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霜等于唐翩翩

荒楼鬼影上13(CP:希梦)

说好的第二更,出现。

PS:全员性格崩坏,剧情无脑狗血,OOC,慎入。

(还有两章上部完结)


    “怎么还不接电话?!......表哥!你找到梦比优斯了没?!”

    “没有!......赛罗也找不到他!......梦比优斯去哪儿了......”

    “别急......慢慢找......这里声音那么大,梦比优斯也许没听到手机声......”

    “佐菲哥哥!我能不急吗?!”

     圣诞广场中,三名老师和赛罗焦急地寻找着梦比优斯:几分钟前,赛文第一个发现了儿子;明确表示此事与他们无关后,父子俩便耐心等候梦比优斯前来汇合。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红发少年依旧不见踪影;梦比优斯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两人连忙喊来佐菲和泰罗一起帮忙。

     得到无数个“该用户没有接听”的结果后,赛罗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原因:“他的手机该不会被偷了吧?!”

    “有这个可能!......”泰罗气喘吁吁地回道,“梦比优斯说不定现在也很着急!......我们再找找!”

    “梦比优斯怎么这么不小心......”

    “哎呀表哥!......梦比优斯生着病呢!......他现在的状态能和以前比?!......”

    “人找到了。”

    “梦比优斯联系你了?!”泰罗一下扑了过去,“佐菲哥哥,梦比优斯说了些什么?!”

     男子下意识地想收回手机:“不是梦比优斯......是......”

    “让我看看!......什么?!......怎么是这家伙——?!”

 

    “泰罗哥哥......什么时候到?......诶?!”巨大的烟花响声令他清醒了过来。少年望着四周,觉得一切都很奇怪,“我什么时候回到圣诞广场的?!......阿柏姐姐呢?......啊!......老师......”

     坐在他身边的是希卡利。蓝发青年神情颓废,他低着头,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可以看出,希卡利与圣诞节的快乐,一点无关。

    “老师......”面对这样的希卡利,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打声招呼么?......可刚才在击剑馆......唉,自己真是倒霉,竟然还会遇到他......

    “终于缓过来了。”希卡利竟然抬起头看向他,“一个人到处乱跑,知道有多少人在担心你吗?!”

    “对不起!......”他灰暗的脸色和无神的双目让梦比优斯吓了一跳:老师怎么变成这样了?!......少年连忙站起身鞠躬,“我当时是想和赛罗汇合的,但是......但是......”

    “你遇上了阿柏,然后陪她去鬼楼走了走,是么?”

     老师怎么知道?!......难道他也遇到了阿柏姐姐?!......“没有!......我们只是在小路上走走,没有去鬼楼!咳咳!......”

    “逛那条小路~?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老师?!......”

     这是苦笑声。痛苦,无助,又无奈。梦比优斯走近了几步,想为希卡利做些什么;下一秒,青年再度看向他,双眼中尽是嘲讽:“你应该再去那条小路探索一番,看看它现在是什么样子。”

     果然还在生气......刚刚让阿柏姐姐鼓起勇气告白,自己却不能向老师道歉?......梦比优斯,勇敢点!他在内心给自己打气,深吸一口气后郑重开口:“希卡利老师!......对不起!......我不该到处打听您的隐私!......我一定是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以至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

    “哼~”他摆了摆手,示意少年不用再说了,“你没必要道歉。那些事并不是你主动去打听的,有‘人’想让你知道。再说~都是些陈年往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话题也无妨。”

    “我不会这样的!咳咳!......我不会随便议论老师的!......”

    “我知道你不会~给你个忠告:”希卡利一字一顿地说着,他恢复了凌厉的神采,“离阿柏远一点。也别轻易答应她什么事,否则——”

    “为什么?......”梦比优斯竟然不假思索地问出了口,“阿柏姐姐是个很好的人......”

    “哟~一口一个‘姐姐’,叫得真亲近~”

    “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希卡利笑意更浓,他的声音越来越响,一手却扶上了额头,“朋友~?你和她是朋友?!这真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哈哈哈!......太好笑了!......”

