏⊙)b晚安,剑。”

    “今晚和你聊得很开心。明天有机会继续,晚安。”

     漫天的樱花雨是春之使者,捎来丝丝温柔的暖意;少年身着白色外套,如春阳般的明媚笑容仿佛能融化一切坚冰——这,就是照片中的梦比优斯。已接近凌晨十二点,希卡利望了屏幕最后一眼后关闭电脑,准备入睡。

    “梦比优斯.....”默念着少年的名字,希卡利合上了双目,全然不顾一直显示来电提示的手机。

 

    “为什么下午还有考试......”

    “戴拿你别念叨了!考完物理我们就解放了!”

     数日前,不少学生还在抱怨圣诞假期太短;而随着考试周一天天过去,不少人在哀叹考试成果大告不妙时,内心早已对春假抱有无限期待。今天下午是经管学院大一新生的最后一科,《基础物理(上)》的考试。考场内坐满了学生,所有人抓紧最后几分钟再看看资料,完全没有上午经历英语考试后疲惫不堪的样子。

    “所有同学收起资料,将书包放到指定地点。不要留任何与考试无关的东西,否则以作弊论处。”

     冷清的声音在讲台前响起,三道身影出现在了教室内;他们分别是:希卡利,阿古茹和拄着柺杖的法依塔斯。三人神情各自不同,希卡利一如既往的淡漠处世,微微向某个方向瞥了一眼;阿古茹直盯着梦比优斯,面露和善微笑;至于法依塔斯,他在监督学生安放书包时仍找机会望向敬爱的前辈。

    “法依塔斯学长~好久不见~伤还没好就积极投身工作,您真是我们的榜样啊!”

    “是你们啊!上次没事吧?”

    “没事~学长,我们在sky上敲你,你怎么不回呢?”

    “哎呀~我这不是得听从大哥和医生的劝,安心养伤!还有有一大堆事呢!戴拿,你和赛罗关心我,我很高兴!考完试慢慢聊!”

    “OK~”

     法依塔斯和两位学弟热情洋溢地聊着,而这一边却是截然相反的情景。

    “哦呀~这不是梦比优斯吗~?”

    “下午好,阿古茹老师。”少年看了看某处,“我知道您的打算。但是,赛罗和戴拿绝对不会把这件事透露给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老师,请放弃吧。”

    “呵呵~难说~看到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没~?人啊~一旦得意忘形就会出纰漏~就等我来找你谈吧~”

    “平日里正经话一句不说,看八卦倒是津津有味。”希卡利忽然出现在阿古茹的身后,“马上就要考试了,你想聊到什么时候?”

     他马上收起了笑容,横眉冷对:“这关你什么事?”

    “尽量别和考生说话。万一他考砸了,就是你的锅。”

    “哟~多谢关心啊~”

    “不客气。”

    “那个......”全程围观的梦比优斯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老师,我绝对没问题的!如果我没考好是我自己的失误,与两位老师无关!”

    “呵呵~谢谢你对我宽宏大量~”阿古茹似笑非笑地离开了,“祝你能取得好成绩~”

     希卡利注视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丝丝暖意似乎从他的双眸中浮现:“别受他的影响,好好考。我相信你,你也相信自己。”

    “是。好冷......”梦比优斯打了一个哆嗦,回到座位安心候考。

 

     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很快便过去了。铃声响起,整个班级的学生们不再动笔,待三名监考老师收掉试卷后,一阵阵欢呼声从人群中爆发了出来;大家兴奋地讨论去哪儿聚餐欢乐,一个个小群体结伴离开了教室,很快,教室里只剩下寥寥几人。

    “呼~终于结束了~”高斯伸了个懒腰——为了考试,他这几天没少熬夜,“杰斯提斯,抱歉~我恐怕不能和你一起......”

    “我也要补觉。一起回宿舍睡个午觉,聚餐什么的,晚上再说。”

    “好!梦比优斯,你?......”

     红发少年一直来回盯着自己的两位好友,法依塔斯和阿古茹,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生怕会出什么纰漏;赛罗和戴拿并没有与法依塔斯一同离开教室,阿古茹也没有紧随其后,而是留在教室里清点考卷,此情此景令梦比优斯暂时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他故作轻松地对着高斯和杰斯提斯笑了笑,“刚刚考完有点神识恍惚,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优呢,哈哈~”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那两个白痴?”杰斯提斯直盯着他,“他们又创什么祸了?”

    “没有!......赛罗和戴拿没事!......咳咳!......”

     梦比优斯既紧张又害怕,他忍不住爆发出一阵阵咳嗽声;两人看他疾病尚未痊愈,便不再追问。

    “你这几天一定超负荷运转了吧?快回去休息,有什么话等缓过来再说。”

    “谢谢你们,再见。”

    “高斯,走吧。”杰斯提斯回望了整理文具的少年一眼,与室友一起踏上了归途。离开教室后,他们开始猜测其中缘由。

    “赛罗和戴拿不会又出事了吧?”

     杰斯提斯皱皱眉:“看梦比优斯的样子,他一定隐瞒了什么。”

     高斯努力回想着最近几天与好友短暂的见面:“赛罗和戴拿最近没什么异常啊?”

    “吃一堑长一智。上次动静太大了,他们一定在暗中进行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必须要在事情闹大前阻止他们!”

    “不是我打击你。高斯,你觉得我们有机会知道么?”

    “上次希卡利老师的事,梦比优斯守口如瓶......”高斯不禁叹了一口气,“如果他能说点什么,让我们帮他承担一点......”

    “以他的尿性,一定是自以为能解决结果弄得一团糟。”杰斯提斯不知抱着以何种态度说道,“真是的,还当不当我们是朋友......”

    “所以~你们要努力让朋友敞开心扉啊~”

     两人回头,看到来者后一齐目瞪口呆:“阿古茹老师?!......”

 

    “好险......法依塔斯学长和阿古茹老师都不会去找赛罗他们了......”

     眼看阿古茹离开教室,梦比优斯拿回书包后便决定回家;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你有话对我说?”

    “诶?”

    “我下午还有一场监考任务,三点半到五点半。”希卡利淡淡地注视着他,“如果你不介意,晚上七点。地点随你。”

    “老师?......”

    “发什么呆?你不是要在考试后与我好好谈一谈么?还是说你今天要打工,没空?”

    “我......我......我后天,周五才去打工......”梦比优斯惊愕地睁大了双眼,但他随即面露喜色;少年激动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

    “快定下地点吧。我得去下一个考场了。”

    “那......那就学校的咖啡餐厅吧!”

    “你......”希卡利扶额,“你难道想让你亲爱的泰罗哥哥来找我麻烦?”

    “对......”少年低下了头,慢慢思考着,“就算杰克哥哥不说,很多人也会看到......学校附近的话......不行.......哪里好?......”

    “市中心的咖啡馆吧。那里你回去也方便。”青年转身走向教室大门,“真是的,最后还是由我来决定地点......”

    “老师!......”

    “怎么了?”

     梦比优斯诚挚地看向他敬爱的老师:“Zoo Coffee!在那儿,可以么?”

    “动~物~园?”一想到少年抱着大号棕熊玩偶的样子,希卡利不禁笑出了声,“噗~你......市中心那么多咖啡馆,居然选这家......就这样吧,晚上七点见。我先走了。”

    “是!......”老师竟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怀着惊喜交加的心情,梦比优斯目送希卡利离开教室;与家人通话后,他喜形于色,直奔宿舍——与高斯和杰斯提斯一样,少年决定先补个觉,养足精神后晚上再与老师谈话。

     调好闹钟,梦比优斯侧身躺下。他打开sky,点开与剑的对话框,想说些什么;然而,翻来覆去,再三纠结,少年终究决定暂时不对好友说明此事:“要告诉剑吗?......不行......这次谈话结果还不知道是好是坏......等等,向剑寻求一些建议?......还是算了......剑一定会把我心虚的样子告诉希卡利老师的......梦比优斯,勇敢点!你做得到!......好好睡一觉,准备迎接战斗......”

    “阿嚏!......”监考中的希卡利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听到学生们的轻笑声后,他立刻黑着脸厉声训斥,“笑什么?好好考试!”