    “老师,这样很过分。您生气,我能理解;但是,嘲笑别人的友情,很快乐么?既然您对我既往不咎,谢谢。”希卡利的举动和周围人的议论让梦比优斯觉得很不舒服,少年决定直接离开,“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我联系上了佐菲,他很快就会来接你。”希卡利淡淡地劝了几句,“你最好乖乖呆在这儿,别乱跑。如果你再和他们失联,我不负责。”

    “泰罗哥哥,是我......好,等你。”结束通话后,梦比优斯望着满天繁星,沙哑地送出祝福,“老师,无论发生了什么,我还是要对您说一声:圣诞快乐。今晚是圣诞夜,我不希望自己在不愉快中度过。”

     说完这些话,少年露出笑容,头也不回地走了。

    “圣诞......快乐?......他刚刚对我说了这个?......真可笑......”希卡利拿起那杯早已冰冷的可可,孤身离去。

 

    “你刚刚去哪儿了呀?!知不知道我和泰罗叔叔有多担心你!”

    “梦比优斯啊......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哥哥我差点就报警了!”

     车内,赛罗和泰罗喋喋不休地询问着梦比优斯;少年解释说遇上了朋友,聊得很快乐,手机又不小心调成了静音模式——坐在驾驶副座的佐菲听着这些,马上察觉出了破绽;他先不当面拆穿谎言,暗自想着回家后该如何让最小的弟弟说出真相。

    “难怪你要我来开车。”听着后排此起彼伏的劝谏,赛文哀叹一声,“赛罗什么时候成了话痨......这种情况下太难集中精力了......”

    “你是老司机~比我更有经验。”

    “别开玩笑了~对了,”赛文忽然压低了声线,“知道希卡利为什么会那样么?难道梦比优斯真的在打听十年前的事?”

    “到家后问梦比优斯吧。嗯?”

     佐菲打开手机,意外发现对方用的是skypee:“事情搞清楚了。不是你弟弟去主动打听的。有人想让他知道十年前的事。”

    “是希卡利。赛文,一会儿给你看我和希卡利的对话记录。”男子匆匆回道:“谁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稍等。我正在遛狗。”

    “(流汗)你.....我竟然忘记你就住在学校附近......你先陪龙吧,一会儿继续。”

    “我在找那个人。”

    “哦。”一会儿在遛狗,一会儿在找人......你究竟在干嘛......

    “找到了。”大约十分钟后,对方发给他一张图片,“这是学生发在社交网站上的照片,看吧。”

    “(流汗)你在逗我么?这么多人,你指的是哪一个啊?”

    “仔细看。梦比优斯在做什么?”

    “嗯?梦比优斯在......”佐菲恐惧地看着手机,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这......这是怎么回事?!......”

    “佐菲?”赛文停下车,关切地看向他,“怎么了?”

     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没什么......有点热而已......快回去吧......”

    “嗯......”

    “泰罗哥哥,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问吧~等等!”泰罗一把抢过少年手上的饮料杯,“这么冷?!......梦比优斯你这么一杯灌下去咳嗽别想好了!回家加热后再喝!问吧~”

    “戴拿他怎么样了?......”

    “噫哈哈哈哈哈!......”回想着那张照片,泰罗又捧腹大笑,“戴拿啊?......那小子发现事情败露后撒腿就跑,迪迦一直在追他呢!......哈哈哈哈哈哈!.......迪迦气得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哈!......”赛罗也放声大笑,“没想到迪迦男神也当过暴走族!......”

    “哥哥,赛罗......你们别笑了......迪迦老师生气是很正常的,谁都不愿意发现自己的黑历史被人随便看啊......这件事戴拿的确有错,但只要他好好道歉,不逃避,迪迦老师会原谅他的......天......你们都没听我说话么?......别笑了!咳咳!......哥哥,赛罗,如果有人把你们以前的照片传出去......”

    “咳咳!......”坐在前排的赛文忽然干咳了两声,“梦比优斯,我们相信你的人格。你绝对不会把家人的照片随便外传,所以,上述假设不成立。泰勒斯,阿古茹还有盖亚,他们会劝住迪迦的,你不用担心。”

    “赛文哥哥......唉......”看着大笑不止的两人,他却是无可奈何,“笑吧笑吧,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你这是欲盖弥彰......”

    “你别出卖我......”

    “我当然不会!这些事还有我的份呢!......”

    “大家都有份!记得保密!......”