    “呵呵~”考试结束后,阿古茹一边收卷一边走向他,“最近天冷~注意身体~”

    “多谢。”

    “不客气~不过~”收完一部分试卷后,阿古茹倚靠在讲台边,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希卡利,“仔细想想~你平时体质很不错,应该不是着凉的缘故。也许~有人想你了~”

    “闭嘴!”他侧视着对手,露出一股股杀气,“想再决斗一次么?”

     对方回以一个挑衅的微笑:“凶什么~?好好收卷~”

    “哈哈哈哈哈!......”

     这一次的笑声比前一次更响,而且,更多的学生笑了起来......

 

    “快七点了......唔......好紧张......”

     提起一小时来到咖啡馆后,梦比优斯点了一壶热奶茶和一道简餐;他特意找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双人座,便于观察整个咖啡馆内的来往客人。热气腾腾的食物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可他一口不吃;少年时不时望向大门,期待着希卡利的出现。此刻,梦比优斯的心中充满了快乐和不安,即将进行的谈话究竟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出现了!......”少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一袭深蓝色风衣的青年缓缓进入店内,与梦比优斯一样,希卡利先去吧台前点了一些食物,然后前往少年所在的座位。

    “居然找了个这么偏的座位。”入座后,青年脱去外套,露出一身黑色的高领毛衣;深色系衣物使他的身姿看起来格外高挑挺拔,配上淡定自若的话语,希卡利周身仿佛透着一股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你怕什么?这里遇到你同学的概率几乎为零。”

    “我......”梦比优斯出神地注视着希卡利,被对方的翩翩风度所吸引;在他眼里,老师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最简单的动作也充满了魅力。这就是“自带气场”?不,不能这么说。这应该是阅历的沉淀和体现,再加上老师那张冷俊逼人的脸庞......哎呀梦比优斯,你在想些什么啊?!

    “你......还没吃晚饭?”希卡利下意识地回避梦比优斯的目光。回想着与少年之间的点点滴滴,虽然有不少误会和不愉快,他总觉得那明亮的双目不断涌现出纯真,善良和对未来的希望。就如同他一身充满活力的红色,生命之火永不熄灭。梦比优斯英俊却不失可爱的面庞和干净的仪表十分讨人喜欢,可他灵魂深处的光更璀璨夺目;这样的少年,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您的红茶和三明治,请慢用。”

     服务生的出现打破了两人长时间的缄默。梦比优斯率先开口,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等您一起......如果我先吃了,很失礼......”

    “你的饮料都快和室温一样了。”希卡利拿过少年的茶杯看了看,“上次是热可可,这次是奶茶......你就这么喜欢吃甜食?”

    “无糖的啦......不过,我确实想饭后再来一份蛋糕......”

    “先吃饭吧。你等了那么久,一定饿了。”

    “嗯!我开动了~”

 

     两人的用餐也在一片沉默中度过,他们偶尔会小心翼翼地看对方几眼;双目交汇时,梦比优斯和希卡利非常有默契地一齐迅速低下头——都显得很不好意思呢~

    “你想找我谈什么?”服务生收走空盘子后,希卡利率先开口,“圣诞夜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你别太在意。”

    “不!有些话一定要说清楚!”

    “你......”看着少年红通通的脸,他拼命忍笑,“声音轻点......这里还有其他客人。”

    “是......老师,剑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谢谢您愿意把我当做朋友!我......我听了不该听的话,踩到了您的底线,还对您生气......我很抱歉......请您谅解我!......还有!......老师,谢谢您后来理解我......我......我很高兴!......我以后不会再犯错了......我那晚其实非常想对老师说‘圣诞快乐’的......对不起......以那样的方式......希望老师能忘记它,明年圣诞节我一定会好好祝福您的!......”梦比优斯鼓起勇气让自己一直看着老师。虽然和事先准备的说辞完全不一样,而且听起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他还是说完了心里话。

    “噗......”希卡利终究没忍住,他笑了,“我都说我不在乎了~”

    “可是您当天真的很生气......我后来又火上浇油了一下......所以,我一定要当面向您道歉!”

    “我那晚气过头了,说话语气很冲,也让你不高兴。这件事大家都有错,各退一步,皆大欢喜。”青年看向梦比优斯,冰蓝的双眸已无平日的凛冽寒气,“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总会有摩擦,事情过后互相谅解便可。”

    “老师......我不是在做梦吧?......”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后,少年喜出望外,“谢谢您!谢谢您的宽宏大量!......”