     佐菲和赛文以眼神传话,这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圣诞夜,最重要的可是快乐啊~

 

    “戴拿——!你给我站住——!你有本事发我照片,有本事别跑啊!”

    “大哥......你要冷静......不就是张照片嘛?!......”

    “你发什么照片不好非要发这张?!是不是因为上次希卡利的事,你怀恨在心,故意翻出这张来诋毁我的?!”

     通往鬼楼的小路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迪迦杀气腾腾,紧追着戴拿不放。在来到这里前,他们已经跑完了大半个校园......为了甩开自己的大哥,戴拿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跑,可迪迦依旧一次次找到了他;慌乱之中,少年跑向了鬼楼......

    “我要去鬼楼驱鬼了啦!......”戴拿艰难地回头喊着,“那里很吓人的!......大哥你别跟过来了!......”

    “你是想跑出校园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鬼楼附近有个常开的校门!”

    “什么?!......大哥怎么会知道?!......”

    “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有种今晚别回家!”

     噫!......大哥这是要杀了我的节奏啊!......怎么办......忘记带宿舍钥匙了......否则还能在宿舍凑合一晚上......诶?......怎么听不到大哥的声音了?......戴拿放慢脚步,回头望了一眼;下一秒,他立刻躲了起来,暗中观察。

    “烟味?......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抽烟?......”正紧跟着自己的弟弟,迪迦却闻到了一股令他不适的味道。男子停止追逐,看向鬼楼大门口,“是谁?那片区域是禁地,不能随便进入,更不许......”

    “这与你有关么~?”她靠在墙角,一脸不屑地瞟了瞟迪迦,“我又不是这个学校的人,做什么,你没资格管。”

    “你.....你是?......”女子拥有一副姣好的容颜,她充满傲气的仪态使人深深着迷;迪迦觉得她是自己很熟悉的人,他努力在记忆中寻找女子的踪迹。漫长的沉默后,他终于想起了那个人,“卡蜜拉?!......”

    “还记得我呀~”她走向男子,缓缓吐出了一口气,“迪迦~”

 

    “哇塞哇塞哇塞!......”躲在暗处的的戴拿围观了两人见面的整个过程,他拼命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这......这太劲爆了!......回去后一定要告诉赛罗和梦比优斯!......”

    “达拉姆!你别冲动!......”

    “不行!......我不能看着大姐进监狱!......”

    “你!......你这个大傻帽!......我不管你了!......”

     另一侧突然冲出一个魁梧的身影。看着他屁颠屁颠地跑向迪迦和卡蜜拉,戴拿心中不由膈应:“什么呀?......你这是破坏气氛啊......真是的!......咦?......那胖子是从我身后跑出来的?......”

     少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望向身后:黑暗深处隐隐可看到一道瘦长身影。方才飘出的声音可以证明同样在偷窥的人性别男,他穿着深色衣服,一张惨白消瘦的脸格外明显......

    “哇啊——!”戴拿发出了一声惨叫,“救命啊——!slender man——!”

    “喂喂喂!......你别喊!......”他连忙冲过来,一把捂住戴拿的嘴,“别让大姐知道我也在这儿!......”

    “唔!......唔唔!......”男人的手冰凉冰凉,戴拿更确信自己遇上了传说中的瘦长鬼影;他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

    “给我!......”瘦长鬼影一把夺过,“别声张!......‘迪迦括号大哥’?......你就是迪迦的弟弟?!”

    “是啊!......不对,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啊?!大哥——!这里有个瘦长......”

    “别喊!”他拉住少年,“我是你大哥以前的朋友!我叫希特拉,不是slender man!”

    “你......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我是迪迦的初中同学,曾经和他是铁哥们儿!迪迦不吃生的食物,对吧?他喜欢各种运动,尤其是滑雪!你大哥现在一定还留着我和他的合影!那个女人叫卡蜜拉,是迪迦以前的女朋友。”希特拉指了指前方,“不信,自己去问你大哥!”

     有关大哥的事,这人说的都对......看来他的确认识大哥和那位美女啊......戴拿思忖着,决定通过男子来知道真相:“希特拉前辈,我是戴拿。抱歉,刚刚太紧张了......”

    “别这么拘束,直接叫我希特拉就行!”瘦长男子也不见外,他拉上戴拿笑嘻嘻地说道,“你是迪迦的弟弟,我是迪迦的老相识,我们呐,有缘分!刚才我吓着你了,别放在心上!你呢~也体谅体谅我,大家都紧张~我们在偷看呀~哈哈哈~”

    “啊哈哈......幸亏大哥没发现我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既然那位美女是我大哥的前女友,怎么一见面就大打出手呢?”

    “都说是前女友了。”希特拉语重心长地解释着,“戴拿,你还小,大人之间的事啊......你不懂。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学你大哥,始乱终弃......”

    “希特拉!我知道你在那里!”卡蜜拉的吼声从远处传来,“回去了!”

    “哎呀......还是被大姐发现了呀......”他探出身,“我来......诶?戴拿,你拉我干嘛?!”

    “兄弟,留个联系方式呗~”

 

    “谢谢你们。”凌晨十二点过后,面对一大家子,玛丽女士心怀祝福,“希望我们明年也能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

    “时间不早,大家早点休息吧。”

    “父亲,母亲,晚安。”

    “爷爷~奶奶~你们也早点休息~”赛罗拉起梦比优斯就上了楼,“你也快去休息!别和那个中年人聊了!”

    “中年人?......”赛文听到了这句,“谁是中年人?......难道是希......”

    “没错......”佐菲满脸黑线,“赛罗和戴拿认为希卡利是个很猥琐的人......”

    “噗......”确定泰罗没有听到后,赛文继续问道,“你不问梦比优斯了?”

    “希卡利查出来了。泰勒斯和梦比优斯的关系很好,闲聊时不小心透露了一点。唉~泰勒斯什么时候能改改心直口快的毛病啊......”

    “真的是这样?”赛文怀疑地盯着黑发男子,“你是不是还瞒着些什么?你在车上......”

    “你不信我?”

    “好吧......佐菲哥哥,我们一定要好好劝劝梦比优斯,有些话不该听就别听......”

 

    “剑......”好友的头像依旧亮着,可梦比优斯不知道聊些什么,“要把希卡利老师的事告诉他吗?......咳咳......说了有什么用......他一定是帮老师的......”

    “梦比优斯!开电脑!”

     赛罗忽然冒出这一句,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开电脑?......不是赛罗你让我早点睡的吗?”

    “ (;¬_¬)  有用吗?你还不是在用手机聊天!快开电脑!有重磅新闻!”

    “好好好,我开就是了......咳咳......”打开电脑,登录sky,梦比优斯收到了邀请通知,“赛罗邀请我加入群......我和盖亚要有大嫂了?!咳咳!......什么情况?!先同意吧......”

     进了群后,梦比优斯发现加上他,群里只有三个人......下一秒,另两人便开启了刷屏模式——

     戴拿:“哟哟哟!梦比优斯来了啊!”

     赛罗:“好了!快说说那个爆炸性新闻!”

     戴拿:“这个啊~说来话长!”

     ......

     戴拿滔滔不绝地说着他今晚的经历,再加上赛罗的喋喋不休,梦比优斯看得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两人口中的爆炸性新闻是什么......

    “你们等一下......”勉强整理了下事情经过,梦比优斯问道,“戴拿,迪迦老师有女朋友了。我理解的没错吧?”

     戴拿:“是我大哥和他的前女友有破镜重圆的苗头~”

     梦比优斯:“是么?!(龇牙)太好了!”

     戴拿:“谢谢!”

     梦比优斯:“对了,戴拿,你为什么不把盖亚拉进来?”

     戴拿:“不带他玩!(#`皿´)每次都是他第一个叛变,把一切透露给阿古茹!”

     梦比优斯回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赛罗:“戴拿,你大哥的前女友性格真火爆啊!拿起皮鞭啪啪啪地抽啊!你大哥居然不躲?!迪迦老师原来是个抖M么?!”

    “什么?!”梦比优斯的喜悦之情一扫而空,他震惊万分:这分明是故意伤害啊!......戴拿哪里看出他们是在“复合”了......

     群里的对话依旧在继续,梦比优斯却点开了与剑的对话框:他不想看到好友们拿迪迦老师受伤的事开玩笑。可是,自己又能和剑聊些什么呢?