    “别太激动......不少人在往这儿看呢......”

    “嗯!......”梦比优斯用力地点了点头,“我以后不会乱打听八卦,也会劝阿柏姐姐......老师?......”

     梦比优斯敏锐地察觉到希卡利的神情微微起了变化:一提起阿柏姐姐老师就会不高兴,这是为什么?他是不是在生阿柏姐姐的气?

    “我没生气。阿柏是关心则乱,作为‘同学’,过头了。”片刻之后,青年沉吟道,“我的事,不用她操心。我也希望你能听听我这个朋友的劝,别多管闲事。活得开心点,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嗯。那些是老师的私事,我本来就不该管。”

     别答应得这么勤快,以后你肯定还会听阿柏说起十年前的事,然后来给我添堵,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希卡利想了想,决定问个清楚:“听说,你认识阿柏很久了?是否觉得她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异于常人?......有!”

    “嗯?”他举起茶杯,轻啜一口,准备迎接答案。

    “阿柏姐姐特别漂亮,特别温柔!就像是天使!”

    “咳咳!......没事,刚刚续壶的红茶有点烫......”希卡利呛到了,他没想到少年居然会给自己这样的答案。平静下来后,他原打算继续问些什么,却被对方抢先了。

    “还有!......我觉得阿柏姐姐很神秘。”梦比优斯回想着这几个月与女子的交集,不敢确定,“她......总是突然冒出来......一点声音都没!我好几次都被她吓到了......”

    “想知道原因么?”

    “老师您知道?”

    “嗯。”他的手伸向风衣内侧口袋,想取出那张视若珍宝的照片;然而,看着少年此刻期许的眼神,希卡利终是选择了隐瞒,“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诶?!......”他不禁小声嘟囔,“老师也喜欢玩神秘啊......”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眼前的人充满了吸引力,梦比优斯希望自己能和他多多相处;于是,少年发出了新一轮邀请:“老师,您愿意再坐一会儿么?......我还想和您聊其他的话题......”

    “当然可以~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放了所有人的假~?”他起身走往吧台,“想吃什么蛋糕?我请你。”

    “老师!......”他追了上去,“我不能让您请我!......”

    “不过是一些甜点~安心坐好,等我回来。”

    “老师......”

     一个微笑配上温柔的双手搭肩,梦比优斯彻底沦陷了:以后是不是能经常看到这样的老师?自己真的好幸运啊......一定要珍惜这份友谊!

 

    “我回来啦~”

    “梦比优斯回来啦~?和朋友玩得开心吗?”

     少年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家,一开门,首先迎接他的便是泰罗指导员;除了赛罗,其他家人也一一过来询问。梦比优斯简要说了几句,正担心哥哥会看穿;可所有人见他一副高兴的样子便放心地各司其职去了。

    “剑,晚上好。”

    “晚上好。”

     回房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登录sky,兴奋地与好友分享今晚的经历:“我好高兴,真的!没想到希卡利老师是个这么温柔的人!我.....抱歉,我词穷了。”

    “其实今天下午,老师和阿古茹吵了一架;不过,和你一聊,老师的心情好了不少。他也很高兴。”短短几句回复完后,希卡利揉了揉太阳穴:“呵~我也词穷了~”

    “剑,老实说,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你就是希卡利老师。”

    “嗯?”应该是被察觉了吧......

    “但是,仔细想想,还是不可能~(调皮)你应该比希卡利老师更年轻~”

    “你!......反应真是迟钝啊......”青年无奈地笑笑:“我还是不瞒你了,”

    “不不不!”他尚未发完,对话框里就跳出了梦比优斯的信息,“把悬念留到最后!”

    “(¬_¬)你也喜欢玩神秘。”

    “(*^__^*) 嘻嘻~剑,龙今天怎么样了?”

    ......

    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今晚,希卡利和梦比优斯的对话始终在快乐的气氛中进行;冬天即将过去,充满浪漫樱花的季节即将来临,未来的见面,会发生什么?

                                                                                                                                                                                                                            未完持续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