     赛罗:“哎呀忘记问你迪迦老师的女友长啥样了!跟我们说说呗~(挑眉)”

     戴拿:“嘿嘿~早就给你们看过了!”

     赛罗:“少卖关子!”

     戴拿:“就在我大哥的那张照片里!看吧!”

     你怎么又把迪迦老师的黑历史发了一遍......梦比优斯扶额;然而,这一次,他似乎有了新发现:第一次看这张照片,多数人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几乎占据整个画面的“肌肉”少年上,忽视一边探出身的少女。她画着浓妆,靓丽的金色长发在风雪中肆意飞扬;少女身着绯红外衣,迷人的笑容透着一股股温暖和幸福。如果当时照片是为她而拍摄,一定会让她在这片白茫茫天地中格外出挑。

    “戴拿,”少年把图片挪至一边,点击截屏按钮并画了一个圈,“是这位么?你知道她的名字吗?是个很漂亮的人......她看起来不像是会拿鞭子打迪迦老师的人啊......”

     群里其他两人没有回复,他便继续打字:“我觉得......迪迦老师和她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戴拿,既然你希望她能成为你和盖亚的大嫂,你就想办法帮帮他们。”

    “大晚上的发这种图,找死啊?!”

    “诶?......不是吧——!”少年仔细看了看,马上抱头大喊,“我怎么又错屏了——!剑,对不起!......”

    “什么大嫂?什么拿鞭子抽迪迦?!脑子糊涂了就该好好睡觉,上什么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休息的!......”他一连发送了好几句,“我和朋友在聊天,一不小心发错了......”

    “还以为你会拜托‘剑’向我道歉......搞半天是我想多了!”希卡利黑着脸,回复了梦比优斯:“迪迦的事其实是你先泄露的。看来我有必要向他和你的哥哥们说明真相。”

     眼看对方陷入沉默状态,他又补了一段:“你不和那两个作死专业户讨论得很欢么?继续呀!”

    “剑,你想告诉迪迦老师,我不会阻止你。”这是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回答,“这件事我的确有错。但是,请不要供出戴拿。他是出于好意,想让迪迦老师和那位女士复合。”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为别人说话!......”青年笑了笑,“真是个奇怪的人......”

    “剑?......”

    “他们全睡了。只有你这个精力过旺的不知道休息。”

    “我明天自己去找他们吧。”

    “笨蛋。”希卡利皱皱眉,飞快地打了一行字:“你要去我不拦你,但我认为~佐菲他们很快就能猜出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

    “好吧......看来我只能继续瞒下去了......让事件持续发酵,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再捅出来......剑,你果然是阿古茹老师......”

    “你今天很厉害。”剑一句一句说着,“你是第一个敢和老师那么说话的人。从来没有学生敢顶撞老师,你够勇敢的。病到神志不清了么?”

    “你果然是站在希卡利老师这边的。”

     他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帮你?我和你的关系还没那么亲密。”

    “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的确是老师不对。”梦比优斯据理力争,他的手速瞬间飙了上去,“他可以指责我,可以惩罚我,但原因只能是我打听他的隐私!老师为什么要转移话题?!”

    “哟~还你有理了~”

    “一码归一码,就事论事。这么简单的道理老师都不懂吗?”

    “你继续~我会把你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他的~”

    “剑,请你告诉老师:我很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家人,朋友,他们对我而言弥足珍贵,我决不允许有人因为我而轻视他们。老师嘲笑我的友谊,随意评论我的朋友——这些踩到了我的底线,我不会退让的。如果老师要让我挂科,随便他。”

    “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轻视你朋友了?......”思来想去,他回了一句:“脑补过度是病,得治。”

    “我没看错。老师那样笑阿柏姐姐,就是他不对。”

    “你又是哪只耳朵听出来我在嘲笑......这是为你好啊!......算了!我不和病人计较!......无理取闹!......”原以为自己能说服这个固执的少年,没想到却是被梦比优斯怼得气场全无:“你还是早点休息吧,几点了?熬夜火气大,伤身。”

    “没回我?......唉~正好让你哥哥看看你的真面目。”他拨通了佐菲的电话,“知道你还没睡。开电脑,给你看点东西。”

    “......梦比优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硬了?你这是来找我告状吗?”

    “问你啊~这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弟。”

    “唉......先说眼前的事吧。希卡利,我替你理理吧。梦比优斯误会你了。他认为你是通过嘲笑他的‘朋友’来出气,但其实你......”

    “难道要我直接告诉他真相?”青年反问一句,“还想不想让你弟弟早日康复了?”

    “听我说完......希卡利,我知道你很激动!虽然梦比优斯是无意的,这件事也踩到了你的底线......他有不对的地方,他不该瞒着所有人......”好言相劝一番后,佐菲点醒了好友,“不过,我希望你能改改你的说话方式!知道真相了还一上来嘲讽全开,你觉得梦比优斯会不生气么?......就算以后你在现实中没办法和梦比优斯好好说话,至少现在,你对他而言不是希卡利,是他的好友‘剑’!......剑只是一个旁观者,你说他会做什么?!......”

     听着佐菲的话,他打消了插话的念头:“你说的对。的确是我没能控制好自己。我不该带着个人情绪上网。”

    “不生气了?呵呵,现在这局面,你和梦比优斯都有责任。对了,你必须找机会让梦比优斯知道他所谓的朋友是谁!我不想这事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你是担心你弟弟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异类’吧。”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几秒:“你别像上次那样什么都不说......这件事除了你没人能解决!等梦比优斯康复后,你马上去解释一切!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再陪你弟弟聊几句。”

    “还聊?!......看看时间!......凌晨一点了......”

    “是我惹你弟弟发火,我总得道个歉吧~放心吧,我不会再和他吵架了。”

    “那就好。你和梦比优斯别聊太久!他是病人,需要休息!喂?!挂了?.......”佐菲又看了一遍希卡利发来的对话记录,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梦比优斯......长大了啊......能让那个希卡利都解决不了~哈哈哈.......”

 

    “睡了么?”

    “没有。你刚刚一定去找希卡利老师了吧。所以,我一直在等你。说吧,老师想怎么惩罚我?”

    “今晚是怎么回事?说话夹枪带棒的......呵~你生气起来也蛮可怕的~还以为你的性子很软,没想到还会有强硬的一面。这样也好,省得老是有人觉得你容易被欺负。”希卡利又笑了,不过这一次,他的心中浮现出一种莫名的欣赏之意:“老师认真地看完了你说的话,认识到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

     料到少年此刻正在发愣,希卡利便继续留言:“老师今天气过头了,说话方式不太妥当,惹你不高兴了。所以,老师向你道歉。但是,希望你能多体谅体谅老师。毕竟,这件事也踩到了老师的底线。老师不想再提起那些往事了。”

    “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梦比优斯对发生在希卡利身上的变故越来越在意了,但他决定先不问好友:“别说了,我的确有错。剑,对不起,我把我的怒火朝你发泄了......你夹在我和老师当中一定很难堪......”

    “哦~看来消气了~”回想了两人今晚在圣诞广场不愉快的见面,希卡利问道:“你的发泄对象不止我吧~哪有人背对着朋友说圣诞快乐的?”

    “朋友?......剑,你的意思是......希卡利老师把我当成朋友来看待?”

    “嗯。你不是一直想和老师成为朋友么?在他心里,你早就是了。”

    “诶?!......”看着对话框里跳出来的回复,梦比优斯既高兴又难受:得到老师的认可令他喜出望外,可自己的一时赌气让好不容易得来的友谊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少年决定不再让剑做传话人,他要直面问题:“剑,谢谢你。不能再麻烦你了。期末考试结束后,我会亲自和老师好好谈一谈的。”

    “呵~好了~该问问这件事了~”青年把这一页揭了过去:“期末考试结束后老师还不一定有时间呢。想谈,以后总有机会的。说说你那两位朋友吧。戴拿又在作什么死?”

    “砰!......”梦比优斯的双手重重拍在键盘上,“光顾着生气,我居然忘记我刚刚错屏了!......戴拿!......对不起!......”

    “你圈出来的少女名叫卡蜜拉,现在效力于某著名服装品牌。”剑开始为他科普了,“她应该算是迪迦初中时代的女友。”

     翻了翻群里的对话记录,梦比优斯先是出了一身冷汗,但随即很想笑:“(流汗)你居然知道迪迦老师前女友的资料......还有......那个品牌的服饰很性感......一些甚至......有那么点情趣的味道......剑,难道你买过?......”

    “-_-|||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刚才我和佐菲通话时他一定和那两个小子聊得很起劲!

    “(笑哭)你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啊......”

    “(发怒)别问了!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我们?”

    “对,你和你朋友。”

    “(⊙_⊙)嗯。”

    “别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人身上。”希卡利的每一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发送。往事历历在目,他衷心希望梦比优斯不要重蹈覆辙,“就算是至亲也不要这样。你们了解迪迦和卡蜜拉么?他们过去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分手?还有,为什么卡蜜拉在数年后与迪迦重逢时会拿起鞭子抽他?这些,你们都不知道。你们一厢情愿地希望迪迦和卡蜜拉能破镜重圆,认为他们在一起肯定是最好的结果;但你们有没有问过当事人的想法?好好劝劝你朋友,别管这件事了。”

    “剑说得很对呢......我刚刚脑门一热就跟着起哄了......”少年敲敲额头,细细思考了一番:“谢谢你。我可以补充几句么?”

    “你要说什么?”

    “迪迦老师是科研人员,为人低调;但卡蜜拉女士是游走在服装界的大佬,性格十分张扬......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啊......就算能冰释前嫌,也很难在一起吧......”

    “对~就是这个理~”青年认可地点了点头,回道:“这些话别对我说,去跟你的朋友说。”

    “嗯嗯!(龇牙)”

    “都快两点了,你明天再去找他们吧。我睡了,晚安。”

    “等一下。剑,阿柏姐姐托我带几句话给你。”

    “不是都让你别答应帮她做事了吗?!......唉......别冲动......别冲动......”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再回复:“不用麻烦了。阿柏已经对我说过那些话了。”

    “真的?!ヾ(^∀^)ノ太好了!”

    “哼~好什么?......干脆问个明白吧。”于是希卡利又开了个新话题:“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某天我去信息中心查资料,然后遇到了阿柏姐姐。”

     密集的电磁波暂时增强了她的力量,这股波长和梦比优斯的脑电波重合,所以他就看到了?......空下来查查资料吧......“于是你们就成了朋友?”

    “不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我们是到今晚才刚刚成为朋友的!(龇牙)阿柏姐姐是个很好的人,希卡利老师枫叶林遇袭就是她告诉我的~”

    “原来是这样......我该说什么好......”他继续问道:“阿柏还对你说过其他的话么?有关希卡利的。”

    “有啊。剑,你刚刚不是说希卡利老师不想重提旧事么?包括你,所有人都劝我别打听太多,可唯独阿柏姐姐跟我说了很多有关老师的事。让我回想一下......对!就是那次!枫叶林事件闹到了教务处,所有人都离开后,我遇上了她。阿柏姐姐一直让我替她保密,别对其他人说见过她。”

    “(¬_¬)那你为什么现在把她供出来了?”

    “你和阿柏姐姐的关系不是很好吗(⊙_⊙)?”

    “(瀑布汗)这也是她对你说的?”

    “我第一次和你视频通话时,阿柏姐姐就在你身后。还有她拜托我带的话......剑,说实话,我很羡慕你呢。”

     希卡利下意识地回头看去,然而他得到的只是失望;青年身后是一片黑暗,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他可以想象梦比优斯说那些话的神态:少年面带微笑,明亮的双眼里透出真诚和纯情,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祝福......和阿柏很像,少年也是那样的温柔,善良;也许,正因为他们很像,所以梦比优斯才能看到她?

    “我该说什么......”希卡利苦笑着,久久无法释怀。

    “今天打扰你很久了呢~剑,晚安啦~(星星月亮)”

    “晚安。好梦。”

 

    “呜......”睡眼惺忪的小柯基躺在床上,发出了一声呼唤:他需要主人的陪伴。

    “我来了。”希卡利关掉了电脑。他无力地倒在龙身边,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小柯基慢慢靠近,轻轻趴在他的身上,蹭了几下后再度进入梦乡。

    “这就是你当初为什么会害怕的原因吧......”注视着可爱的家人,希卡利温柔地摸了摸他,“龙,谢谢你,谢谢你能接纳她......晚安,也祝你有个好梦。”

                                                                                                      未完持续


评论

热度(12)